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张 神秘装备(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37张 神秘装备(跪求收藏)

警探下去了,只留下慕雄飞一个人在办公室,他要一个人静一静,但还没过多久,程建国推门而入,见到慕雄飞紧锁眉头的神情走上前叹道:“雄飞,别愁了,我们一定能找到那个人,我看过那套装备了,没有标记,也就是说,这套装备完全没有入过库,只要在局里下达通知一声,当初提供给那人的警察一定会有印象!” 慕雄飞听后一阵苦笑:“程叔,如果有这么简单就好了,现在的问题是,正如你所说,那套装备根本没有入过库,装备部的人压根儿没发过那套装备,可问题是那套装备确确实实从局里出去的,他总不能……”慕雄飞说的比较快,可就在他刚要说完时,他只感觉脑子里灵光一闪,那根线,猛地一下抓住,随即整个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蹭”的一下从位置上弹起来激动的喊道:“不对,这套装备始终属于装备部,也就是说……也就是说,一定有人当初将装备给过他!!” 慕雄飞说完越发兴奋,似乎想到了什么,连一直笑而不语的程建国都不管了匆匆忙打开门,而就在这时,之前汇报的警探也一脸兴奋的跑来,还没等警探说话,慕雄飞两只手“砰”的一声搭在他肩上,直接差点没把警探给打趴下! “长官,有线索了!我问过局里的人,他们上午都是从装备部取得装备,唯独行动组的一个弟兄说他之前在行动组的后勤拿过一套回收的装备,而我查过监控,确实有过这样一个人曾经在警务大厅拿过这套装备!”警探很是兴奋的说道。 “走,看监控!”慕雄飞心里很激动,两只脚都快飞起来的朝着监控室走去,半分钟不到,两人便跑到监控室,在调取了上午十点钟左右的录像出来后,两人瞪大眼睛看着画面上每个人,但是有些人此时已经天人永隔,慕雄飞心情有一瞬间的低落,但随即当他看到一个人后他脑子里的想法一抛而光! “他怎么在这里?”慕雄飞皱着眉头看着另外一个监控里面的人疑惑道,因为这个监控所监控的是楼道口,所以当那晚在三军医院门口见到的那个男人出现在里面时,慕雄飞感到有些不解,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以及身旁的警探都大吃一惊!!! 慕雄飞直接选择了两倍快进,当监控时间快进二十分钟后,看着警务大厅乱作一团,慕雄飞知道这是所有人行动的时候,此时他的眼睛蹬的大大的,甚至连角落也看得明明白白,生怕那套装备消失不见,果不其然,屏幕里的慕怡婷朝着身旁的弟兄在说着什么,不一会儿,只见那人手里拿着一套装备,慕雄飞连眼都没眨,直愣愣的看着那人手里的装备,递给……递给!!!林杨!!! “这……居然是他!”一旁的年轻警探放佛看到了怪物一样,满脸不置信的死死盯着屏幕上那个一脸无奈的穿上装备服的林杨,对于林杨警探见过一次,也就是那晚在三军医野战医院门口见过,但对于他有击毙数名国际一流杀手这事,警探震惊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忽转直下,随后换成一脸疑惑看向慕雄飞:“长官,你确定就是他吗?万一只是一个巧合,林杨穿上这套装备之后在路上脱掉了怎么办?那个神秘人也不是没有可能在林杨脱掉之后再穿上的可能啊!!” 慕雄飞没有说话,此时他依然没有从这个震惊的现实中反应过来,警探不知道那份绝密资料可不代表他慕雄飞不知道,那最后的一页“sss绝密”直到现在都还映在脑海里,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警探也不管就往外面跑去,不多时,慕雄飞直接跑出警局大楼,直奔政府大楼而去,那里,是左定海等人临时的调查基地!! “左队长吗?嗯对我是慕雄飞,我掌握了一些重要线索,但我必须要知道一些事情,否则对于那个神秘人的来历我没有任何把握!”慕雄飞开着警车急速朝着政府大楼而去,同时也接通左定海的电话,不一会儿只听他又说道:“嗯好,我现在已经过来了,这条线索将直接关系到神秘人的身份,恩就这样!”说完挂断电话,在得到左定海的肯定答复后,慕雄飞神情冷峻的盯着前方,没有任何表情,但仔细看会发现,那双黑白相间的眸子里,兴奋和期待越来越旺盛,到最后彻底变的明亮!! sss绝密!到底是虚造的还是真有这个级别?慕雄飞不知道,但是他却知道一点,在自己30多年的军涯历程中,脑海里所掌握的最高级别的只有ss绝密,而那个组织不是别人,正是左定海领军的龙鹰特组,而如今龙鹰特组就在南城,自己尽管不能证实林杨到底是何sss绝密,也不能通过最后那一关,但左定海一定知道,他一定知道这个sss绝密的存在,于是,在不打听绝密资料的前提下打一颗擦边球证实林杨的身份是否属实这一定能行得通!! 想到这慕雄飞不自觉舔了舔嘴角,动作如同嗜血的猛兽,似乎猎物就在前方,到嘴的鸭子已经烤熟,连飞的机会都不会存在!! “队长,慕雄飞跟你说什么了?”此时,南城市政府办公大楼,左定海在接完电话后眉毛紧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一幕被其中一个龙鹰特组女成员看见不禁问道。女成员叫冷月,26岁,已经在特组呆了三年。龙鹰特组这一次派出了精英阵容,作为特组现今服役中的第一高手,左定海的到来足以说明上面对此次事件的重视程度,而与此同时还派出8名特组队员,全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左定海瞄了一眼属下,想到自己这个组织的存在本就是一个绝密,而慕雄飞对自己说的话也不是什么秘密,想了想看了一眼其余成员说道:“慕雄飞说神秘人有线索了,但必须要向我证实一件事情,我在想这个神秘人的来历到底是什么……”说到这左定海又突然停下,似乎想到了什么却没说出来! 跟着自己队长三年,冷月当然知道几年前在云贵边境的森林里面老大遇到的那个强劲对手,那一战,左定海输了,输的并不彻底,因为那一战自己就在身边,那一次是军区将自己这帮人实战投入危险区域进行的演练,却不料遇到一个不高不瘦的年轻神秘男子,在那种地方遇到陌生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队长直接迎了上去,皆以为对方绝对败下阵来的自己众人却目睹了一场恐怖的战斗! 不到五分钟,方圆一百米之内除了几百年历史的树木寸草不生,两人更是对打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最后,队长输了,而那个神秘男子也成为自己和弟兄们心头的一根刺,但是当时队长却放他走了,因为从那个人嘴里说出的华夏语,知道他是华夏人,只是在那人走之前队长说了一句:“我希望有朝一日不要在战场上遇到你!” 他不是怕他,回来的时候他也告诉过众人想带他入特组的想法,但是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冷月看着左定海沉默的神情表情依然冷淡的说道:“队长,你是不是在想那个神秘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