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神魔灵智(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58章 神魔灵智(跪求收藏)

渡劫,一个多么遥远而又不切实际的词语,而此时却真正的出现在现实当中,远古时期,在那个神魔林立的荒芜时代,肉身枯寂之时,便是神智飞上九重天之日,而修炼本身也是一个逆天而行的过程.既然是逆天而行,那么&“天&“就会对这些想打破肉身不死不灭逆天而行的修真者给予阻拦.劫所为九道天雷,一道比一道威力惊人,而那些能够在雷击中依然无恙的人便算有了小成。传说畜生的劫比较多,人很少.人一般就是在元婴从顶门出来的时候比较困难一点.牲畜渡劫时,很多时候会找一个有很大权利,或大富贵的人和自己在一起.因为这些人被认为是有大造化和来历的,那样的话天雷就击打不了它.等雷过后,它就渡劫成功.渡劫飞升更多是被说成得道飞升。 而没有人知道,就连周作华也不知情,此时神智残留于龙象玉佩中的飞天神龙实际上则是远古时期在那个世界里神魔大战所残留下来的一抹灵智,灵智在千万年的沉睡与修炼中逐渐恢复到强盛时期,却无奈当年所寻找为了避免神智再次遭到灭顶之灾的这块玉佩,此时此刻却成为神龙再也无法跨过的坎,这也验证了一句话,人外有人,仙外有仙,一山比一山高,而此时的周作华,便是十八年前飞天神龙再一次冲破玉佩时所遇到的一个契机,一个操控傀儡的契机! “神龙,我用鲜血唤醒了你,你说过这块玉佩禁锢了你所有的神智,我想知道,若是渡劫你有没有办法将我的威力降低到最低?”周作华不是普通人,十八年前他便已经在神龙的帮助下成为修真者,一个世俗中的修真者,苦修十八年,却依然要面对那威力惊人足以将一个金丹期高手劈成粉末的天劫,此时,他的时间已经不多,若是还是不能逆道轮回,打破命运齿轮,那他就只有经历六道轮回,重新修炼,而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下一世会是什么,天意难违,劫数难逃…… 周作华几乎是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在挣扎着,而空气中的传音依然回响在地下室,余音袅袅,放佛传遍四面八方,回荡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劫数面前,世间一切,皆如蝼蚁,亦不可挡天劫,九道劫数,凡人就算我替你挡住,如若神智强大到媲美天劫,你的肉体却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到时候如同我这样,残存一丝神智,等待千万年……”说完便消失不见,空气中没有半点波动,听了神龙的话周作华面色一片死灰,他不甘心,十八年间他便已经将自己命名为《神龙天修》的修真法诀练到三层天,虽说放于世俗之中已处于无敌,但距离神龙所指示的九层天依然很遥远,不为别的,就为那句“九层天,九道劫,一层一劫,劫数殆尽”,此时才三层,周作华可以说已经彻底失去希望了…… 可神龙旨意却又告诉他,当年神龙残存的神智留在玉佩里之时为了避免仅剩的神智损失殆尽,在那个混乱的神魔时代,他便将自己一部分的神智凝聚成另一块玉佩,而这块玉佩正是古盘叶玉,神龙告诉他,若是将古盘叶玉找齐,齐聚两块玉佩的神智于一体,他便有机会冲出龙象玉佩的禁锢,幻化成形,实力增长,天劫,在它的劫数里不能阻挡,但面对一个凡人得道飞升的天劫,九道天劫都只是挠痒痒一样…… 玉佩就在南城,周作华已经命人找了一个多月,他曾请求神龙告知明确地点,却被告知天意如此,那一刻周作华甚至还有砸碎玉佩的冲动,无奈之下,他选择了第三个不是选择的选择,浴血重生! 一滩湖水依然平静,但看着下面的小湖滩,周作华放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肉身溃烂,不剩下任何东西,只有残留在湖水中的那丝看不见的神智,浴血重生,借用神龙远古的神力,重塑金身,重头开始,想到这周作华再一次看了看小湖滩,看起来特别恐怖萎靡的眼角此时却是精光迸出,一声颤抖加对未知的恐惧感低吼道:“我选择浴血重生!” 此时,地面上,林杨出了门之后便朝着之前早就存储在脑海里的路往前走,此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空气中似乎有些热气,吹在脸上满是小水珠,不一会儿,林杨便再次来到傍晚见到那个保安的地方,为了避免再次被发现,潜伏下身,如同黑夜中的一只猎豹,只属于他的那倒熟悉的残影,没有人看到这一切,就连一直盯着监控画面的丰快刀此刻却也没有半点怀疑。 “林杨,周家动手了!”就在林杨刚穿过监控后面的那条大道,耳朵里的接收器传来慕雄飞低沉的声音,林杨眉头紧皱,他不知道慕雄飞现在有没有事,第一句却是连他自己都有些纳闷儿的:“韩雨馨怎么样了?” 慕雄飞也是显然一愣,随后才说道:“她已经被左队长的队员接走了!你现在在哪儿?”此时的慕雄飞依然在客厅,但是此时的客厅早已不是十分钟前的客厅,此时的客厅没有之前的歌舞升平,没有笑容,没有声音,只有一个个带着苍白和恐惧脸色的客人们,而慕雄飞却也成为了其中一人,而主导着一切的,正是此时站在台上的一个人,陈天雄,而在客厅的四周,全部都是清一色全副武装的手下,此时他们已经不是简单的黑社会兄联会,而是彻底的恐怖分子! “陈天雄,我周家到底哪儿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周远也被要挟成为认知了,身上有些凌乱,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愤怒,明显是遭到了陈天雄手下的恐吓和威胁,而在他身后则是周霖俊与那个叫左晴的女子,另外客厅的其他客人也全部在这里,而就在这时一个戴着耳机的男子拿着枪走到陈天雄身边说道:“会长,所有人都在这里,除了两男一女,男的叫林杨,另外一个据周董事长说是慕将军的同僚,不知道身份和背景,女的叫韩雨馨,韩家女儿,从监控视频里看三个人不是一块儿走的!” 陈天雄今天可以说是非常得意,作为一个地下黑社会老大,在平常人眼里自己也就是个混混,带着一帮弟兄喊打喊杀却实际根本没几个人真正害怕,而今天,他不仅劫持了这么近百个几乎南城所有的豪门家族的土豪,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将军,可以说,这是一条不归路,但他陈天雄却根本不害怕,因为,这一局,他赢定了,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机会!! “呵呵,周董事长,你这就不对了,现在整个南城可都知道你周家最近要干出大动静,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说吧,那老头儿在哪儿?”陈天雄不屑的看了看周远,如果林杨在这里,一定会感到很惊讶,前几天还称哥俩好的兄弟,此时已是剑拔弩张,反目成仇! 谁知周远听后不怒反笑:“陈天雄,我周家祖宗岂是你想见便想见的?不是吓唬你,就你这点人,这点花花子弹,我周家老祖宗还没看在眼里,他老人家若是出山,你们这群人全部都是废物!”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开始着嘴上功夫,而一旁的慕雄飞却是皱眉连连,他心里没有丝毫担心自己的安全,反而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陈天雄的行动太快了,快的让他都感到后怕,难道后面还有人没出现?之前左定海给的情报中那四股不同势力的人难道是错误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