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送你回家吗?(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7章 送你回家吗?(求收藏)

求收藏求推荐~~~~~~~~~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不怕报复?”南哥一狠,就算知道像这种人不怕任何势力,却还是习惯性的恶狠狠威胁到! “哦?那你说说你是谁?”林杨仿佛什么都没干,此时已经懒散的坐下来轻松的问道! “听说过兄联会吗?我可是兄联会会长陈天雄的人,你要知道得罪了会长会有什么样的报复!”南哥见林杨真问了,心中害怕的气势不再,反而一副气势凌人的感觉,在他看来,只要在南城呆过的人,不可能不顾忌会长的威信!! “呵呵,原来是他!”林杨略带一丝玩味儿的神色自言自语道,这半个月来他从百事通张凯那里得知许多关于南城的事情,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就是南城地下势力,陈天雄的兄联会便是其中最有实力的一个,黑白通吃,这陈天雄原来只是南城一个普通混混,之后由于白道与黑道之间的矛盾,只是突然在一夜之间,南城地下势力几乎损失殆尽,陈天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集结起漏网之鱼,重新组成一个帮派,也便是现在的兄联会! 为了帮派的稳定,陈天雄没少花精力在那些zf头头上,他很清楚,南城前黑势力的覆灭便是毁在对利益的过度贪婪,所以他明白一个道理,要想当人上人,就必须能屈居人下,经营南城地下势力这么长时间,光是拉拢,陈天雄就花了不少的时间和金钱!! 南哥没有看见林杨脸上的神情,以为他真怕了,便开始神气起来:“我看你身手不错,如果你愿意跟会长干,别说今天这场误会,以后我都叫你一声林哥!”他之前也听到那女人叫林杨的名字,于是很精明的开始套近乎,至于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林杨朝着南哥微微一笑,拿起桌山一瓶未开封的啤酒,在南哥的注视下,一只手握住中间,脸色如常,面色不变,“砰!”啤酒突然炸裂,冲出来的泡沫如温泉里的水之冲到天花板上,南哥心里瞬间有了打算,面色变得阴沉,却又转瞬消逝,对林杨恭敬的说道:“林先生如果信得过阿南,在这里我可以像林先生保证,以后绝不找林先生和您女朋友任何麻烦!!” 林杨没说话,只是站起来擦了擦手上的啤酒,面无表情的走出去,出门前留了一句话:“没关系,我不喜欢麻烦却不代表不喜欢解决麻烦!你们如果想找麻烦尽管来好了,不过你们若是还去找我董事长的麻烦,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说完将手里的啤酒瓶碎屑洒落一地,随后砰的一声,只留下南哥一人在偌大的包房里愣神! 随后,南哥扫了一眼地上痛苦不堪呻吟惨叫的弟兄,面色阴沉的甚至可以滴出水来,之前被兄弟砸伤的混混忍着剧痛站起来带着强烈的仇恨说道:“南哥,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南哥没说话,半响,他掏出兜里的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 林杨出了包房并未看见宁溪,正准备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的时候,就见宁溪从那头急冲冲跑过来,身后童威也脸色不自然的跟了过来! “林杨,你没事吧?”宁溪一跑过来就抓住他的衣角,浑然没注意到林杨两眼所聚焦的目光! 哇,大!太大了!这tm至少是d罩杯啊,这霸气的凶器只觉得让林杨浑身发热,自己这董事长简直就是迷死人不偿命,林杨狠狠的吞了一口水,眼神丝毫没移开的打算含糊不清道:“嗯,很大……” “啊?”宁溪一愣,顺着他那眼神看去,瞬间只感到一阵羞愧,立马向后退一步,面色嗔怒怪道:“你……你说什么呢?”同时一只手也捂住那凶器,这一幕立马让林杨反应过来,见宁溪面色红润的都要滴出水来,心下一阵鄙视自己,林杨啊林杨,你怎么就这么不经受诱惑呢?以前那雷都打不动的信心去哪儿了? “呃……董事长我没事,他们不会再找你们的麻烦了,这人肯定是要讲道理的是吧!他们总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抢我女朋友,你说是吧?”林杨露出一丝奸笑的神情,看向宁溪也开始游走起来! “你,你还不明白吗?刚才那是假的!”