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危险(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84章 危险(跪求收藏月票)

“好吧,看在你们这帮人跟牛皮糖一样粘着我,更何况背后有一号长当靠山,我答应帮你,但你说过的酬劳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什么时候动身?”感觉这单生意还是可以接,虽说不至于又会遇到比自己实力高的对手,仅仅根据玄天尊说的那话他就会不惜一切代价要拿到那批灵石和丹药,这对他有很大的提升! 石定海想了想似乎很是着急道:“如果可以下午就动身,那边我全部都安排好了,这几天倒是没什么事情,那边的人会把所有的情况都对你说,当然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自己去亲自查探!” “不行,时间仓促,下午我有点事情,最早也只能明早!”想到之前玄天尊一直挂在嘴边的古盘叶玉,林杨觉得下午应该就得把石雪嫣手里那块玉买来,不过见石定海也在这瞬间想到这老狐狸前段时间也在找自己要古盘叶玉狐疑问道:“老左,你前段时间不是找我买古盘叶玉么?怎么现在你不提这玩意儿了?” 不说还好,一说左定海脸色就变了,只见他看着林杨的神色都变得讽刺加嘲笑,半响才冷笑道:“哼小子别以为我是白痴,那块玉现在这么跟你说吧,咱已经不感兴趣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拿走了龙象玉佩,你说我华一千万买另外一块玉来有屁用?怎么?你还在惦记这事儿呢?”说完左定海一脸不爽的看着林杨,这小子太特么不把别人当人了,真以为个个都是白痴?他明知道龙象玉佩就在他自己身上还找自己问这事儿,自己不想到敲诈勒索才怪了?要知道之前他就对林杨提过,周家老怪物只有齐聚两块玉佩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可这小子拿到两块玉佩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但他也不能正大光明这样问他,只能挤眉弄眼用口水话来刺激他,可他林杨是什么人?那绝对是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存在,尽管左定海一点都没有提龙象玉佩,但明眼已经摆出来了,就差没说玉佩就在你身上这话,听了他的话林杨没半点动容,反正现在玉佩想还给他也很困难了,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该死的玉佩在什么地方,反正自己这几天所遇到的事情已经超乎了他的认知范围,不在乎这么一点玉佩神秘消失之灵异事件凑一脚! “好吧,那我最后让你办件事,你应该知道那天在内环快速上跟在我身后的那个男人吧,这次行动我要带上他们三个,至于为什么你就别问了,你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如果你们连这资料都查不到那就算了,我自己去找!”林杨不知道他们能否查到,毕竟洪成三兄弟作为曾经的天字号组合,每个人都有一技之长,虽然有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他相信自己单独干的话还要顺利,但经过此次神龙山庄事件之后他才猛然发现,自己是时候需要一个后援组织基地了,天字号,不灭! 听到林杨要带上那三人左定海眉头微微一皱,那三个人他可以说是非常清楚,三个人都是国际上赫赫有名的杀手,在外国曾做了几件大案,不过想到和林杨认识,左定海想着看来也是暗影卫的人,实际上这仅仅只是误区中的冰山一角,暗影卫,从真正含义上只能算是背后修真家族中的一脉,世俗中,天字号与修真家族的关系却非同寻常,而这都是后续精彩…… “我知道他们,你消失的这几天我查过他们的底细,可以说和那群恐怖袭击案的匪徒背景相差不多,我们正在考虑要不要将他们监视起,如果你觉得你有能力约束他们的行动我就可以不去管他们,但有一点你应该知道,他们并不是我们的合作对象,他们仅仅只能算是你这个团体中的三个帮手!”左定海将话讲明了,那三人可以说就是三个危险分子,定时炸弹,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这三人上次居然还准备在神龙山庄来个黄雀在后的把戏,左定海有些担忧也很自然! “这你没必要担心,他们三个是我在那里面呆了几年的成员,至于为何他们也出现在南城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现在是他们在南城的领头,要去川省他们三个非去不可,至于你担心他们会不会滥杀无辜我可以向你保证,更何况,你要是想抓他们,恐怕没有我的帮忙你是抓不住他们的!”