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丫的想找虐(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80章 丫的想找虐(跪求收藏月票)

“哼?那叫合作?”一听林杨这话韩雨馨当即就柳眉一瞪眼看就要发飙,林杨也自知冒牌男友这生意似乎是压根儿没进行下去,或者说没起任何作用,看着韩雨馨那在理以及霸道的神情饶是他有多强的实力此刻却也像一拳头打在棉花上有气无力,无奈之下只好叹道:“那好吧,你说说你想让我干什么,顶多我不收你费就行了!” 这下韩雨馨没再咄咄逼人,而是一脸冷漠的看着他,那眼神是要多不争气有多不争气,半响才说道:“我的意思很明显了,来帮我做事,仅此而已,你还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没有那就这样说定,如果有也不要说出来!” “我……”林杨一阵语塞,靠了,这妞这话是什么意思?把我当成小白脸了吗?还是说这是要包养他的节奏?作为华夏勤粪贱强的中华儿女,他当然不能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被此淫威所吓倒,至少要意思意思假装抗拒一下,既然你不能打败强&奸生活,那就让生活好好强&奸你吧,想到这林杨就一脸义愤填膺的看着韩雨馨,几乎是忍着耻辱的神情说道:“喂,你确定要那样?” “嗯,我想好了,我已经给我父亲和爷爷提过了,他们都同意了,你明天就可以去上班!”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几乎可以用丑陋的词语来形容,韩雨馨此刻已经没有半点欲望再继续留在这里,她想让他帮她做事完全是看在那晚他救了她一命,不过更多的原因可能是一种心理反应,作为一个不算太传统的女子,但在和他睡了一晚,这种来自心理上的挣扎却依然促使她这样去做了,本想眼前这男人会拒绝,但看着神情没想到他居然连客气都没一下便直接答应,看着这个丑陋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演戏十足,韩雨馨此刻却是十足的想离开这个地方,彻底的远离他,任由他自生自灭! 而让林杨没想到的是韩雨馨说的居然是这样,本来在他心中也仅仅只意淫一下,却不料被投以如此伤人加不屑的眼神,作为杀手之王,天字号中的第一影子,他何曾面对过这种羞辱人的眼神,不过如今已然容身这座大都市,林杨明白这其实不怪她,或许只能怪这个社会太过现实,人际复杂,造就了这个美丽的女子复杂的社会关系,不知道为何,本应该生气,或者是至少应该对之报以一笑随后潇洒转身便走的他此刻心里却是异常平静,看着女子的神情没有半点想法,微微一笑:“韩大小姐如此器重我林某人真的有些受宠若惊,既然韩小姐上一次亦是在这里已经说过不和林某再有任何关系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找我?”说到这见韩雨馨开口欲言阻止继续说道:“算了,我不知道韩小姐心里是如何的想法,大家好聚好散,就此别过吧!”说完林杨不等韩雨馨说话转身走出了咖啡厅!! 特么的!真扯淡!出了咖啡厅的林杨真的很想发泄一下,这韩家的人脑子里都特么是什么东西?这一开始是无缘无故和这妞睡了一晚,然后第二天韩家老祖宗就把老子叫过去,说是要泡他孙女,靠了,然后这孙女儿又特么让自己离他远点,可还没到一个晚上就特么打电话让自己冒充他男友,好吧,男友也当了,现在就彻底划清界限了,唉,想到这林杨感觉有些无奈,此时的他真想仰天长啸一番!! “年轻人,情字一绝,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一段经历,试问万年前,有哪个高手不是在经历了七情六欲之后所得成大道?本神虽未不懂情字一绝,但世间万物亦是有规律可循,所谓一物降一物,我倒是有预感你和那个女子不会就此结束!”就在这时脑子里的玄天尊突然说话。 “你懂个屁!”林杨忍不住破口大骂,直接引来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周围过路之人心中都在捉摸着这又是从哪个精神病院一号床位跑出来的神经病患者,但看打扮却又不像,而林杨根本没管他们,此时的他心情有些暴躁,这种后遗症如同毒药一般越发疯狂,就好像自己从始至终都被耍了一边,要不是还有十万的支票本,他觉得自己这简直就是在浪费青春…… “铃铃铃……”就在这时兜里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左定海?这手下败将给他打电话干什么?想到对方似乎还不知道他就是三年前森林中的神秘人,再加上此时心情有些差,急需找个肉垫发泄一下,变按下接听键:“喂!”语气之冲,连那头的左定海都愣住了! 