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四方死局(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59章 四方死局(跪求收藏)

“周董事长,这样吧,你直接告诉我老爷子在哪儿,我自己带着人去找,找没找到就不劳你操心了,而你们这屋里所有的人我都全部放走,你觉得怎样?”陈天雄一身风衣,站在台上颇有一股枭雄的姿态,左右都是带着武器的手下,台下一帮之前还风度翩翩一副绅士的男人们此刻却全部都聚在了一团,子弹可不长眼,这玩意儿稍稍碰到都有丧命的可能,他们可不希望在如此年轻如此有钱途风华正茂的年纪就死翘翘,谁知道要真死在这里下辈子会是什么? 周远眉头一直阴郁着,没有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就这样一直盯着陈天雄,良久才恨恨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老祖宗的行踪,但我有两个条件,这两个条件如果你不答应,我想就算我告诉你老祖宗的下落你也不可能最终见到他老人家!”说完瞥了一眼一旁的慕雄飞,由于两人距离的并不远,他的这一眼神和举动全部落入慕雄飞眼里,这一看不由得让他心里一突,该来的还是要来么? 陈天雄却是没发现下面两人的眼神交换,军靴踩在木式地板上噔噔作响,随着走到周远面前,陈天雄带着一脸笑意望着周远,没人知道的还会以为眼前这人是多么的和煦春风,却不料他却是一个恐怖组织的头目,而陈天雄这时候也瞧了瞧周远身旁的慕雄飞,对之报以一笑便此打住回过头看向周远笑道:“周董事长若是条件合理,别说两个,就是两百个我也答应!” 两百个?众人只感觉心里一阵冷笑,他说过了,前提是条件合理,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用不合理一词来拒绝周远所有的条件,谁知周远听后反而不着急,看了看身边的慕雄飞,后者面无表情,实际上心里已经是可以确定,这两人要么是真的到达决裂的地步,要么就是陈天雄和周远为了周作华手里的龙象玉佩而合作的一出戏,而随后周远收回目光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儿子儿媳,对陈天雄冷冷道:“第一个条件是放过我的家人,我要确保他们完全处于警方的保护之下,我可以在这里陪你一直玩下去!”见到陈天雄微微皱眉,看着周远的眼神举棋不定,后者以为他是不愿意又继续说道:“俊儿怎么说也是你的义子,他和晴儿在这里根本就没任何作用,你没必要觉得我这是完全放心然后与你一搏,相信以你陈会长的智商,到了这种地步相信还不会如此斤斤计较!” 陈天雄眼神里精光闪现,寒冷伴随着周远的话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那眼神里的杀气和冷意不自觉散开来,而周远身后的周霖俊听后拉着父亲的袖子神色焦急道:“爸,我不走,我跟你一起走!”周霖俊可以说的确是个孝子,在如此危机时刻依然着急父亲的安全,可是,他不知道,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一场局,原本在设定之时,便已经注定是一个四方死局!一个没有归途的循环死局! 周远没有说话,就这样直直盯着陈天雄,半响,只见陈天雄眼神慢慢柔和下来,脸上依然是那标志性的微笑:“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霖俊和晴儿怎么说也是我的义子和儿媳,万一哪个弟兄手里无缘无故擦枪走火伤到他们,这也不是我想看见的,说吧,另一个条件!” 周远听后放下心来,但是他却没看到陈天雄眼神之间那一刹那的变化,随后才说道:“第二个条件是为你准备的,老爷子在幽林密室,往禁地里面走一百米,见到一个水潭,水潭左边有一块石头,那里有个机关,右转三圈,左转三圈,你就能看到他了!不过你要是想安全的进去,我觉得你还是查一查慕长官的那个朋友,直到现在他都没有音信,我想外面那些武警马上就要冲进来了!”周远看了看身旁的慕雄飞道。 陈天雄没接周远的话,而是朝着身旁的手下说道:“你们带着霖俊和晴儿出去,把他俩交给外面就要到这里的警方,我得好好问问慕长官了!”说完手下便拖着死活不肯离开的周霖俊和左晴往外拽,别人都是恨不得早点离开这里,而周霖俊却想就呆在这里,而那个叫做左晴的女子,自始自终脸上都是一脸害怕惊恐的神色,但没有知道,此时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带着多少伪装的面具…… 这下慕雄飞要还没看懂就真的是白痴了,只见他听完周远的话后冷冷的一笑,望向陈天雄和周远一笑:“周董事长和陈会长两人的导演能力真是厉害啊,我差点就被你们蒙骗过了,我果然没猜错,今晚周家的确有好戏上演,龙象玉佩的诱惑还真的很大,如果我没推错,你们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坐山观虎斗是吧?这一切,你们自始自终都是在自导自演!只是你们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一个最关键的因素!” 慕雄飞话说完便不再说话,而是一脸冷笑看着周远二人,而在场所有人质几乎都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慕雄飞的身份他们中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就几乎都知道这个穿着西装的男子便是西南军区参谋长,却不料他说出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惊,自导自演?而且还有什么坐山观虎斗,于是其中一个中年男子便壮大了胆子站起来看着周远质问道:“周董事长,我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儿?”脸上的怒意也是随着情绪的上升而变得通红,放佛如同一个火山口即将喷发! 而陈天雄从一开始脸色就有些不对劲,此时听了慕雄飞的话更是变得很难看,谁知道就在此时突然冒出来一个找死的家伙,周远还没有说话,只见陈天雄转身便是朝着中年男子三步并一步冲去,“轰”重重的一脚,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所惊呆,陈天雄也是当兵出身,这一脚可以说是用了他十分的力道,中年男子刚开始还正义凛然的神情此时完全不受控制朝着后面直直摔去,最后猛然撞到玻璃晶制作的摆放食物的桌子,众人只看到一阵哗啦啦食物倒下来的声音,盘子,碗碟,还有那些红酒,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部稀里哗啦朝着中年男子通通砸去,一脚,仅仅一脚,中年男子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嘴里不停的冒出血泡,生死不知!! 慕雄飞的脸色很难看,他是军人,指责便是保护人民不受伤害,但此时在自己眼皮下却见证了一个生命的流失,中年男子嘴里不断冒出血泡,慕雄飞心里很清楚他的生机正迅速的流逝,生死不知,望着陈天雄的眼神变得冰冷彻骨:“陈天雄,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这场具有,你不会占到任何的便宜!”代价两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他知道这帮人玩的很大,而且后面还会有数不尽不数不清的势力牵扯进来,却不知道,游戏速度太快,快的让他有些忌惮,现在就已经快死了一人,而陈天雄听后不怒反笑,冷冷的看了一眼慕雄飞:“慕长官,如果我没猜错你没有调动部队的权利,顶多是让刑警和刑警那帮废物来,咱们就看看到底是谁付出代价,不仅如此,我还会安全的离开这里,你信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