林杨神情有些嘲笑,这老狐狸也太敏感了,在拿到洪成的联系方式后林杨便走了,在外面一个电话,果然那头的洪成当时就激动了,最后两人约定晚上七点在一个酒店里见面,挂了电话林杨便打了个的朝着雪雪食家敢去,他知道洪成会通知丰快刀和雷老三,于是也不担心。 赶到雪雪食家,由于是下午,饭店里一个人都没有,走进去林杨便见到石大顺正在打扫卫生,见到林杨来了石大顺很是热情的将他请到了里面:“小杨,吃了饭没?” “呃……好像还没吃!”想到自己从入定中醒来之后就被韩雨馨一个电话叫去,然后又是在特警总部跟一个疯女人打了一架,直到现在都已经快下午四点了,林杨这才感到肚子开始抗议了,石大顺两夫妻听后齐齐感到有些好笑,石大顺笑道:“我看你这神情就知道你还没吃饭,你看你没精打采的,现在已经没饭了,我让你张姨给你下碗面条吧!”说完女人便心领神会开始煮面条,而石大顺则和林杨坐在一边! “那个……石叔,雪嫣在家吗?我找她有点事儿!”林杨本不想直截了当,但想到不管说什么到最后总还是要回到正题,于是有些支支吾吾的问道,没办法,尼玛这才认识几天就开始问人家女儿,这就算是白痴也会认为自己这是要泡人家女儿的节奏,可特么真不是啊,这种事儿就是越描越黑的节奏,果不其然,石大顺一听林杨开口就这样说先是愣了一下,林杨见状只好赶紧解释道:“石叔我只是找雪嫣有点事,上次在你家那丫头不是说你有一块玉佩么?我有个朋友在做古董生意,上次之后我去问过,他对那玉佩有点兴趣,让我来问问!” 石大顺一听神情才恢复正常,但随后却又狐疑道:“玉佩?那东西就是个赝品,就是当年我们收缴来的一个赃物,后来连长送给我的,如果小林你要的话我现在就回去取给你,那丫头去了川省,说是要参加什么大学同学聚会,我和她妈在她到了川省才得到消息,你说我们能怎么办?”说到这石大顺无奈的苦笑又摇了摇头,表示没办法! “呃……她也去了川省?”林杨嘀咕了一句石大顺没听到,随后才对他说道:“那麻烦石叔了,这是一张卡,卡的密码是六个八,里面有点钱就当做那块玉佩的价值!!”林杨见石大顺没有收的意思,而且神情也有些不对赶紧正色道:“石叔,你别说了,这张卡并不是我的,只是我那个朋友的,我那个朋友很喜欢收藏那些乱七八糟的古董,上次雪嫣不是说他想找个识货的人么,我觉得我那个朋友就是个识货的人!”林杨没有把话说明,但也算是真假各一边,他觉得自己天生没有演戏的天分,果然,石大顺还是一脸坚决甚至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小林,上次我请你去家里喝酒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说完一脸认真的盯着他,就连张姨将面条端上来都没让石大顺转移目光! 林杨看着石大顺那充满深邃的眼神足足有一分钟,期间没有一个人说话,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半响林杨才默默的收回卡,没有任何歉意的看着石大顺神色平淡道:“石叔,这次是我没有想周到,我跟你说声对不起,我把玉佩交给我的朋友以后会亲自找你喝酒,亲自登门赔罪!”林杨还是没说实话,因为他不能说,为今他只能尽快将玉佩拿到,不仅为自己,也为石大顺一家! 听到林杨这么说,石大顺这才喜笑颜开:“这才像话嘛,赶快吃面吧,吃完了跟我回去,我去给你拿玉佩,也不知道那丫头放在抽屉了没?”说完林杨便开始吃面,不得不说,这不知道都干了什么,居然忙活了一个下午,五分钟,林杨吃完了面条,本想给钱,但看见石大顺那快杀人的眼神只好讪讪收回,随后两人走出店门,朝着居民楼走去! 二十分钟后,林杨一脸凝神站在石大顺客厅里,而石大顺则挂断了电话,一脸歉意的看着林杨道:“小林看来你这趟是白来了,玉佩还真被那丫头给带走了,看来你只有等那丫头回来了才行!” 林杨没有说话,但心里却是直呼坑爹,这丫头怎么这不带那不带偏偏就把玉佩给带走了?就在五分钟前他和石大顺就找过一篇,几乎是把那丫头整个卧室给翻了个遍却依然找不到,而他自己还开着玩笑那妞该不会带走了,然后石大顺一个电话打过去,果不其然,那玉佩恰巧被那丫头带在身上,本来这要是放在以前林杨一点都不担心,可自从解除了修真,林杨可是相当清楚那块玉佩对于修真者的吸引是如何的强大,而这全因为玄天尊的一句话:本神的神力,绝非古盘叶玉就能完全遮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