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全部失踪 - 无限风流

第301章 全部失踪

凌宇兄弟俩此时也吃了一惊,要知道刚刚林杨所使出的身法他们在熟悉不过了,那不就是四大家族龙家传承下来的无影踪吗?龙家人自古以来都传内不传外,可凌震认识龙家所有人,这……难道说这小子使出的不是龙家的身法?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凌震兄弟俩也只能先看情势,但不管如何,不管眼前的这人是不是龙家人,不管他使出当真是无影踪还是其他瞬移的身法,凌震都绝对不能让他受半点伤害,当然,他也知道此时的孙有福已经被他重伤,眼下自己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了! “龙家?”林杨眉头一皱,这才想起之前龙家家主也是自己外公对自己说的话,他记得龙家身为四大家族,这套身法便是龙家家传绝学,现如今想必这老头儿认出了自己的这套身法! “你现在没资格问我,如果你不想死最好滚,我不想今晚就沾血!”林杨目光一冷,对孙有福毫不客气的冷声道,而孙有福此时重伤,也自知此时已经人为刀俎,当即毫不犹豫忍着剧痛站起来拉着秦商袁钻进车里:“少爷,我们走!” 秦商袁也毫不犹豫,地上躺着的五名保镖此时也忍着剧痛钻进车里,不一会儿,车子绝尘而去消失在黑夜中!! 见到秦商袁走了林杨看都没看靠在栏杆上的凌震两兄弟转身就准备走,凌震见状赶紧和凌宇起身喊道:“大哥你等等!” 停下脚步,这时凌震和凌宇已经跑来,两人全身都是伤痕累累,不过都是皮外伤,见恩人盯着自己凌震不好意思挠挠头:“虽然我知道说的都是废话,但还是很谢谢大哥你救了我们,我叫凌震,他是我弟凌宇!” “嗯,然后呢?”林杨不可置否等着他下句话! “呃……不知道大哥叫什么名字?好让我兄弟二人感谢啊,虽然知道大哥你不屑,但对我们来说,这是必须要做的!”凌震说完露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不过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道:“对了大哥,你是不是龙家的人啊?” 林杨一愣,仔细看了他两眼想了想道:“我是不是龙家的人和你有关系吗?” “哎当然有关系啦,我大伯的儿媳就是龙家的人,我还得叫她嫂子呢!我们两家是亲家!”凌震说完盯向林杨,似乎在等他说到底是不是龙家的人! 原来是这样!林杨在心里恍然,但却没有露出来而是问道:“他们为什么打你?” 一说到这凌震就忍不住一阵气,便将来龙去脉说给他,完后林杨这才明白过来,不得不说这凌震也是活该啊,坑了人家几百万就算是他林杨估计也忍不住啊! “大哥,你留个电话给我,回头我哥俩一定得感谢你!”凌震说完就掏出手机准备记号码,而林杨则是直接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电话就免了,有缘自然会见的!”说完也不管身后凌家两兄弟的呼喊越走越远! “哥,他啥意思啊?看不起我兄弟俩吗?”凌宇看着林杨牛逼的身影不满道。 “屁啊,他要是看不起你还跟你废话干什么?你看人家揍孙有福那就跟玩儿似的,我俩在他面前还不够看,看不起你?你有资格让他看起吗?”凌震当即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教训,说完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走吧,明儿个还得去乾州,妈蛋今晚这场子老子一定会找回来的!” 而林杨在离开后便直接返回了图书馆的公寓,回来已是一点,武晓蝉只听到一声响动,边穿着睡衣起来查看,果然是林杨。 “你还没睡啊?”林杨见武晓蝉走了出来一边拖鞋一边问道。 “睡了,是你我就放心了,早点睡吧,很晚了!晚安!”武晓蝉看样子神情有些疲惫,揉了揉眼睛说完又转回了卧室,经过刚刚的洗筋伐髓,此时林杨只感觉全身粘稠的紧,赶紧冲了个凉这才回到屋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星期一,一大早起来结果武晓蝉又先走一步,别问为什么,看桌上那留着的几个自制味道还不错的包子和留的那张纸条就知道了,吃完早饭来到公司,换上制服后任琦就屁颠屁颠的凑了过来! “林哥上前晚的事儿一定就是你做的了吧!”任琦走过来贼兮兮的说道,本来那天晚上自从林杨在侧门拉住他然后莫名其妙让他破了个洞后就意识到了,但现在想想,再联系那晚出的事情,任琦就算是白痴也明白过来了,林哥牛逼啊,连怪物都tm不是对手! “他们没发现吧?”