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风雨欲来(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49章 风雨欲来(跪求收藏)

难道还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注意到的么?他根本不怀疑眼前这块硬盘里资料的真实程度,就算是假的,林杨也要心甘情愿跳进去,而明显他赌对了,但第二次的赌博再次到来,左定海似乎没耐心直截了当的说道:“虽然你说的真实度只有百分之十,但我们却是百分之百,林杨你不要误会,这次我们找你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在你眼前的这块硬盘里不仅有警务大厅的监控,而且还有当时案发现场写字楼下面无数监控镜头,很遗憾告诉你,当时你从写字楼身后潜进去,以及在救完人质之后又再次逃出来的所有录像都在里面!!” 林杨脸色果然变了,这一次却是真实的变了,神色突然紧绷,整个人一下子变成战斗模式,左定海先是一愣,然后似乎有些失态的赶紧摆手道:“林杨你别误会,我和慕将军是什么人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所掌握的几乎全是绝密资料,对于你的资料也不例外,不过不得不说你的资料的确让我和慕长官感到很惊讶啊!!” “呵呵!”林杨此时已经彻底面色冰冷,整个身体已经彻底进入战斗模式,只要眼前的男人有任何对他不利的举动他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在听了左定海的话后他面露寒意的一笑道:“是么?那你还和我合作?你就不怕我杀人灭口么?”在他想来,这左定海似乎对自己完全解除了戒备,可说的话一个比一个惊心动魄,不得不让林杨思维混乱。 而左定海却是以为林杨想的是他那个绝密身份,淡淡一笑:“你的资料属于最高级别,别说是慕长官,就连我也是从首长那里得知,所以目前换句话说,你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其实这次选择跟你合作算是我们自作主张没有向上面汇报就直接找你,但是南城的局势已经开始偏向未知方向发展,所以我和慕长官不得不找你帮这个忙!!” 可以这么说,自从左定海说出那个最高级别四个字之后林杨就没听到后面的话了,什么?最高级别?你这是坑娘吧?我一个杀手,顶多自卖自夸算个一流杀手而已,你丫的不带着几十万弟兄围殴我就谢天谢地了,可这年头什么时候轮到杀手都成为国家机密了?不过看男人说话的语气很认真,甚至把自己这一辈子的荣耀都拿上做赌注了,林杨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皱了皱眉头道:“我没听懂你们在说什么,不过既然你们有铁一般的证据知道三天前的神秘人是我,那我也不跟你们捉迷藏了,我承认那的确是我,我也相信,凭借我这个所谓的‘最高级别’的称号相信你们也不会暴露,只是我还是想问题一下,我这个级别是比你高还是低?” “当然是高了!不然你小子还会这样被我俩和和气气的说话?”慕雄飞嘴快一下子就接过话说道,随后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讪讪一笑,看了眼左定海回过头似乎很不服气却又很无奈的说道:“你放心好了,你的身份我们不会透露出去,再怎么说我俩也是干情报工作的,那你看我对没对怡婷说过?没有吧?那不就得了?” 不知为何,林杨开始对“身份资料”感兴趣,他一直很好奇,自己明明是杀手,可这俩人嘴里说出来完全不是个杀手的味道啊,仿佛就像国家超级特工一样,比他慕雄飞和左定海级别还高?妈蛋这华夏情报机关该不会把自己重名了吧?嗯,样貌也重叠了也说不定! “好吧,这个因素可以先撇开,你还是说说你们的事儿吧,不过说好,我救人完全靠运气,我也就是学了点杂七杂八防身功夫,让我去跟高手对决那是不可能的,噢对了我帮你们总该有报酬吧!”本来林杨还想说以前自己接任务都有报酬,不过想到这俩人很有可能进入了一个身份误区,林杨干脆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先看看能不能享受享受特殊待遇! 话说他还真猜对了,不过对象却是反了,慕雄飞和左定海的确认为林杨就是暗影卫的人,而他林杨一直在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杀手,这个误区,明显是他自个儿钻进去了啊! 听到林杨爽快的答应,慕雄飞眉毛明显一扬,立马从身后的办公桌上拿出一叠资料递给林杨说道:“我们一直在调查这次案件的幕后黑手,但始终不知道这帮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至于他们手里的武器可以肯定是从南城地下势力手里买到的!” “黑社会手里?”林杨一愣,听了慕雄飞的话一阵皱眉,这绝对有问题,他很清楚那帮人手里的武器,全部的的中式武器,冲锋枪手榴弹,就连tnt都敢买,直接炸掉一楼阻碍警方,而这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他可是很清楚蓝色蝴蝶那群人,他们手里的武器可不是华夏的,而是来自以色列的最新武器uzipro冲锋枪,新的uz‘pro冲锋枪于去年最新改版,折叠式枪托设计,贴服板匡前方延伸出一段护手,护的扳机护圈围住了握把及扳折叠到扳机护圈前方,折叠机械瞄具的同时增设皮卡汀笨的是全息瞄准镜,他可不信慕雄飞不知道! 看了看慕雄飞林杨也不想继续跟他绕放下资料撇撇嘴淡淡说道:“如果这些资料就是这几天你们苦苦找出来的,我只能佩服你们的办事效率,能够查出蓝色蝴蝶的杀手说明你们也不赖,我告诉你们吧,这帮人都是国际雇佣兵蓝色蝴蝶的人,不过你如果说他们就是为了来华抢点钱杀点人就错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我敢肯定,他们的最终目的绝对不是这个!” 林杨的确不知道,而且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暴龙和他的弟兄千里迢迢来华,如果就为了抢点钱,他完全可以租个船去非洲海岸那些密林深处,那里的别墅一栋一栋,何必费力不讨好走这么远跑华夏来?看向慕雄飞,发现眼前的两人神色有些不对,你看我我看你,林杨就知道这两人一定还有什么秘密没对自己说,当下也不先说话,而是冷冷的对两人一笑,脸上满是嘲笑与讽刺:“原来两位的目的根本不是查案啊,而是另有目的,如果是这样就恕在下恕不奉陪了!”说完转身欲走! “哎哎林杨你先别急啊!”慕雄飞一急,看了一眼左定海,虽然这种绝密资料一直都是属于左定海的管辖权,但此时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待林杨停下脚步转过身才狠下心道:“你说的没错,我们找你的确不是就简单的查那些人的底细,这对我们没什么帮助,我可以告诉你那帮人来华夏的最终目的,他们是想得到龙象玉佩!!” 龙象玉佩?林杨本不想听,但听到这个词语眉毛一皱,想了好久他终于想起自己在哪儿听过这个词,眼睛盯着前方,眼神却是变得越来越迷离,似乎在对自己说又似对别人的喃喃道:“龙象玉佩,就是这块能引起天下大乱的玉佩,让我损失了所有的兄弟,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