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重逢(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94章 重逢(跪求收藏月票)

“呃……老大不好意思,你当然是我最亲最好的老大撒,至于影子嘛,我也不怕你抽我,就算咱三个人加起来,据我推测,不管是正大光明的干还是偷袭什么的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伤害,他的实力太高了,就拿刚刚他和那绑架女孩儿的绑匪来说,老大你觉得在那种环境下能在五秒之内救下她吗?我觉得就算我一百年也不可能!” 洪成一听,抬起头看向前方,看着男人早已消失的背影,半响才叹道:“真是天纵奇才,咱们真的算幸运的了,如今天字号已毁就剩下我们三个加上影子,跟着他,说不定在将来他会带着我们走上另一个巅峰!” 夜色撩人,江都某条公路边,昏暗无光的道路看似没有任何的亮光,凉爽的空气终于袭来吹在脸上很是舒服,此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半,之路边早就看不到一个人影,他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了,只知道脑海里断断续续不时浮现出一个倩影,呆在脑海久久不能散去,此时的他本应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琢磨兜里的古盘叶玉,但他知道,一日不能让心平静下来他就不可能探索那块玉佩的秘密。 可是就在这个本应是非常安静非常和谐的一个夜晚,前面却窸窸窣窣传来丝丝喊救命的声音。 此时时间放佛倒退五分钟,郑韵不知道自己怎么如此倒霉,仅仅只是晚回了一个小时就能遇到传说中的流氓,面对眼前三个打扮的流里流气,造型相当非主流的青年,这个从医学院毕业的青春女孩儿终于感到了无助和绝望,不知为何,看着三个青年对着她嘿嘿直笑的猥琐神情女子有种决绝的打算,只不过在这一刻,她的脑海却突然出现一个孩子模样的男孩儿,那不是他的弟弟,而是八年前那个夜晚无缘无故便离开她身边的王子…… 或许有一天她还会见到她的王子,尽管在许多人眼中他只是一个穷苦男孩儿,或者不管在多少人眼中她永远都是真正的白雪公主,但在郑韵的心里,一直装着那个年少时候美丽的梦,似乎和许多童年时代的美丽故事一样,在两小无猜的季节,充满柔和和希望的年代,男孩儿站在那个全是无父无母的院子里,那颗陪伴他们度过了童年的梧桐树下,对她许下了似乎很好笑的诺言,但那个诺言,却让女孩儿守护了整整八年,她,在这一刻真的很想他! “嘿嘿,染毛,你小子今儿个喝多了吧,居然特么的打起小妹妹的主意来了,你丫的不是一直崇尚御姐路线么,怎么?狗也改得了吃屎的毛病了?”话说就在此时女孩儿前面三个青年中的其中一个高瘦子一脸猥琐的看着中间那个也是一样表情的男子说道,或许是因为男子的头发是黄色的缘故,男子才叫他染毛的别名吧。 被叫做染毛的男子看起来也不过才20来岁,却是一脸得意的看着眼前的郑韵,似乎根本没听到之前那人说的话而是笑道:“啧啧啧,特么的今晚居然还能在这种地方遇到这么极品的妞,哎小妹妹要不要跟哥哥们去玩会儿啊?哥哥可是正经人,绝对是不会带你去什么ktv的,也不会让你跟我们喝酒,就是让你陪我们逛逛街看看景,你看如何?” 郑韵似乎有些害怕没有说话,染毛身边之前说话的男子接嘴道:“靠,染毛你特么要不要脸?都这么晚了你让人家陪你逛街?尼玛的什么时候这么斯文了?以往被你骗到的女人不都是在一米八上解决的么?那感觉听你说不很爽吗?怎么今晚变招了?” “滚你丫的,老子一直都很专情好么?别他娘的诋毁老子的人格!”染毛似乎很生气回头骂了一句同伴然后又回过头立马一脸笑容的看着郑韵道:“妹妹你看我把我这傻逼弟兄骂了,你是不是也该用行动来证明你的真心了?”说完重重的嗯了一声,看着女孩儿,脸上满是认真和严肃,似乎女孩儿若是不上道就会采取某种措施! “你们给我滚!”郑韵终于忍不住了,朝着染毛三人大声吼道,吼完之后她就想跑,可是她又如何能冲过染毛三人的“防线”,还没往前面跑两步便被染毛给拦住了,郑韵直接撞到染毛怀里让后者只感觉欲仙欲死,轻哼了一声抱着女孩儿不放手,这就是上帝给他送的礼物,对他而言,这礼物真特么惊人!! “呜呜……你们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郑韵见没有了出路心急的很,她知道这周围一定有人,此时她又想起了那个男孩儿,心中不禁升起一丝悲凉,她的王子还在人世吗?为何他要无故离开,为何要抛下她一个人渺无音信?为什么? 而染毛三人根本不管这些,只听另一个青年拉着女孩儿的手猥琐道:“听说在这种情节里咱们一定要说‘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才会出现传说中的英熊,我他么就不信这是真的,你叫吧,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男子笑的越来越大,女孩儿被三人东扯西拉,最后女孩儿肩上的披肩外衣终于承受不住三个人的蛮力,只听“嘶”的一声,女子肩上直接被撕扯一大块,香肩暴露在外,登时让三个青年吞了一把口水,只听染毛瞪大着眼睛看着女孩儿的香肩,闻着来自女孩儿的体香喃喃道:“妹子,今晚如果我不和你约会那简直是浪费老天爷送给我的机会,今晚就算是警察来了我也要要你!!”