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孤儿院(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97章 孤儿院(跪求收藏)

“年轻人,修真之路虽说是看穿世俗忘却红尘,但所谓万物皆有攻克之理,情绝之欲,虽然对修炼之途有一定的影响,但是若是利用得当却也能得成大道,你也不用如此伤感!”就在这时,玄天尊的声音从脑海里传来,林杨不由得一愣,那从未曾顿悟,没有丝毫松动的心境此刻如同洪水一般倾泻而破,脑海如波涛汹涌一般,静的可怕,放佛却又闹的越凶,这一刻林杨彻底明白了,情,孰轻孰重,无人能道破,故有情到深处,可深思相随以薄情寡意之说。情,得已,如果你以习惯了一个人在你身边,那你是爱,如果你欣喜一个人在你身旁,那你是喜欢。如果你忽略一个人在你身边,那你是坦然。如果你排斥一个人在你身边,那很简单是厌恶。在这一刻,林杨猛然发觉自己心境又突然进了一步,那是一种豁达如同潇洒脱俗的心境,他知道,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情绪变化…… “玄天尊,多谢了!”没有多余的感谢,这一刻的林杨是那么的安静,话语不多,就连一直存于脑海里的玄天尊这一刻都不得不叹道:此子他日并非池中之物,一遇风云,必定是龙中之龙!甚至连玄武大帝都会超过,想到远古万年前的神魔大战,玄天尊一阵唏嘘不已! 林杨给了一天的时间给洪成三兄弟,只告诉他们晚上七点在酒店会和,由于酒店距离江都码头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所以之后林杨便没有管他们,进了市区之后他便搭了个出租车直奔一个地方,那里,他已经八年没去了! 一切仿佛都已经回到八年前甚至童年,站在那熟悉的街道,林杨的眼眸似乎没有忍住,他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被感触的一天,眼泪差一点就掉了出来,看着依然挂在大门顶上那和八年前一模一样的五个大字,只不过岁月已然侵蚀了那五个大字,“温馨孤儿院”,听着从里面传来的笑语声,林杨从内兜里拿出一块玉观音,那是一块赝品,尽管是赝品,但那却是林杨珍藏了十几年的东西,随后,徒步缓缓的走了进去…… “快给我,快给我!三明你还能踢得更离谱吗?你直接踢到……”刚走进去只见一个足球就踢到了林杨的脚下,林杨挡住足球,抬起头,只见一个长相活泼的小胖子看着他还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他,小胖子周围还有许多小男孩儿,看起来大多都没有十岁,一个个天真的模样让林杨眼前又是一花,他又想起了那年和韵儿还有穆怡婷三人玩抢球的游戏,就是三个人一个球,其中两人站在相隔十米的地方,将对方抛来的球又传回去,目的就是不让第三人抢到,而很不幸的是,每一次都是林杨当那个第三者,所以每一次林杨都被累得跟条狗一样,恍惚过来,林杨捡起地上的足球,球已经不是那年的足球,人也不再是那年的人,走到小胖子面前林杨笑道:“小朋友,你们在玩什么?” “你是谁?万奶奶教过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见这个陌生的大哥哥走过来小胖子立马就警觉起来,可能这小胖子是这几个小屁孩儿的老大,他这一句话刚说完只见周围其他几个小孩儿立马就围在一起,林杨被他这一句逗乐了,没有嘲笑,只有浓浓的可爱和属于他自己的傻笑,他将足球递给了小胖子笑道:“难道你万奶奶没教过你,在院子里遇到陌生人要叫她老人家吗?” “你!!你怎么知道?”小胖子似乎有些吃惊,直到说完他才惊醒过来赶忙转身朝着和八年前一样的砖房建筑跑去,还不忘加一句 “你们等我”,那栋砖房建筑林杨记得,那是他十岁的时候江都的一个富翁出资盖得,十五年光阴已过,周围已经全部都是高楼大厦,唯有孤儿院,依然是当年的模样,显得那么落寞,那么寂静…… 小胖子跑开了,林杨看了看四周,全部都是些小孩子,或许是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大哥哥有些兴趣,所有的小孩儿都用一种稀奇的眼神看着他,尽管对孤儿院来说他们平时也没少见过陌生人,但不知怎的,今天进来的这个大哥哥,让他们有一些亲近,或许是因为林杨本身就是在这里面长大的因素吧,趁着有些空闲的时间林杨脚步迈开朝着前面走,熟悉而又陌生的秋千,以及之后添加新的保健室,林杨都全部走遍,到最后,林杨来到院子里的大槐树下,那颗槐树自从林杨记事起便已经在这里了,在这颗槐树下,林杨和韵儿还有慕怡婷三人度过了整整十五年,就算是现在,他依然能记得槐树哪个位置有个小洞。 