林杨一愣,随后眉头微皱问答,其实他现在有些担忧,毕竟自己现在做的事儿对他而言似乎有些操蛋,而且他敢肯定,那天冷月来公司后他就意识到,这女人第六感强烈的很,要说她查不出来那绝对不可能,除非死无对证,而死无对证的唯一办法就是杀了任琦,这让已经承诺过不杀他的林杨而言直接否定,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这么做的,那么还能有什么办法? 直接将冷月叫出来和盘托出吗?林杨也想过,但还是同一个问题,这事儿要是再告诉第三者那还不如自己直接站出来对所有人说这事儿就是自己做的,这样简单省事儿,顶多自己不在华药里做保安就是,可这里面的药材对自己很重要,昨晚炼制培元丹的药材就是从公司里拿的,虽然不多但要想炼其他丹药就根本不可能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想去一号仓库里拿其余的药材,毕竟对于财大气粗的华药集团来讲,自己拿的这点药材根本不足为道,虽然不知道龙翠和华药集团是什么关系,但估计离高层不远了,他也懒得再去和他解释,毕竟若是和她碰面就免不了问东问西,自己到时候继续想在药房里悠闲的混日子就很难了! “没!”任琦听后直接摆摆手道:“我怎么可能让他们发现呢,不过……”说到这任琦瞄了眼林杨后似乎想说却又不敢说的样子,林杨见状淡淡道:“有屁就放,只要不是特别大的事情我会帮你的!”如今两人是同一条船的人,虽然他始终将主导权控制在自己手里,但为了避免那些令人无语的麻烦,适当给任琦一些甜头也不是不可以的! “嗯那我就说了!”任琦见状胆子放大便将那晚两人分开后遇到程建国的事情来龙去秒都说了出来,完后任琦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杨道:“林哥,我也没办法啊,你说要是我不给他们拿点实质性的东西让他们彻底相信这是我做的那肯定会怀疑我啊,而且那两张符可是我最后的两张了,而且我现在担心的是万一程局长还找我要,那该怎么办啊?” 听到是这个林杨松了口气道:“如果他找你要你就告诉他制这东西很费修为,可遇不可求,不过我估计他们不会为难你,他不会看出来的!” “恩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任琦听后拍了拍胸口舒了一口气,而林杨见他这幅神情才知道这二货是误会自己意思了,原本他的意思是程建国是看不出来自己那符文里的秘密,却不料任琦以为是对方不会知道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不过想想误会就误会吧,他也不想去过多解释。 照例走进药库房,一个上午接了几个单子后便无所事事,随即便又开始制符,对于已经是筑基中期的他而言,消耗一些根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灵气在这符文上可以说是小菜一碟,不一会儿,十多张符文便再次做好,中午遇到任琦,给后者给了五张清凉符,任琦自然又是一阵感恩戴德,林杨只是一笑而过,他自然知道这二货拿到这符文会干什么,除了唐秘书还会有谁? 不过这种事儿他不会去参和,就在他准备去吃午饭之际兜里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却是老爹秘书刘哥打来的,接通后果不其然对方便问他在哪里,林杨一阵疑惑问及什么事儿,那头的刘成只对他说让他尽快来市委一趟,说是有急事,听到这林杨挂断电话,对任琦交代了一声后便打了个出租车赶往市委! 二十分钟后林杨来到市委,果不其然,一下子就看到站在市委门口顶着烈日来回踱步的刘成,当看到林杨来后后者似乎很是兴奋连连拉着他往里走:“小杨,出事了!” 市委书记办公室!! “怎么会这样?”林杨眉头一皱,眼前站着的是老爹林国栋,而相比较刘成这位市委书记的神情也很是激动和焦急,而林杨听了林国栋的话也是一阵皱眉,因为,林国栋只给他说了一句话:昨晚全部到达乾州准备比武大会四大家族的人,尽数消失! “派人去找了没有?”林杨知道这是秘密行动,除了四大家族和高层的人不会有一个人知道此次比武大会,林国栋听后皱眉道:“我已经以市委的名义让乾州警方前去查找,不过对象却是一群驴友,关于四大家族的生死安危我不在乎,但包括你外公还有几个表哥表弟可都在里面,若是龙家的人出了事儿……”说到这林国栋一直来来回回的踱步,而刘成也是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干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