说完越发用力,开始扒拉女子身上其他的衣服,三人要就在这里对女孩儿强行下手!!! 郑韵已经绝望了,放佛一切都没有了意义,泪水无助的从眼中滑落出来,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此时在她的脑海里依稀浮现着八年前那个男孩儿薄弱的身影,那回眸的一笑和那没有任何感染的承诺,让女孩儿想念一生! “知道吗?在我眼中,你们三个已经是三具尸体了!!”时间放佛被停滞,伴随着粗鲁和不顾一切的暴行,三个青年早就把身边一切事物抛诸脑后,在他们眼中只有眼前的女孩儿才是重点,就算此时有警察来他们都要在最后一刻想用老天爷送个他们的礼物,可就在此时,这声充满杀气和无限冷意放佛每个字都能让人感到无尽黑暗的话,如同死神的命令,让所有人包括郑韵都愣了下来! 此时,在三个青年身旁甚至都要和其中一人肩并肩的男人,低着头,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没有半点气质,整个人看起来也有些瘦弱,此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三个青年手上的动作依然停在撕扯衣物的动作之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男子终于抬起头,放佛根本没有看到三个流氓,而是一脸暖意和柔和看着女孩儿,如同一世未见的恋人微微笑道:“别怕,有我在!” 郑韵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男子,现实与梦境似乎在这一瞬间重叠,脑海里那个充满笑意的脸蛋,居然一变,再次变化就是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女孩儿有些呆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笑意的男人,心里说不出的暖意和安全,不知为何,男子说出这句话后她的心里一阵安心,心也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他,四目相对,似乎有许多话要说! “我靠!你特么是鬼吗?想吓死老子啊?”直到过了一分钟三个青年才反应过来,为首的染毛放下女孩儿转身重重的推了一把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但让他措手不及的是,他的双手刚刚触及来人后者眼神一凛,只见染毛直接被弹开,重重的摔在地上仰翻在地,痛苦不堪! “我操,你特么居然敢打我?兄弟给我把他往死里揍,王八蛋,老子让你装英雄,老子要让你知道……哎哟!”染毛从地上翻起来猛然一顿怒吼,叫上其余两个兄弟就准备上前给这不知死活的小子一顿活揍,却未曾想还没近人家身,染毛又直接被无缘无故弹开,这一次男人没有留情,直接一脚踢到染毛腹部,后者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七晕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x,你……我!”染毛瘫在地上,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男人,然后再也忍不住,彻底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而这人正是林杨,林杨不知道这是不是天意,或者这是老天爷特意安排他和女孩儿见面,只是,八年飞迁,童年不再,女孩儿依然和一个月前见到的时候那么美丽,但女孩儿眼中的迷茫和陌生,和穆怡婷一样,早已不识得自己,难道这就是真正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吗? 尽管如此林杨还是第一时间解决了麻烦,见还有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林杨脸上的表情不带任何感情,他本想杀了这三人,但为了不让女孩儿有压力,他最终没有这么做,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看着两个早已是被这一切惊呆了的混混,林杨冷声道:“刚刚你们那只手指碰了她?噢我忘了,好像是所有的手指是吧?那就别怪我狠心了!”说到做到,林杨刚说完,郑韵只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伴随着一阵风,眼前的两个男子突然消失,但随后,她听到从前面传来两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一会儿,那个陌生男子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脸上和绚如春风一样对她笑道:“我们走吧!” “嗯!”放佛十几年前便已经认识的老朋友,郑韵很有默契的跟在男孩儿身边,前面依然是昏暗的黑夜,而女孩儿心中没有半点害怕,紧紧跟着男孩儿的步伐,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