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冒充了(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6章 冒充了(求收藏)

求收藏求红票求一切~~~~~ 黄发男子怒发冲冠,朝着林杨吼了一句后,身后被叫做南哥的男人也眯着眼打量着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他可不是笨蛋,从林杨一进来的反应和这美女的说话,他多多少少还是猜到了些,当下也不客气冷哼一声:“兄弟,你俩真以为这里所有的人是白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看自己那张脸是不是车祸现场,奉劝你,马上滚!” 那狠厉的气势和不容否决的气场,童威和宁溪都脸色大变,两人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难缠,特别是童威,此时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转过头看了看自己那朋友,他也心知现在让他去说服南哥简直天方夜谭,心里也是乱糟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位就是南哥是吧?”林杨脸色不变,瞥了一眼说话的男人,见对方依旧一脸牛气冲天,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姿态淡淡的问了一句! 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拥有主场优势,然后身边又有六七个小弟,仿佛抓住了一张无敌的底牌,南哥冷笑一声,蹬鼻子上脸也不说话,倒是身边那黄毛一直唧唧歪歪:“你tm聋啊,刚才老子说的话你没听见?” “你很烦!”林杨一听也不发怒,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异常冰冷,话一说完,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林杨身上凌厉的杀意瞬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齐刷刷朝着黄毛男子而去,后者看着林杨的眼神,仿佛觉得自己瞬间掉进冰窟一般,脚下也不知为何不能动弹半分,看向那双眼睛仿佛就是无数只杀人不吐骨头的眼镜蛇,将自己的精神及肉体一点一点啃噬精光!! “轰!”不等黄毛男子反应,林杨身上气势轰然发泄出来,周围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动作,只觉眼前一晃,黄发青年整个身子就朝着墙壁飞去,一阵沉闷的响声随之而来,黄毛狠狠的撞在墙上又摔下来,整个人躺在地上早已昏死过去,半秒钟不到,前后巨大的反差,让在场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仿佛看见了鬼一般! 而林杨,自始自终都保持着之前的动作,让宁溪挽着手,两只眼睛虚无缥缈般扫描着众人!! “好!好!好!”南哥心里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人居然还是个练家子,但再怎么说他也不会认为这男人能够一挑七,刚才袭击黄毛得逞实在有太多的因素,想到这,南哥也再也不能保持表面的冷静,连说三个好字足以证明此时老大的心情是多么的愤怒!! 而南哥还没说完,其余几人豁然站起身,一个个杀气腾腾的将三人围住,就连童威的朋友此时看向童威的眼神也不善:“威子,今天我也保不住他们,你如果识相的话就过来,你应该知道南哥在这一片的威望!” 童威看了看身边的林杨和宁溪,神情很是复杂,刚才林杨那一出手着实让他心惊,可如今却是六个对一个,而且对方还提高了十足的警惕,对于这些在道上经历了无数血与火的残酷考验,林杨对上这些人,还能有胜算么? 但他似乎又不舍得宁溪,神色焦急的看向南哥:“南哥,你能不能放过溪姐!”他之前并没有对众人提及宁溪是他上司的身份! 南哥似乎根本没听见他的话,看着依旧脸色平静的林杨道:“你似乎要少一个帮手了啊!”脸上戏谑的神情一览无遗! “忘了告诉你,我从不指望别人,这种事情你要是把脑袋交给别人,那比起将脑袋系在腰带上更二逼!更何况他一看就是那种累赘!”林杨瞥了一眼童威冷冷的说说道,随后又看向宁溪道:“你先出去,我觉得我应该和南哥谈一谈!”林杨突然改变主意,看向南哥眉毛一挑:“不知道南哥是否愿意?” 童威心里一阵叹气,这林杨难道是真聋了么?自己刚才都说过,南哥明显不会同意,你现在说不是废话么? 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被叫做南哥的人看了看宁溪,然后说道:“你以为你让她出去就能逃出去?告诉你就算你让他报警也没用!信不信我一个人就能让你们所有人留在这里?” 林杨似乎没听到她说什么,转过头对宁溪轻声说道:“董事长,你先出去吧,我和他谈一下!” 