第99章 山顶往事(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99章 山顶往事(跪求收藏月票)

或许是林杨的到来,中餐厨房多加了一个荤菜----糖醋鲤鱼,老妇人看着林杨略微愣神的眼神心里却是十分的欣慰和高兴,十七年的光阴,这孩子最喜欢吃的就是糖醋鲤鱼,每次过节时这孩子都会抢着吃糖醋鲤鱼,而一旁的郑韵显然也是极其清楚这盘红色的荤菜代表着什么意思,当菜端上来的那一刻她有些愣了,那深埋在脑海里的回忆喷涌而出,噙在眼里的泪水差一点就掉了出来,每次当她快要流泪的时候他就会抬起头,泪水便会回去,神情落寞的看着那盘鱼说道:“奶奶,你怎么想起今天吃糖醋鲤鱼了?”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他还没有回来。 “呵呵,小杨喜欢吃糖醋鲤鱼,这小子可是好几年没见老婆子我了啊,我特意让厨房弄的,韵儿快吃吧!”老妇人知道丫头心里在想什么,但面对林杨呀灼热的眼神,那分明是让她别说出真相的神情,无奈之下老妇人也不得不将想说的话吞回去,随后又问道:“对了,你那个朋友什么时候来啊?” 话刚说完郑韵包里的手机再次响起来了,女孩儿掏出手机,接通电话,果然,电话挂断之后她便放下手机走了出去,当林杨将眼神从食堂外转回来移到餐桌上的手机上时,手机屏幕上的一张图片让他当场愣在原地…… 不一会儿,只见一个身材俊高,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男子和郑韵前后走进食堂,两人走进来之后只听郑韵对林杨二人介绍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个,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叫黄宇川!”说完郑韵又对男人介绍了一下林杨和万奶奶,老妇人仅仅是报以一笑,林杨则是和他握了握手,和他握手的那一刻林杨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幅场景,那是一个月前,医学院门口,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和一个美丽的女孩儿,面对面,那副场景林杨忘不了,当现实和过去重叠的一际,林杨才猛然发现,原来过去和现在真的有重叠的一刻,一个月前在医学院门口和韵儿在一起的男子,正是眼前的这个叫做黄宇川的男人…… “小伙子,你还没吃饭吧,一块儿吃吧,孤儿院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快坐吧!”老妇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见这个叫黄宇川的年轻男子一身名牌西装,奢华装束尽显高贵和豪气便知道并非出自平常人家,尽管如此老人说话依然没有半点动容,仅仅将其作为一个普通人以此对待,而黄宇川则是笑脸相迎和郑韵并排并肩坐下来后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很是客气的笑道:“万奶奶,我听小韵说她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我和小韵认识有一段时间了,您应该就是她唯一的亲人,这是我作为对孤儿院其他的孩子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说完将支票递过去,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看着老人。林杨眼神瞟了一眼,五十万。 老人没有说什么,她很清楚这个叫做黄宇川的男子做这一切的原因是什么,老人将支票推了回去婉拒笑道:“既然你和韵儿是朋友那我就叫你宇川吧,宇川啊,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只不过我不能收下你的支票,至于原因韵儿知道,她会告诉你,你和韵儿是怎么认识的?”老人头一次如此八卦的问出口,不是她想知道这些对她来说根本不重要的事情,而是她知道,身旁的小杨一定很想知道。 “黄宇川你别这样!”老人的话刚说出来只见郑韵脸色有些不温不火的佯装生气的说道,后者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郑韵见状将支票拿起硬塞给他又补充道:“我不想让你为我破费,你以后别这样了!”话语之间,满是浓浓的拒绝之味,林杨满以为男人听后会不爽,至少表情上很明显,但黄宇川听后不仅没有生气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笑道:“没事的,我刚刚说过了这是以我个人的名义,温馨孤儿院并不是第一个被我慈善的孤儿院,我不想让你误会,我只是想出一份薄力,为那些孩子送一点心意,好了,既然你不接受我的支票,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提过好吗?”