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袭战(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78章 袭战(跪求收藏月票)

岂料玄天尊毫不犹豫打击道:“年轻人,你太自大了,虽然你是本神见过修炼速度最快的一个凡人,只用了几个晚上就到达第一层初阶,但在你周围这些修真者虽然级别很低,但他们却都是经过几十年的修炼,气势沉稳,爆发起来威力之大也足够你喝一壶的,所以你最好还是先夹着尾巴做人吧!” 林杨听后没说什么,他只是用自己的行动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就在他走过巷子的拐角处时,体内的杀气突然散发,朝着四周猛然扩散,虽然只是透露了一点点,甚至不构成任何威胁,但这一丁点杀气却还是被一直蹲在巷子四周的修真者发现,所有人只听见一个身披灰色大衣的老者大吼一声“妖孽哪里跑!”,随后老者脚下如风一般,速度奇快朝着拐角处的林杨袭来!! 人未到,剑气威逼而来,青衣老者转过拐角处便看见林杨只身在前,那再也熟悉不过的杀气正是从这个男人身上发出,不用多说,甚至连问都不用,青衣老者瞬间出动,腰间赫然从怀间抽出一柄利剑,剑身锋芒,挥臂,剑动,剑光刺眼,剑锋似闪电一般刺向林杨的胸膛! 整套动作流云似水,一气呵成,可谓杀技一流,但林杨岂非如此就被这一恐怖气势所镇住,青衣老者动身之时他便已经感觉到那滔天的杀怒和恐怖的实力,这青衣老者看起来已经不止六十岁,但身体移动速度却是非常之快,甚至足以媲美他自身的闪瞬之技,脚尖一点,剑芒擦肩而过,不紧不慢之势让青衣老者的一击落空,后者一击不成反而停了下来站在距离林杨五米开外之地,面色冰冷,盯着这个他从未见过却拥有恐怖的吸收灵气速度的陌生男子道:“妖孽,报上你的名,鄙人不杀冤死之人!”说完直直站在那里,浑身气涌轩昂,周边散发着一道似有似无之气运,似乎随时有可能做出第二次雷霆攻势! 看着眼前道貌岸然一脸正气的青衣老者,但嘴上却是满嘴喷粪,林杨神情不屑冷冷笑道:“老道,你不就是看中了我吸收灵气的本源灵根么,你要是想把我抓去扔进炼丹炉就直说,何必在此虚伪假意,既然都已经动手了再这么找一些连三岁小孩儿都不信的幼稚谎话,你说你是不是很白痴?” 青衣老者听后当场横眉直竖,瞪着眼睛看着吹胡子瞪眼似乎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而就在这时林杨却听到玄天尊的声音:“本神打探过他脑中的神识,如果本神预料没错的话应该是传承自炼宗一脉,万年间这块土地上的修炼之道一直未曾停过,我也见过两三个人得道升天,炼宗万年前可以说是神魔两界争抢相向的一脉,不过他们的实力却不高,修为平平之人,这辈子都别想靠那些灵丹妙药得道升天!如果按照等级划分,眼前的凡人顶多身上藏着一些灵药,或许还会有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你小心应付,不过若是单打独斗,你的胜算还是很大!” 听了玄天尊的话林杨心中便更加稳了,了解了青衣老道的底细便直截了当再次讽刺道:“老秃驴,我似乎发现你身上藏了不少的灵丹妙药啊,话说你难道是炼器宗的弟子?那不然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过如果你真的是炼器宗的门人,我可以考虑卖你个面子,滚吧,思想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林杨脸色平静的看着青衣老者,而此时周围没有一个人,刚刚由于担心会暴露,巷子中虽然没有多少人,但其余蹲点守候的人却是一大隐患,所以从一开始林杨就将老道引至几百米的一个死胡同里,这里四面都是高墙之壁,看不到一个人影,所以在这里林杨可以放开了手脚大干一场。 其实之前对于对于身边的其余人林杨压根儿也没放在心上,因为在场所有的人当中除了青衣老道有点神识以外其余人根本没有半点神识,所谓的修真者根本就是徒有虚名,况且就算他没有进入修真行列,拿以前的实力面对这些人,他也未曾担心过,只不过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他觉得还是低调为妙! 果不其然,林杨的目的达到了,青衣老道听完之后只觉得自己心中怒火直涌,周身那滔天的气势甚至卷起地上的残枝散叶呼呼作响,周围空气都放佛不再闷热,而是瞬间在那一刻降低到冰点以下,青衣老道名叫观清,乃炼罗宗门下弟子,炼罗宗作为一个隐世门派已经存在几百年的历史,而事实上炼器宗这一宗派却是传承了上万年,观清老道并不知道这一门派的具体辉煌过去,他从小进入炼罗宗,炼丹成为他这一生都无法撇弃的宿命,而前几天的一次足以引起地球上所有修真者疯狂的景象出现了,在南边的一座城市之中,本就是稀薄微弱的灵气却突然在那一瞬间全部直朝南城而去,但几分钟之后却又恢复正常,可以说这一幕震动了所有门派长老,炼罗宗距离这里最近,所以当晚他便朝着这里而来,但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发现灵气的来源,无奈之下只好在四周守株待兔,却不料这还真送上门来了! 而对于他的意图,眼前的这小子已经说得够明白了,说是邪不胜正,来这里是为了斩妖除魔,而事实却是他说的那样,观清虽然不知道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是炼器宗的人,但想来他应该是闻到了自己身上的丹药,心中也不感到意外,而是一脸正气凛然之模样再次亮出那柄似乎刻有纹理的剑杀气腾腾道:“无知小辈,修道乃逆天而行,你却居然违背天理不仅逆天而行,还强扭天道轮回,现在老道就送你去六道轮回,来世好好赎罪吧!”说完剑尖带着恐怖凌厉的杀气,直奔林杨胸膛而去! “哼,来吧老秃驴,今日本大爷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报应!”林杨也懒得跟他唧唧歪歪,对这种人,既然已经表露心底的阴谋说再多的屁话也没用,身形一闪,一拳一掌,对着老道的细剑便对上去,而不得不说老道的实力也够强大,那身诡异的人字步伐,诡异莫测,变幻多端,剑光变幻无常,四周放佛都是老道那柄细剑所有的剑芒,但对林杨来说要躲闪根本没有任何问题,只要找到剑芒根源,擒贼先擒王,只要击碎他手中的武器,一切都好办! 叮!一声细微却是如此清晰的声音,老道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神秘莫测的无踪影身法,而就在他施放所有的杀招之际,对方却是比他更加抓不到身影,只听得一阵清脆般的响声,老道猛然收手,一点都不停留,飞开五米开外,不可思议的打量着林杨,因为就在刚刚他分明感受到自己手上的剑被直直颤巍了一下,手臂竟然都被震得有些发麻,剑身发出“嗡嗡”的声音,心中大骇之际脸色亦是阴沉的可怕,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要冷静面对了,否则一个不慎便是万丈深渊! “年轻人,你很不错!”观清老道看着自己手上依然在颤抖的剑身再看向林杨心中止不住的怒火阴冷说道,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没有半点武器,也就是说刚刚的那一击,完全就是他用指尖触碰到的剑身,这是何等的实力?观清突然觉得光靠自己这身实力根本没有实力能够取胜,说完这话毫不含糊从怀里取出一颗晶莹剔透的药丸,看表面竟然还有一丝丝闪闪光芒,难道这就是炼器宗的丹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