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晴儿的身世(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63章 晴儿的身世(跪求收藏)

“你怎么知道幽林密室?”缓缓转过身,林杨依然背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周霖俊,眼神却是急剧变冷,最终彻底双眼冰冷,脸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这个他一直都觉得很不对劲的女子,从自己之前在客厅第一眼看到她从舞台上出现之时他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果然,幽林密室居然都知道,林杨心里很清楚,这是左定海所掌握的绝密资料,知道幽林密室的人一定就知道龙象玉佩的下落,双眼如毒蛇一般盯着左晴,林杨丝毫不会怀疑眼前这个女子是陈天雄的一张王牌,或者说是其他势力安排在里面的人! 如果是其他势力的人,那这场局所牵扯的势力太庞大太可怕了,想到左晴背后的势力居然可以潜伏这么久,居然都安排到周家大少身边,不可谓不全面与运筹帷幄的掌控大局观之态,缓缓的走向左晴,林杨最后在距离她一米处停下,之前本没有打算和这个让人感到奇怪的女子有任何交集,但此刻,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会说出一些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左晴见林杨朝着自己走来心中一慌,她脑海里想起几分钟之前这个实力强大的男子那诡异的身法和杀人都不带眨眼的残忍,本来平静红润的脸蛋突然变得惨白,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支支吾吾慌张的看着他说道:“我……我不是和他们一路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别杀我!” 此话一出,林杨倒是一愣,他可以肯定女子不是在装,周霖俊中枪,原本作为未婚妻的她应该伤心欲绝,至少也是慌忙送他去医院,但她没有这样做,而此时她居然还知道幽林密室,之前林杨感觉脑子有些混乱,此时停下来再一想,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冰冷的神情缓缓消失,但还是一脸漠然的冷声道:“那你为什么刚刚不救他?如果你还不交代你的来历与对如何得知幽林密室的来历那就对不起了,我只能将你和周霖俊一样送到外面,对于你所有的资料我都会不费吹灰之力就能知道!” “别!别!”左晴俏脸猛然一变,神色突然很是复杂的望着林杨悲伤的周霖俊,两人在沉默半分钟之后女子似乎想起了很多事,望着周霖俊眼神中充满了复杂与仇恨,放佛那个待她至宝的男子此刻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良久左晴才看着林杨,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半点害怕和恐惧,唯有平静,对就是平静,只见她神情略微苦涩呆呆的说道:“你不知道,十八年前,一个美好的家庭瞬间破灭;你不知道,十八年前,原本是五口之家,却因为他们的贪婪和欲望,只留下我一个孤儿在世间,你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周家干的,这一切的一切你都不知道,你根本没资格这样对我!!”说道最后左晴甚至已经快疯了,神色极其怨恨的盯着他背上的周霖俊,林杨看着这一切没有说话,神色依旧如常! 终于过了好久左晴才终于安静下来,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看着女子悲伤的神情林杨也不知道说什么,他不愿意看到女人哭,神色皱眉的说道:“不过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来自一个富裕的家庭,对于这些你如何解释?还有,十八年前的灭门我只知道是张家,你姓左,你该如何解释这一切?”对于所有的疑问林杨干脆也不跟他绕弯子,一股脑儿全部问了出来! 左晴呆呆的望了他一眼惨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也不求你相信,我的养父是南江区区委书记,叫左敬,我的生父姓柳,叫柳云,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去查,至于幽林密室我也是在周家偶然听到的,你猜的没错,事情就是这样,我本想找机会报仇,杀了周作华那个魔鬼,十八年前的张家灭门案里面就有我的父亲,当时我侥幸没在张家,那一夜,我永远都忘不了!” 林杨就这样看着她,如果她所说的真是这样,那么幽林密室她一定知道,想到现在说这些似乎太早,林杨眉头微皱说道:“那你带我去幽林密室,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样,这些事情我自然会告诉外面的人,你也别有报仇的念头了,现在的周作华还不是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淑女能杀的了的!” 可是说完之后他却发现左晴的眼光一直盯着自己后面的周霖俊,微微皱眉:“你想杀他?” “不,他也是一个可怜人,只是命运弄人,我千方百计想为亲人报仇,到头来却落个这样的结果,呵呵,我是不是很可笑?”女子梨花带雨加自嘲的表情让林杨心神有些复杂,他没说话而是跟着左晴往回走,既然这个女人知道幽林密室的位置,那么现在就只要通知左定海将人交给他就行了! “对了,你认识一个叫左定海的人吗?”想到这俩人都姓左,而且一路上林杨觉得这个女人实际上也真的很可怜,于是便问道。 不过女子似乎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只走了一会儿女人便变得自然起来摇了摇头,同时盯着他眼神里满是期待与认真:“你们会杀了周作华吗?”在她看来自己如果眼前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人杀了自己的仇人,那一家人在天之灵也能够瞑目了! 在略微昏暗的路灯之下,看着女子洁白的脸蛋和皮肤,林杨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去想,冷漠的神情淡淡的说道:“会,周作华已经被列为恐怖分子,他会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其实你根本没必要潜伏在这小子身边,周作华的实力很恐怖,你根本就没机会出现在他的身旁,如果你不相信,那我问你你在这小子身边呆了多久了?” 左晴想了想声音微弱的答道:“一年没到吧!”“那你见过周作华没?”“好像……好像没有!”“那不就得了?你说你一个女孩子还想去杀人,你这么凶残你家人知道吗?”林杨直接被这妞给呛住了,看这妞一脸纯洁无害的眼神,很难想象这妞刚刚那副冰冷的神情,左晴接过话说道:“我一直都记得十八年前周家杀了我的家人,不用我的养父养母提醒我都会铭记在心,周作华一日不死我就不会放弃,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说吧!”林杨皱眉,这妞该不会让自己去杀周作华吧,从资料上和左定海给的资料那老狐狸已经天下无敌了啊,这要是自己一个人能杀才怪?还好左晴并没有求他做这件事而是停下来吞吞吐吐的说道:“你可以为我保密吧?这件事情我不想让我爸爸知道,要是警察知道了我担心会影响他的仕途!他……他才升任区委书记!”说完左晴一副捉襟见肘的小媳妇儿神情站在林杨面前,低着头不敢看他! 林杨实在拿她没办法了,觉得还是自己之前太过敏了,居然把这妞想的多么牛x有身后背景,却不料是一个拥有痛苦童年的可怜人,想了想勉强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以后不要再去想报仇了,就算今晚周作华没有伏法,也有我们警方亲自收拾他,实话告诉你,现在在神龙山庄外面,我们的人已经将这山庄里三层外三层给围住了,就算要杀周作华也轮不到你来,懂不懂?”林杨实际上是不想让这么一个本应该处于花季年华,在这座城市工作工作,然后谈谈恋爱过一个平淡的小日子就够了,他觉得这妞要是被周作华给刷刷刷干掉了实在有些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