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古盘叶玉(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45章 古盘叶玉(跪求收藏)

今晚的南城,注定不平静,炎热的天气放佛在经过一天的烤炉以后此时到了夜晚似乎也没有降下来的意思,车水马龙的大都市继续着他时代的变迁和更替,南城人依旧每个夜晚都会走出家门,来到屋外,尽管外面有风,刮到脸上的却是闷热的气流,此时,距离南城中心大约二十公里外的一处别墅里面,也聚集着无数人在商讨着大事,从每个人脸上的神情来看,似乎都像摄入咖啡因过量的情景,抑制不住的兴奋和激动,那样子,十足的像是要进行恐怖袭击的前奏! 而这里不是什么城堡堡垒,而是周家的大本营,神龙山庄!! 十八年前,周家一夜之间在这座一线城市立足,前一个夜晚,垄断南城商场和酒吧的张家,毁于一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十八年前的周作华作为,几乎是默契相投,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后的第一反应都是:这绝对是周家干的,的确,这不容否认,周作华虽然没有当着所有人承认这件事情,但那言语间的不动笑容,却是承认了这一点,但,没有一个人敢动他!! 此时的局面和韩家一样,一张长长的红豆杉木制作而成的圆桌,周围全是清一色的黑色西装男子,比起韩家可怜的三五人,周家可算是热闹得很,不凭什么,就凭借着他在南城十八年的经营,再加上龙象玉佩的相助,今日的情景早就在预料之中!! 坐在最前面的一个老者双目闭眼养神,只见他眉宇间掩饰不住的沧桑,皱纹也丝毫不留情面在上面布满,两只眼睛凹陷的厉害,淡淡黑色在眼圈周围聚集,整个人虽然没有傲骨仙风的姿态,但却依然拥有一副如同上位者的气势,举手投足间,可以说他的任何一句话都代表着这间屋子的所有人!! 良久,只见老人睁开眼,深邃的眼芒,扫过之处如同一根根尖刺在众人心里不敢有任何逾越,一个个紧张着脸色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就连气息也不敢有丝毫大声,半响,老人终于开口说话,脸上不屑的神色和坚定似乎在表达此时他内心的狂妄:“南城似乎聚集了许多外来不明来历的人,远儿你知道吗?” 坐在他下面的周远此时已经没有在会所里见陈天雄的那副笑脸,而是一脸恭敬小心谨慎的回答道“爸,我打听过了,这些人今天在南城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据下面的人接的情报,警方已经把目光聚焦到了陈天雄身上,那些人似乎在陈天雄那里买了许多武器,上午的恐怖袭击案就是那帮人所制造出来的!” 老人没说话,相信都猜到了,眼前的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十八年的周作华,此时的他已经变得很老,相比起韩家二老却是如暮归之年,整个人虽然表面上看似乎很凛栗,但真相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十八年的闭门修炼,自己已经快熬不下去了,至今唯一的希望就是再一次唤出神龙,助自己修炼成功,达成至高至上,传说中永生不死之境界!!! 他要赌,一个人一生没有多少机会,而对周作华而将,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了,此时的自己说是回光返照都不为过,若是不能借助这一次神龙的彻底相助,他唯一的机会都要失去,紧接着自己面对的将是无尽的深渊和绝望,他还不想死,至少现在还不想死!! “我让你们找的东西还没有线索吗?”周作华脸色略微阴沉的盯着前面所有人,扫视一圈后见都低着头没人说话,重重的冷哼一声道:“古盘叶玉一定赶紧找到,我已经说过这块璞玉就在南城,而且距离我们不远,如果连这件事情都无法办到,养你们有何用?” 古盘叶玉,一块和龙翔玉佩相辅相成的玉,十八年前,他在得到飞天神龙的指示之后便得知一定要找到这块古盘叶玉,作为上古龙族的实力象征,两块玉都蕴含着巨大无穷的力量,他周作华要想成为人上人,到达传说中的境界,只能找到这块玉合二为一,彻底激发飞天神龙的神智以及实力,这样,所有事情才能继续进行下去,而玉的下落,通过飞天神龙所留下的那些修炼法决以及神智印记,他知道这块玉的下落就在南城张家,而这,本应该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得到的东西却依然没下落,当自己走进张家的那一刻一直到事情解决完,他竟然发现,这块玉依然下落不明!!! 而此时的林杨正在石大顺家里喝着酒,下午他是被一个陌生电话叫醒的,接通一听果然却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不过不用问林杨就知道对方是那个叫石雪嫣的女孩儿,说明地址后,林杨直接提着一小瓶药酒和一瓶泸州老窖就过去了,石大顺刚开始见他还提着东西本不高兴,但听说是酒之后那动作比谁都快,笑脸相迎接过酒,嘴里不停的唠叨今晚要不醉不归! 石大顺的妻子姓李,看到林杨递给自己的药酒心里一阵暖意,石雪嫣也不禁又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平淡无奇,眼睛却是清澈透明,谈笑间都体现出了一定的教养,李氏看起来已经无大碍,不一会儿便端上来了几个小菜,看着这一桌的菜肴林杨知道自己现在要是说什么客气的话反而会拉开自己和这三个淳朴善良的人之间的距离,也只是朝着众人笑笑,石雪嫣倒上酒以后也只顾自己一边吃着,石大顺心里一直想着那天们面前交手的场景不禁问道:“小林,你也当过兵吗?” “恩,部队里呆过两年,不过大多数都是自己小时候就形成了习惯,谁小时候没打过架是吧?那时候刚刚去新学校,然后就碰到那些高年级的,就欺负咱这些新来的,不学一身防身如何能成?”林杨互掐乱吹的说着,不过实际上他并没有说谎,只是将组织说成了学校,其他的全部都是事实,在自己17岁之前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那里有他美好的童年,尽管……现在已经成为他痛苦的回忆,但之后的经历可以说是天与地的差距,魔鬼地狱式训练,他每天接触的不是书本,不是玩电脑打游戏,而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沙包,一把把不同型号的枪,还有不同种类的冷兵器,只要是武器,他几乎都接触过,八年,八年中头一年他几乎是在痛的世界度过,每天都会有教官和队员打他,但直到现在他都不怪任何一个人,不是为了已经过去的记忆,而是那抹不掉的情义与悔意,沙漠的惨烈战斗,他们,所有人,全部都已经埋葬在那片灰色世界…… 石大顺见林杨说完后突然停了下来不禁看去,这一看,让石大顺停住了手上的酒杯,他可以肯定,自己这辈子只见过一个这样的眼神,那是他在部队里面的团长,一次部队过新年,团长给他们讲起一次外出任务遇袭,当说起他身边的战友一个个战死时,便是这样的神情,空洞悲伤,一双明亮的眼睛突然变得暗淡无光,那张脸似乎在无数个血与火的回忆里不停的接受考验,接受残酷,石大顺看得有些发呆,而林杨回过神来后才发觉自己有些入神了,刹那间便恢复神色一脸笑意的和石大顺碰杯,他不担心这个男人会不会看穿自己,只要他不说,没有人会知道,而且,就算他说了,他相信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