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离开(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93章 离开(跪求收藏月票)

此时的秦白胜算是彻底栽了,林杨诡异莫测的身法根本不是他那种级别能与之对敌,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一点亮光,天上的繁星星星点点照在这篇黑色荒郊之外显得有些应景,一脚大力,没错,就是一脚差点没让秦白胜瞬间挂掉的一击,林杨还算是脚下留情了一次,闪瞬加上一身凡人无法触及的实力,秦白胜直接被他一脚倒飞十米开外,就算是想逃此时也已无力再动! “你!!你是怪物!”大口吐鲜血的秦白胜两眼惊恐之色溢满,如果此时林杨能看到秦白胜的神情就会发现他此刻已经完全失败,而前者亦然,秦白胜也看不到林杨的面容,林杨稳稳地停下来之后缓缓走向秦白胜,俯视看着瘫在地上的秦白胜语气冰冷之极声音稍稍变了一下:“你真的不该绑架她!” “咳咳……你是怪物!魔鬼!”秦白胜被林杨踢了一脚似乎精神有些错乱,不断的往后退,身后杂草丛生,除了树木就是漆黑一片,杂草和地上伸展出来的刺树扎的秦白胜整个后背都是伤口,但他似乎根本没有察觉,不断往后退,在他眼中,身后扎人的杂草和被折断的枝丫比起眼前越来越近的男人,根本没有可比性,五秒钟,他就彻底失去战斗力,想到生路渺茫,秦白胜似乎终于狠下心,干脆不动了,就这样瘫坐在地上,看着前面那个根本看不见脸的“魔鬼”! “快看,那王八蛋的车子在这里,他肯定逃到里面去了,快追!”就在林杨思考该如何处置秦白胜时,他敏锐的听到后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想到若是杀了这男人一定会查到自己身上,想了想他蹲下来,盯着黄柏胜冷冷道:“我不杀你,自有人会款待你!”说完转身一飘朝着洪成四人离开的方向而去,只剩下秦白胜和石雪嫣二人,他不担心石雪嫣会被二次绑架,那男人已经没有行动能力,就更别说再次绑架了! 果然,在林杨离开后不到半分钟只见四五道探照灯射了进来,伴随着灯光许多人说话的声音渐行渐近,不多时,两个年轻男子冲在最前面,正是陈耀和后面赶来的黄宇川,而后面则是一大批穿着制服的警察,陈耀报警之后警方的速度那可以说是相当的迅速,黄宇川也赶了过来,三方势力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警察则是根据陈耀开的警车定位而找到的位置,打着探照灯冲进杂草地之后陈耀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眼看废了半条命的秦白胜,然后黄宇川手里的灯光一抬,在距离秦白胜十米远的位置,一身白衣此刻已经是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地上的石雪嫣赫然出现在眼前! “雪嫣!”陈耀也看见了,当即也冲了过去,然后奋不顾身将石雪嫣抱在怀里,后者没有任何挣扎,今晚的遭遇太过突然,饶是经历过黑社会在自己家的饭馆里闹事的她此时也心有余悸,在看见是陈耀之后石雪嫣似乎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两行清泪落了下来! 这一幕看的陈耀心疼不已,更把她抱紧在怀里,生怕下一秒女孩儿就会离开,他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止,记忆停留在这一刻直到永恒,但他知道这不可能,果然,不一会儿石雪嫣似乎终于发觉了不妥,从他的怀里挣扎出来,不知为何,直到现在她的脑海中还浮现着刚才的场景,那个陌生神秘男子将自己从劫匪的手里救走,他抱着自己直到安全,尽管时间很短暂,甚至没有两秒钟,但不知为何她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也不想知道那个男人为何在救他之后悄然离去,但她却有种预感,预感中似乎藏着一丝期待与幸福,那个男人一直都会保护她,那个怀抱,很安全,很温暖。 “我……没事了!”从陈耀的怀里挣脱出来之后石雪嫣独自站起来开始朝着外面走,与此同时周围已经是遍布的警察,其中还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医生想上前检查石雪嫣的身体,但她却婉拒,也不管身后的陈耀肚子往前面走,陈耀站在后面看着石雪嫣的动作有些发愣,黄宇川面色镇静的看着女孩儿的离去,发现陈耀的神情后微微一笑:“雪嫣没事就好了,只不过我很好奇到底是谁救了她,陈伙计,看来你的爱情前途很渺茫啊!”