也不知道是童威在场还是其他,宁溪有些挂不住脸,以为林杨说的是真的,立马开始解释起来! “行了,我知道董事长你开的玩笑,找我来不过是为了找个垫背的,没事我就走了,我可不想待会儿出租车停班后走路回家!”说完林杨也不管两人自顾往下走,其实在他心里还是有些遗憾,明知宁溪是找自己来解决麻烦的,但感觉还是有些不是滋味儿! 宁溪见林杨突然语气有些沉,像是变了一个人,不知为何,她突然做了一个决定,也不管身后的童威追上去道:“林洋你等等,我和你一起走!” “你……他?”林杨转过头,指了指童威,又看了看宁溪有些狐疑道:“董事长你不坐免费车想跟我挤出租车?你确定?” 宁溪没说话,但似乎觉得自己不说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于是转过头对身后的童威说道:“童威,你自己先回去吧,我和林杨一起走,还有就是你回去小心点,不要再被他们遇到!” 童威此时心里很不爽,怒火攻心如同一座活火山马上就要喷发一般,但却还是不得不忍下来,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状况,但林杨所说的什么讲道理那绝对是扯淡,活了几十年,他可从没看见过有哪个黑社会在打人之前跟你讲道理,只怕唯一的解释是,林杨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几招将那帮人全部打倒! 如果是这样,只怕自己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跟他打一架,就算打,这也得长远打算! “董事长,有林杨跟你一起走我更放心,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儿就不跟你们一起走了!”童威尽量想保住自己那仅剩的丁点儿薄面,尽管他知道,就算自己这么说,恐怕也不能短时间磨灭自己在宁溪心里的印象! 宁溪看都没看他一眼,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便进了电梯,林杨进电梯关门前瞥了一眼站在外面的童威,淡淡的笑容,却掩饰不掉眉宇下隐藏着的杀机! 下了楼,闷热的气流突然袭来,林杨看了看身边的宁溪说道:“董事长,你是自己回家呢还是我送你回家呢?” “怎么?男人在这一刻一般不都是主动送女士回家吗?怎么你还得询问我要不要送我回家?”宁溪发觉眼前这个男人越来越古怪,也越发神秘,林杨没发现她的神情淡淡一笑:“之前童威不就是用送你回家的桥段把你骗到这地方来么?我估摸着我要是说送你回家,你不是也得怀疑我得动机不是?” “林杨,你就那么不相信我?”宁溪突然直愣愣的盯着他,四目相对,林杨打了个哈哈移开宁溪那炙热的眼神笑道:“怎么会不相信董事长,我这不是本着让你决定的意思么?” “以后在外面你别叫我董事长了行么?”宁溪突然话锋一转,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呃,不叫你董事长那叫什么?”林杨似乎永远都缺根筋,如同一个脑瘫奇葩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而宁溪似乎也没怪他,嗔了他一眼,仿佛也没想到他应该叫自己什么最好! “不如叫你溪姐如何?”林杨说完开始为自己这个决定感到很机智,同时心里也在琢磨着这个答案应该能让董事长满意了吧,殊不知宁溪听后趔趄着眉头,半响才吞吞吐吐道:“是不是把我叫老了?” “啥?”林杨差点没呛着,叫姐也能把女人给叫老?想了半天才有些不肯定的问道:“董事长,那你说我叫你什么?”他在盘算着自己的年龄难道还比宁溪大? “就叫我宁溪吧!”放佛挣扎了半个世纪,宁溪终于说了出来,林杨本来没觉得什么,叫名字也不无不妥之处,可看向宁溪之后他总觉得有哪儿不对劲,只见董事长的眼神躲躲闪闪,两只手不断的来来回回不知道该放哪儿,整个人的动作也极其不自然,看到这不禁让林扬一愣,这是出了什么状况? 可他也不好问出来,迷迷糊糊嗯了一声,就在这时出租车停在二人身旁,本着护花的任务,林杨主动坐在了后排,然后司机大叔也就自然而然将两人当成了情侣,可让司机纳闷儿的是,这一路上足足二十分钟,两个人居然一句话都没说,真是奇葩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啊! 也不知道是一直在纠结称呼的叫法还是其他,宁溪上车后便把头一直转向窗外,仿佛外面有万千帅哥在向她招手似得,而林杨也乐得自在,半推半就眯着眼打算糊弄过去,可就在出租车进入车辆稀少的外环道时,只见他脸上浮现出一丝常人不易发现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