林杨拿出了玉观音,看着已经褪去色彩的玉观音他有些失神,那是万奶奶送给他们每个孤儿的第一见面礼,玉观音的背面正中央有一个大大的“杨”字,韵儿和慕怡婷也有,两人分别是“韵”和“婷”,而就在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正大楼,也就是整个孤儿院最“豪华”的砖房大楼,楼层表面没有铺瓷砖,但里面却是非常干净整洁,蓝色胶凳座椅整齐的排成一排,里面没有一个人,林杨正想离去,就在这时,小胖子带着一个穿着普通手里拿着一把扫帚的老妇人走了出来。 老妇人看起来已经七十多岁,走起路来虽然有些颤颤巍巍但看起还挺硬朗,皮肤全部凹陷下去,多年来形成的淤积终于化成毒素露出表面,一张脸上除了皱纹还是皱纹,看到老妇人那一刻林杨脸上的神情彻底愣住,而老妇人也一样看着林杨没有说话,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似乎在回忆什么,只有小胖子在一旁天真叽喳道:“奶奶,就是他进了我们院子!”那说话的神情似乎和一个陌生人进了自己家找家长告状一样。 “大明你忘记奶奶说过的话了吗?在院子里看到陌生人不要用这种语气跟别人说,来者是客知道吗?”小胖子的话刚说完只见老妇人一脸慈祥微笑的教育他,小胖子似乎很不想在这里继续呆着,见完成任务之后撒腿绕过林杨便跑了,临走前还不忘对林杨伴一个鬼脸,让林杨哭笑不得,回过头只见老妇人一脸微笑的说道:“小伙子,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林杨没有说话,他只是缓缓走过去,将手里的玉观音露出随后递给老妇人,后者见到玉观音先是一愣,随后才满脸震惊的拿过已经褪去颜色的玉,似乎根本不用提醒,妇人翻过背面,一个大大的“杨”字赫然显现眼前,而在右下角,一行日期也是分外显眼:1990年5月24日!刚开始看见这些字的时候妇人还有些迷糊,可随后妇人突然神情充满震惊,猛然抬起头看向林杨,眼中满是惊愕:“你……你是小杨子?” “万奶奶,八年没见了,您还好吗?”林杨站在妇人面前,神情不变,面含微笑的看着一脸惊愕的妇人,不错,眼前的妇人正是将林杨抚养成人的万奶奶,同时也是温馨孤儿院的院长,说是院长却根本没有经过卫生局和工商局的批准,温馨孤儿院之所以能开如此长的时间全因为没有参与过和其他孤儿院利益的争斗,温馨孤儿院,实际上就是一个专门接待孤儿的地方,而从这十几年孤儿院的房子依然没有翻修的状况来看,孤儿院近几年过的并不如意…… “孩子,你回来了?”老妇人眼含泪水,嘴唇有些发颤的看着他说道,林杨只是恩了一声便再也没有任何话语,对他来说,不管是千言万语,不管是之前想好要说什么话,此时的林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八年的经历早就将他蒙上了一层神秘,八年前他无缘无故失踪,实际上关于自己17岁那年是如何被人掳走的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当他睁开眼的那一刻,就已然处于一间密闭的屋子,随后便是无止境的魔鬼训练,从未暂停过,然后不断的任务,不断的见证生与死,到最后解脱出来,最终还是踏上这块地方……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老妇人走上前拉着林杨的手,看着老妇人的手林杨注意到那双手已经不能称作手了,瘦的跟皮包骨一样,没有一点血色和脂肪,就好像一层皮裹在骨骼之上煞是柔弱,看到这林杨差点就掉出眼泪,抬起头看着妇人道:“对不起!” “只要回来了就好了!”老妇人自始自终依然都是那句话,不过随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他问道:“你知道小韵儿在哪儿吗?你回来了她一定会很高兴,我来通知她!”说完老妇人掏出兜里的老年手机便准备打电话,林杨见状赶忙拦下笑拒道:“奶奶你别打了,我去看过她了,她过得很好,以后我会常来看你,只是我来这里的消息请你先别告诉韵儿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