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落帷(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73章 落帷(跪求收藏月票)

说到这洪成突然看了他一眼,而林杨却是神情依然不动声色,神情微微一笑:“还能怎么出来?从那树林里出来的,那里面早就塌了。” 洪成一听心里有些慌张,特么的,你这么说岂不是露馅了么,但林杨还是神色不动,左定海和慕雄飞对视了一眼,随后两人都不再提这个,而是换做左定海笑道:“行了,我们已经结案了,你小子得到什么好的咱也不找你要了,不过你得跟我去一趟距离,妈蛋这周家这次搞大了,我整个特组都被惊动,据说一号长要亲自下来,咱先走吧!”左定海不禁骂出了粗口,一边招呼一边气呼呼说道! 目送左定海上车,随后林杨和洪成二人也坐到后座,就这样,几辆车又浩浩荡荡朝着市区进发,而一路上四个人也没怎么说话,不多时,警车稳稳停在神龙广场外围的一条公路边,看着广场中央那灰尘弥漫和四根已经断裂粉碎的巨石,林杨瞬间想到之前在山洞里面的那四根石柱,联想到眼前这幅景象他才终于知道,原来这周家已经将地下密室通到了这神龙广场,看之前山洞年份久远以及墙壁周围的青苔和颜色变化,这绝非是三五年能够形成的,再加上施工年月,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这周作华绝对是在十八年前的夜晚开始他的第一步计划!! “左队,雨馨没事儿吧?”林杨走上前看着眼前这一幕脑海突然想起那个女孩儿的身影赶紧回过头看着左定海,后者一愣才宽心笑道:“别担心了,你交代给我的小事如果都没办好那怎么面对你?那丫头已经在之前和我下来的时候就交给程局长了,程局长已经让慕兄那妹妹送回去了!” “慕怡婷也来了?”听到这个名字林杨心里一个咯噔语气有些不对劲,慕雄飞看着他脸上不安的神情稍稍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走上前安慰道:“放心吧,小婷不知道你在里面,就算韩丫头给她说了她也不会想到你,怎么?看你这样子似乎是看不上我家怡婷啊,小林你小子是不是想着救了那丫头几次就尾巴翘上天了?”慕雄飞作势就要变脸,林杨一听心里那个苦啊,他爷爷的奶奶,穆怡婷那妞和韩雨馨完全是不相上下啊,说真的,林杨还真担心要是让这妞知道自己救了她不知道会不会引起连锁反应,比如以身相许神马的…… 恩恩……严肃场合不开玩笑,想到这林杨讪讪一笑不再说话,不一会儿只见一个男警员跑到左定海跟前做了个军礼庄重道:“队长,战场打扫完毕,神龙山庄所有匪徒全部击毙,屠龙行动结束!”刚一说完还没等左定海说话只见慕雄飞带着笑容走上前拍了拍那警员的肩膀笑道:“七号是吧?你叫什么名字?这次要不是你小子反应快恐怕老子就得死那儿了,左队长这个功我得一定帮他请,你小子年纪比我小,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回头要是你没给他表功别怪我不讲情面闹你的特组啊!” 那个叫七号的年轻人站在那里笑也不是绷着脸也不行,只能苦苦憋着,左定海被慕雄飞数落一番又不好发作只好将气全部发泄到七号身上:“tm的,慕将军问你叫什么名字呢,你小子忘了吗?”说完就是一脚踢过去,七号哪儿还不赶紧闪,躲过这一必杀之断子绝孙脚又看着慕雄飞正色道:“将军,我叫东飞!” “嗯不错,你小子有前途,继续努力,先去吧!”慕雄飞透彻之理当然明白这个时候就不宜过多赞许,只是微微一笑说了句片面话,东飞也明白又做了个军礼便下去,可就在他准备转身的那一刻,当看向眼前那双眼神之际,四目相对那一瞬间之时,东飞脸色剧变,神色掩饰不住的一丝慌张,但随后又赶紧隐藏,但这一切都瞒不过林杨,因为东飞看向的正是他,他很明白那双充满震惊和不安的眼神,他认出自己了! 三年前,云贵森林,东飞也是其中一人,而且还是第一个最先发现自己,第一次交手便在那里,随后后者还是敌不过被打晕在地,林杨神色有些不好看,他敢肯定,对方一定是认出了自己,尽管当时自己蒙着脸,但有些人天生都有一种辨别真人的技巧,只要是见过眼神,甚至是从身体的一些动作都能分辨出来,而东飞随后略显慌乱的脚步更是直接出卖了他,虽然左定海和慕雄飞没发现但却还是被他发现,眉头紧锁之极,他在想接下来要如何面对…… “林杨!”就在这时,林杨忽然被身后的一个女声打断,转过头,依然是一袭白衣,放佛如九玄仙女下凡没有受到任何污垢的女子站在眼前,不是左晴还会有谁? 直到这时林杨才猛然想起周霖俊那小白脸,左晴走过来之后他才看着慕雄飞问道:“周家的人你们都怎么处理的?” 左定海看了一眼左晴,似乎对眼前这个女孩儿不是很感冒神色淡然到:“周家算是彻底灭了,这南城的天儿怕是要变,周家祖宗不说,周家父子二人一死一疯,周霖俊腹部中枪,我们突围冲进去的时候周霖俊就已经失血过多休克,本来是死不了的,但那小子体质太弱,还没撑到广场的救护车上就没气了,他老爹下来见唯一的儿子都死了也疯了,刚被强行绑住拉走!” 慕雄飞听后也神色漠然说道:“这都是他周家咎由自取,地下势力巨头和横行官商两界的周家在一夜间消失殆尽,南城这下可谓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程局长在行动结束后也赶紧赶回局里,担心的就是防止南城治安乱象横行,而且一号长来令,要亲自下南城主持,这次事件算是和十八年前的劫难差不多啊!” 林杨没说话,半响才转向左晴,看着女子在混乱中有些无助的脸蛋心生一丝怜意道:“你打算去哪儿?对了你养父刚才没在周家吗?”他知道,周家陨落,那道订婚说白了也就烟消云散不复存在,更何况订婚不代表结婚,想起这女人有个区委书记的养父,林杨又问道。 “呵呵,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只要你没事我就放心了!”黑夜中,身后是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残垣断壁,周围火光以及黑色烟雾弥漫,女子站在风中显得那么凄美,放佛整个世间再也没有什么人和她有关系,想了想林杨还是说出了口:“要不我送你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她也是个可怜的女子,生父被周家所害,十八年的潜伏,她为的就是等待这天,当心中信念成真时,她却失去了所有,失去了一切,如同一个遗世孤立的白天鹅,终日望着天上的繁星,似乎那里,才是她的归宿…… “嗯。”女子喃喃了一声,林杨见她答应便找慕雄飞要了一辆车,后者给钥匙也很爽快,可走的时候为何看那两大爷的神色不对劲呢,怎么看都有种鄙视的味道,靠了,林杨心里直骂娘,哥们儿今晚免费帮了你们这么大忙借辆车又不是不还,至于这幅眼神么? 警车在滨江路飞速穿行,车内有些闷热,林杨本想开空调,却不料身旁的女子阻止而是开下了车窗,呼呼作响的江风划过车窗玻璃声音显得特别大,看着女子绝美伦比的脸庞,林杨最终忍住了自己想说的话,车内顿时陷入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