说完黄宇川有瞅了瞅已经被警察押着,神情萎靡似乎就差最后一口气的黄柏胜心里却是有些震惊,到底是谁,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救下了雪嫣? 警察走了,可以说还算有收获,至少将犯罪嫌疑人抓获了,但是当所有人走了之后在公路一侧的某个黑暗角落里走出来三个人,他们正是徐明清和两个兄弟,可以说徐明清三人算是第三拨来到这里,刚刚发生的一切三人听的清清楚楚,虽然看不到人,但徐明清却敢肯定,救下那个女孩儿的人绝对就是刚刚那辆面包车上的人,至于那个带着宝贝的青年,徐明清知道,自己要重新评估眼前这个男子了! 此刻,在蜿蜒宽长的省道上,林杨坐在洪成的面包车副驾驶上半响不语,就在刚刚当那群警察后续跟上之后他便和洪成三人开车往前面走了,石雪嫣已经安全他就没必要暴露出来,之前在秦白胜面前故意变声就是不想让石雪嫣听出来,如果被他听出来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很麻烦,更何况来川省的任务还没完成,石定海交给他的事情毕竟已经答应,所以不去做似乎有些不讲信义,更何况他反感言而无信! “影子,刚刚你为什么不把那女孩儿接走?”车内一片安静,忍不住的洪成终于打破沉寂看了一眼身旁默默不语的林杨说了一句。 “是啊,影子老大你怎么不把那妞……女子接走?而且我看你的意思似乎不想让她知道是你救了她,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吗?”洪成刚说完后面的丰快刀嘴快抢先也说道,其实让他感到疑惑的并不是这一点,而是一直没有说出来的话,那就是林杨的实力,不得不说,刚刚他们三兄弟就站在旁边,但丰快刀却讶然林杨那身诡异的身法,简直是来无影去无踪,他若是不停下来就根本别想找到他,所以心中也是极其震惊加疑惑,待他说完后一旁极少说话的雷名瞥了瞥他,随后又扫了一眼前面的林杨斜眼看着丰快刀道:“你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那样用下半身思考?影子这是明显的自我保护,还有就是保护那个女孩儿,之所以不暴露出来除了我之前说的还有一点就是,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后面可是有高手跟在后面!” “靠!还真是啊,我差点给忘了!噢对了现在那三个不知死活的傻缺还在后面没?”丰快刀一惊,说话间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只见后面群山峻岭,没有一点灯光,哪儿还有什么跟踪者? 提到那三个跟踪者,林杨这才想起,他记得在自己四人解救了石雪嫣之后那三人就再也没有跟上来,或许是被他展示出来的实力所威慑住,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那三人一定是通过刚刚怀里玉佩泄出来的灵气被吸引来的,刚刚他还担心石雪嫣会不会遭到那三人的麻烦,但此时他觉得这一切似乎有些多余,对方胁迫雪嫣根本没有任何价值,更何况此时的石雪嫣大概是被层层保护,连只鸟儿都飞不进去,那三人纵然有万般实力又怎会自讨苦吃? 一个小时后,四人通过省道再次迂回江都,两个小时前的事件似乎根本没影响到这座城市的一丁点,站在繁华热闹的大街,林杨心有感触,难道是这座城市太冷漠了吗?似乎女孩儿的生与死根本没有任何关系,但随后他就自嘲一笑,不是他多管闲事,而是每当有人出现麻烦之后他就刚好在旁边,而且还是自己所认识的一些人,不得不去营救,在南城他便救了穆怡婷那妞三次,毕竟是童年时候一起长大一起疯闹的好朋友,只是,时光尽迁,八年光阴并不长,但当年的三个人,自己脑海里佳人依在,但似乎有句话形容的很好,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尽管他认为自己不是落花,佳人也不是流水,不过不管是穆怡婷还是那个让他支撑了八年信念最终从战火中活下来的女孩儿,如今都以不认得他…… 想到那个女孩儿,林杨突然抬起头,路上依旧车水马龙,现在才九点多钟,想了想林杨突然转身对洪成三人说道:“你们先回酒店吧,我要去个地方,你们别管我了!”说完转身走出三人视线,不多时身影消失在尽头…… “老大你确定影子老大没什么事情吗?我怎么觉得影子老大似乎藏有心事?”丰快刀瞅着林杨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满脸疑惑的问道。 洪成瞥了一眼,似乎有些不满:“我特么怎么知道,影子要上厕所难道也要我去跟着?还有到底谁是你老大?你特么叫我老大也叫影子老大?你脑子缺抽吗?”洪成一脸黑脸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