而这头的左定海还的确有些惊讶,这小子这个字听起来有些犯冲啊,想到这厮很有可能如七号所说就是三年前那小子,左定海心里燃起了一团熊熊大火,那是战斗的渴望,可是他却注定悲剧了,如果他不提还好,这样就能免去一顿爆揍,可事实却是他却提了! “哎小子,谁把你惹了?说话这么犯冲呢?”左定海有故意激怒他的意图,意思就是让他跟自己对打一场,要知道他可是很清楚记得三年前那个神秘人的出招,那简直是快很准,若是林杨出手,他就能确定七号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他就一定要找他报仇,说是报仇其实也是战斗的欲望,俗话说高手到了一定的境界就是一种寂寞啊,但是他不知道,如今的林杨早已不是当年的林杨,或者说不再是四天前的林杨,他左定海跟他打,那赢的概率好比火星撞地球那样除非太阳老大一阵太阳风给火星吹离轨道才行。 而不偏不巧,林杨这时候也心里憋闷着呢,虽说当时坐在咖啡厅感觉心平气和,可这出来了她就觉得自己有些蛋疼,听了左定海的话也不管陷阱不陷阱语气依然犯冲不爽道:“犯冲又怎么着?你管我?找大爷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唧唧歪歪打扰我休息!”林杨说完就准备挂,毕竟他也不知道此时正好有个练手的送上门来! 果然,那头的左定海一听乐了,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慢悠悠说道:“哟呵?胆子肥了啊?别以为你小子资料上有三个s我就怕你,有种现在你就来特警总部一趟,丫给你点颜色你还真开染坊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此时此刻他已经能确定这小子一定会来特警总部,这是个好机会,浪费了可就亏大了! 谁知林杨似乎还真不怵他,大大咧咧回骂道:“行,你既然要找虐我满足你,这可是你自找的,话说也今儿个心情正好不爽,正好拿你练练,丫的手下败将也敢挑战我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的不耐烦了,你最好拿出全部实力,要是还是三年前那熊样我不介意送你俩国宝!出租车!”林杨骂骂咧咧一边招呼着出租车,说完之后又说道:“特警总部是吧?我现在就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而他不知道,这头的石定海心中是多么的惊涛骇浪,是他!果然就是他!南城除了他和龙鹰特组的九个人知道三年前就只有那个神秘高手才知道,但此时那头的林杨甚至想都没想便说了一个三年前,而且还带着一个手下败将!这已经不用再去查了,一切都已经摆在眼前,他,林杨!便是三年前在森林中的青年高手!! 石定海默默然放下了电话,与此同时一直站在他身边的冷月见队长神色不对上前依然是那副冰冷的可以冻死一头大象的表情道:“队长,他说什么了?七号的情报准确吗?”在她看来若是那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男人便是三年前在云贵森林里面的那个神秘高手,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但是想到上一次队长和那个姓慕的军队高官之间的秘密谈话,随即队长满脸严肃的将那小子的资料递给他要求全面秘密调查,冷月心中就有些诧异,再加上这几日队长和慕雄飞这二人对那小子的态度已经截然相反,冷月心中大为疑惑不解! 本以为左定海多多少少会透露一些信息,至少对三年前的神秘高手做一个判别,但此时的他却一脸严肃,看了看冷月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至少要等到林杨来了之后才能真相大白,想了想说道:“冷月,至于林杨是不是三年前的高手我不敢确定,但只要他来了我想就一定会清楚,他马上就会到特警总部,如果你觉得你有实力与他打一场我给你这个权利,但他会不会怜香惜玉我就不知道了!” 冷月一听队长这么说眼眸立马射出一丝精光,自从来到这里以后她已经好久都没有遇到过对手了,四天前在周家她也不过是仅仅替别人收尸,几乎连真正的幕后boss都未曾见过,而对于这次行动的所有内幕她都自知之明,这是绝密资料,就算是她和队长之间关系密切也切不能违背原则,所以对于上次那boss突然在地底下爆炸她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干的,不过此时她已经全然将这些抛诸脑后,既然队长怀疑林杨就是三年前的神秘高手,不管他是不是至少说明在队长心里他还是有些分量的,想到这冷月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妖艳的气色,那是对胜利和对高手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