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拼酒(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46章 拼酒(跪求收藏)

“石叔,你说你也当过兵,当初在哪儿当兵的?”林杨喝完一小半杯问道,他喝的这种杯子很小,让林杨感到有些无奈,照这样下去自己就算喝个十瓶八瓶的都没问题啊。而就在石大顺准备说话之际一旁的石雪嫣突然趾高气扬的说道:“我爸的部队那可是华夏王牌部队,有部电视剧《利刃出鞘》看过吧,就算没看过狼牙部队你肯定听说过,我爸的部队可比狼牙部队强多了!”说到这石雪嫣突然好想想起了什么,直接下了饭桌冲进屋子,不多时又跑了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块东西,摆在桌上对林杨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这块玉传说可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宝贝,这就是我爸在他的部队里面的一次任务中无意间得到的!” “呵呵!”林杨听着石雪嫣自豪的神情不忍心打断她,狼牙部队?如果说谁更了解这支部队那就只有林杨了,对于这支部队,他只想说:妈蛋华夏有这支部队吗?我勒个去!兄弟研究了华夏兵种整整八年都没发现有任何一支华夏特种兵的精英部队,唯一的一支部队他只记得叫第九军团,这支集团军总人数还不到其余八大军区的十分之一,只有可怜的3000人,但里面,据林杨当年偶然一次进入九军区查过一次,那环境比起自己的组织差不多啊,本以为林杨心里一直觉得jfj对士兵的确如此外界所说待遇很好,也不会啥啥啥虐待,当林杨进去后,那待遇,杠杠的和自己一样啊,到处都是吼叫声,似乎来代替身体的剧痛,而不如此,三千军团竟然还有等级,一共九个等级,每个等级300人,至于剩下的300人,那就是刚出茅庐,练等级都混不上的渣渣们…… 不过对于她手里的那块玉佩,林杨神情先是一愣,只见玉佩晶莹剔透,内部则是红色的未知杂志萦绕,图案是一条似有似无的龙,表面似乎可有甲骨文一类的字体,林杨无奈的一笑,看着石大顺笑道:“石叔,你确定这玉拥有很高的价值?” 石大顺没说话,听着女儿越来越夸张就差没说自己是fbi一类的存在插嘴道:“雪嫣你别说了,你没看见小林都笑而不语了吗?还不知道收嘴!”说完扳着一张脸看着她,见女儿不再说话石大顺这才对林扬笑道:“你别听他瞎说,这块玉的确就是我当年在执行一个任务的时候意外获得,不过当时任务的级别不高,这块玉是从一伙犯罪组织手里得到的,后来我走的时候连长将这玉给了我,我看他那表情,这玉值钱的话也许值个几百块!小林你要的话我送你得了!” “石叔算了吧,我这人对玉不感兴趣,你要送我玉还不如给吃的更实在!”林杨哭笑不得,一块看起来不怎么样的玉,他拿来哪有什么用?石大顺见林杨这幅表情也觉得有些无语,看向无辜的石雪嫣道:“雪嫣我真不知道你觉得这玉有什么好的,你要是哪天能换个几百万……不,你要是能换个一万,你爹我就佩服你的眼光!还上古呢?你上次不还说秦朝的么?这次换成上古了?这次又在哪个招摇撞骗的古董店检测的啊?” “哼!”石雪嫣当然不会跳进老爹给挖的坑,一脸不满的神情道:“你们的眼光不行,我第一眼看见这玉就感到他的来历不浅,至于上古……我又不是这块玉的主人,我怎么知道是不是!”说完放佛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夸张,眼神看了看林杨说道:“你们这是这是羡慕嫉妒,不然爸你让他说说他在什么地方当的兵?肯定没你的部队好!” “……”林杨心里无语,但却是一脸的笑容,这妞儿看起来和自己在这个城市所见到的其他女子都不一样啊,虽说穆怡婷那傻妞看起来有些彪悍,可一到关键时候,虽说不至于掉链子,而且还是第一个冲进去,但出漏子的总是她,连最基本的心理承受都无法保证,你说你就算扛着火箭筒进去,人家直接在你面前杀了你弟兄你受得了吗? 就这样,林杨也不说话,自顾的和石大顺喝着酒,石雪嫣见林杨没说话以为他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部队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姿态,返回卧室将玉佩放好又出来,她也不逼着林杨说出他的部队,在她心中,华夏的部队都是好样的,不分好坏差别,都是一个使命,都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在保护人民财产安全,只是看到他这幅置之不理的态度石雪嫣这才不服气想刺激一下他,林杨一边喝着酒一边想着自己这几年在华夏所见到的一些特种兵,他们的实力都不低,在华夏军中都代表着一等一的话语权,只是每次见面都少不了交手,考虑到这片土地上隐藏着众多数都数不清的高手,林杨不敢过多停留,也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的行为!! 只是现在他已经彻底以一个平常人融入这里面,以后会不会再次遇到那些人谁知道呢,在他心里始终存在着一丝侥幸,只要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安心的过着自己的生活,任何事情都好商量,当然,更好的情况是别把哥们儿的老底儿翻出来! “小林,你一个人在南城工作吗?你的父母呢?”石大顺看了自己女儿一眼,又看了一眼吃菜的林杨面带笑容满含深意的问道。 当听到前面一句话时林杨倒没觉得什么,但当问到他的父母时林杨手上的动作明显一停,就连嘴里的菜也是一怔久久没吃进去,随后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对着石大顺淡淡笑道:“我刚来南城每一个月,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嗯……从我记事起就没见过我的父母,大概他们都去世了吧!”说完对众人微微一笑! 这的确不假,在他的脑子里,就从没有父母这俩字,小时候听院长妈妈说他们都是孤儿,从记事起他就已经在川省的温馨孤儿院长大,十七年,整整十七年,可以说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没有伤心,只有快乐,在孤儿院里他有很多朋友,有一个女孩儿,她叫郑韵,从一岁到十七岁,一直陪着他,他说过以后一定要娶她,却不料十七岁遭遇神秘组织的绑架,随后一夜之间到达一处山林,从此,他过了八年的血海生涯! 而还有一个女孩儿,陪着林杨和郑韵度过了小学和初中,她的名字叫:慕怡婷…… 石大顺听了林杨的话后心里有些惊讶,而石雪嫣母女二人亦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神情看着林杨,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石雪嫣母亲是一个感性的人,神色间满是同情之色道:“小林,那你是怎么过过来的?” “阿姨,刚刚我说了的,我十七岁之前在孤儿院长大,然后就去当了兵,后来就退伍了,前几个月才回来!”觉得这个没什么,林杨继续在他的真相与谎话间徘徊,石大顺听了更是有些惊讶,十七岁当兵,前几个月才回来,也就是说他当了八年的兵!! 这是什么概念?或许没有人比石大顺更了解兵役制度,当年自己也不过是在部队里服了两年的役,最后也升到中士一级,而按照林杨这身实力和八年当兵的事实,这绝对是能到达中尉,甚至上尉的地步啊,石大顺心里很清楚,就靠着那一日在门前脸不红心不喘的轻松打趴几十人的恐怖实力,在部队里面一定是精英中的精英!! 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