宁溪仿佛跟个明镜似得,眉宇间抹不掉的着急和惊慌:“林杨,他们可都是黑社会的啊,你怎么跟他们谈?我们干脆报警让警察来处理吧怎么样?” 尽管听到这话林杨有些想笑,但见女子对自己的关心林杨还是有些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行了,你先出去吧,我保证出来还你一个健康的员工还不行么?哦对了,忘记问你了,你给我投了五金一险的吧?” 宁溪递过去一个白眼,心里的担忧却丝毫没减半分,现在她已经开始后悔叫林杨过来,可却又无奈林杨的半推半就将自己赶出包房,童威见状也找了个缝儿赶紧溜出去,出来面对宁溪的冷眼无视,童威心里却有些高兴,能够给林杨那小子一些难忘的教训也是不错的!至少要让他明白自己所处的地位是什么! 包房内,待宁溪和童威出去后,林杨身上气势突变,注意力瞬间锁定在场所有人,可表面上却还是一脸的懒散:“全部上吧,我不想让董事长等得太久!” “哦?看来我还猜对了,那女的居然是你的上司?这么说来你也不过是一个小白领是吧?”南哥似乎胜券在握,也不着急戏谑道! “也不能说是白领吧,也就是一个下苦力的搬砖工而已!”林杨神情放松,脸上有些惋惜的说道,南哥见林杨从始至终脸上都没表现出半点惊慌,就连一点点害怕的神色也没有便狐疑的问道:“你以前当过兵?” “当兵?”林杨一愣,随后才知道他为何会这么问,肯定是因为之前自己的动手还是不能让他们忘怀,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没有吧!不过收拾你们到还是绰绰有余!” “狂妄!”众人一听当即怒气上涌,南哥首当其冲脸上浮现出一丝狠色道:“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了!”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杨露出一丝残忍的诡笑:“我只要他一只手!” 话锋一落,周围五个早就跃跃欲试,磨肩擦掌的小弟齐齐扑上来,由于包房是大号,在所有人涌上来那一刻林杨并未有丝毫移动,反而嘴角诡异的划出一道弧线,这一幕看的南哥心里一突,这种状况他不是没有看见过,半年前,老大身边第一高手剑影,在刚刚来兄联会时候就曾派自己带领一帮兄弟与之切磋,在自己的人扑上去的那一刻,剑影的嘴角就是这种表情,然后,一分钟不到,就连他自己都没看见剑影是如何出手,十个人全部失去战斗力! 甩了甩头,扔掉脑海那丝不切实际的担忧,这天底下不可能有那么多恐怖的高手吧,就算有,也没必要同时出现在南城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都市吧? 可是还没等他将这些想法去除干净,林杨动了,反手为扣,脚下如风一般在五个人当中游刃有余的自由来回,就在其中一个混混的拳头猛砸过来之际,他却硬生生将其抓住,然后运用娴熟的四两拨千斤之力,往后猛然一拉! “咔嚓!”一声脆生生骨折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那人如杀猪般的惨叫声,整个包间都陷入一种恐慌刺耳的气氛,那混混眼看左手已废,林杨一脚将其撂倒,庞大的身子直接朝着身后另一人飞去,那人正欲冲上来,哪儿料到有这么一幕,根本来不及刹车,重重的身躯直朝他砸来,转瞬之间,伴随着又是一声惨叫,两人向地上倒去! 还剩三人,林杨朝他们一笑,诡异的面庞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右手划拳为掌,整个身子如同一颗炮弹,双拳仿佛蕴含着核弹一般的威力,三人睁大眼睛早已没有之前的骇人气势,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如同虎口大的拳头朝自己袭来! “砰!”又是两声沉闷的声音,二人根本没时间发出惨叫,便昏死过去,剩下那人捞着一瓶啤酒从后面想来一个偷袭,眼看啤酒瓶马上就要狠狠的砸在林杨头上,男子眼睛一亮,手上的力道也增加三分,势必要让这小子一砸必晕,就连一旁的南哥也露出兴奋的神色,心道有蛮力又如何,没敏捷,照样得被啤酒瓶拍晕!! “去死吧!”啤酒男这一刻仿佛佛祖附体,佛音普照,随之便是啤酒瓶朝下用力的一砸!!! “呼呼!”男子只觉得眼前一个残影般,瞬间不见,而他自己也因为惯性朝前面冲去,脑海里立马暗道不妙,还没来得及躲闪,只觉得从腰间,一股难以磨灭,直侵心扉的剧痛感传遍全身,随后整个身子不由自主朝着墙壁飞去,随着和墙壁的亲密接触,那混混也不辱使命昏死过去!! 震惊!惊悚!南哥只觉得自己现在全身冷的发抖,包房里尽管有空调,但南哥却从未有过今日这般恐惧感传遍全身,就算是半年前见识了剑影的恐怖实力他也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剑影可是从西亚战场上退伍的雇佣兵,手上不下于百人之命,一身练就的全是杀人的技巧,而眼前这人,那诡异的笑容,不着身法的敏捷,亏自己之前还以为他只是一个善用蛮力有勇无谋的练家子,此刻形象如同天地之差,南哥心中已经不再有任何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