男人说话尽是满眼的柔情,那眼中满含的怜爱,溢于言表…… 郑韵没有在说话,四人安静的吃完了午饭,或许是根本没有将林杨当成自己的对手,黄宇川吃完了之后便离开了,林杨想一个人在孤儿院转转,因为他知道这一次来了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可就在他正准备独自一人朝着后山走时,从后面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柳杨!”不是郑韵又是谁? 转过身,便见那个美丽的女孩儿朝着这边走来,待走到眼前郑韵一脸标准式的笑容看着他说道:“我听万奶奶说你小时候也在孤儿院玩过,可是我怎么没见过你呢?”林杨听后转过身自顾朝着后山小路走去,女孩儿跟在后面,他抬起头看着前方小山顶上的那棵梧桐笑道:“你或许认识我,或者也已经忘了我,不过也许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只是现在没想起来而已!” “什么意思?不懂!”郑韵直截了当,被林杨这句话直接给绕晕了,柳眉微微趔起似乎在回忆小时候和这个男人在什么场景见过,只是任凭她想了好久脑海里始终找不出来一个叫做柳杨的男人,因为在她的脑海里几乎每过几秒钟那千绪万端都会自动的回到一个名字上,林杨!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记得我?那你昨晚怎么没有对我提过?”女孩儿此时的眼神看向他时已经有些疑惑了,他看着前面的路,那是去山顶的小路,如果说孤儿院所有的人都会忘记那她郑韵就不会忘,这条小路充满了她太多的回忆与经历,十五年间她和那个叫做林杨的男孩儿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不知道在这条小路上的每一个地方停留了多少次,只是时光匆匆,八年时间一晃而过,当她再一次踏上这条小路时,他还是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但,却不是他! 林杨仅仅是淡淡的笑意没有说话,郑韵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有说话,不一会儿两人便已经来到山顶,光秃秃的小山顶原来只有一棵梧桐树,那就是林杨和郑韵的私人小天堂,但此时山顶却多了一个乘凉休息的小亭子,不仅如此之前上山的小路也被修砌了一遍,天意真是作弄人,林杨没想到自己竟然和女孩儿会再一次来到这个山顶,眼前的梧桐树放佛幻化从一片虚影,然后两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儿女孩儿出现在眼前,男孩儿嬉笑胡闹,像只猴子一样不一会儿便翻上树上,而女孩儿则一身漂亮干净的白色裙子,站在地上吵着也要爬上树。 如今时光交错,女孩儿已经成为绝代佳人,绝美的容颜让仙子都不得不自惭形秽,女孩儿站在身旁,身上依然是八年前那让他一闻就能知道是谁的香味,淡淡红润的小嘴望着前方,一双眼睛是那么的明亮,乌黑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搭肩而落,就这样,林杨看着郑韵不由得失神。 “你……你看我做什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女孩儿发现了林杨那盯着自己有些迷茫的眼神,不知为何,看着这个叫柳杨的男子那双没有欲望没有贪婪更没有邪恶的眼神,只有浓浓的迷茫和入神,郑韵心中突然被勾起,似乎心间一阵小激荡,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想起林杨,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郑韵看着他的眼神竟然有一那么短暂的时候将她认成了林杨,如果,真的是他该多好啊。 “呃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林杨立马回过神神色有短暂的愣神,然后又迅速恢复过来想也不想就搪塞说道,而她不知道郑韵等待的也许正是这句话,果然话刚说完女孩儿就上前一步眼神有些做灼热的逼问道:“想事情?你想到了什么事情?”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女孩儿心中那原本已经缓缓寂灭下去的念想这一刻再次复燃,她甚至在想,难不成眼前的男子真的就是他么? “呵呵,真的没什么,我小的时候在这上面玩过,只不过那个时候太小了,只是依稀有些印象而已,你这么看我干什么?难道我还能撒谎?这个有什么好撒谎的?”林杨用轻松的言语和表情说道,果然郑韵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便再无下话,看着女孩儿再次沉寂下去的神情,林杨在心中默默的说了句对不起,随后转过头,细细迎着山顶吹来的风…… “昨晚我第一眼见你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是我的那个朋友,看来我认错人了!”就在一切放佛都回归平静的时候,女孩儿细微的柔声打破了沉寂,声音传在风中,是那么的甜美,那么的动听。 “呃……为什么会那么说?”林杨明知道原因却转过身,神情带着郑韵所看不懂的复杂神色望着她,如同望穿了时空,来到八年前,他和女孩儿,依然坐在这里,俯视下面的孤儿院,时光秋水,当真是让人黯然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