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制符 - 无限风流

第277章 制符

见董事长对自己这么客气任琦原本害怕的心境也慢慢平复下来,看向冷月的眼神也变得冷淡下来,林哥都说了,这事儿只有自己俩人知道,自己只要死赖着不承认不就得了? 想到这任琦看向冷月淡淡笑道:“冷警官吗?你有什么要问我的,我知道的就会说!你问吧!” “银面人是你吗?”冷月直接了当盯着他问道。 “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当然如果你要抓我我有权利保留我的申诉,至于当时发生的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所以对于你的问题我无能为力!”任琦这是另一个方式在向冷月说,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的,不过我不说你也那我没办法,如果你要抓我我就说这不是我做的不就得了?话说完龙翠就发现任琦的脸色有些不好当即就对冷月笑道:“小月啊,小任也是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看你们警方也不用怎么调查了,我敢确定这个人就是小任,你们警察要是想找他麻烦我可不干!” “龙姨你误会了!”冷月没想到龙姨对这个人居然这么信任,但任琦在场他也不好说只好对任琦道:“那好吧,既然你有自己的秘密我们也不打听,如果有什么情况希望你能帮我我们可以吗?” “嗯我一向是个守法的公民,警民合作我还是提倡的!”说完对龙翠微鞠躬道:“董事长那我就先出去了!”说完客气的对几人点点头走了出去。 任琦一出去当即两脚发软心情难以平复,却还是强制镇定溜进电梯,这里面可是都有监控的,万一露馅了可是大大的拙计,当他终于来到药库房,见到里面只有林杨一个人坐着的时候瞬间就感觉找到了主心骨哭诉道:“我滴个林哥啊,你可不知道我刚刚可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啊!” 林杨白了他一眼没有理会,继续捣鼓着自己的符文,任琦这才发现林杨手上的动作上前一脸疑惑看着他在纸上画着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图案狐疑道:“林哥,你在画什么?” “说了你也不懂,那警察跟你说什么了?” 任琦一听当即原原本本将事情经过说了个遍,完后不忘说道:“幸好哥抢先一步直接先下手堵住了她的嘴!”说说完却又露出一副苦逼的神情无奈道:“林哥,咱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警察要是盯上我了那肯定没好事啊,而且他们现在听董事长说是我杀了那几十个人,妈蛋我不会坐牢吧?” “坐牢?这倒不至于,就算是警察要抓你估计董事长也不会愿意,这点你放心,过段时间等这案子消停下去了你就没事了!”林杨继续画着符文头也不抬淡淡道。 “噢!”听到这任琦只能点头,尽管心里还是有一百个不放心却又没办法,不过在此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没想起,而一看到林杨就想起来了,对于这个问题,任琦始终觉得是个意外就没有多想! “林哥,你刚刚说这些黄纸跟我有关系,你该不会是准备给我作这劳什子玩意儿吧!”见林杨很认真的在那纸上画着什么任琦脸色古怪的盯着他问道。 “你要不要?不要是吧?行,今晚让他们把你灌成傻逼一样得了!”林杨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自己的活,反正这玩意儿又不是专门为他做的,这么热的天虽然有灵气护体,但有这东西多方便,随便做个清凉符来玩玩也不是不行,除了清凉符林杨还准备了火球符和护体符,大致也就这三样,其他的林杨还没准备毕竟在他看来其他符文没这三种有用,不过反正每天都在这药库房无聊透顶,再弄几个也不是难事儿! “别啊,我肯定相信你啊,不过你那么厉害能不能教教小弟啊?特别是上午你那动作,简直是酷比了啊,要是我也会那么一两招,那得该有多少美女倾心于我啊,啊哈哈!”说到最后任琦都被自己的想法给欢呼起来,林杨看了他半天最终从牙缝儿蹦出几个字:“你该吃药了!” “林哥求你教教我,说真的今儿个上午你是不知道那枪林弹雨啊,兄弟我差点就挂了啊,你看我都刮伤了,你看我身体这么强壮,我这个人很好学,而且天资聪颖,只要你肯教我我就肯定能学会!”任琦开始死皮赖脸想让林杨教他那些武林秘籍,听到这小子非要学,林杨干脆停下手里的动作望着他:“骚年,不是我不想教你,按照你对电视剧里那些狗血剧情,你不觉得按照那里面的剧本,你这个年龄骨骼已经成型根本无法再有多大的进步了吗?” “呃……那有没有什么可以一招制敌的招式?我也可以学!”任琦不死心继续磨! “一招制敌?”林杨一愣,随后起身站在距离他五米的地方再次确认道:“你确定要学一招制敌的招式?” “嗯,我一定要学,以后遇到危机情况也能保命不是?”任琦眼神坚毅的点头,林杨见他这么肯定撇撇嘴道:“那你现在把我当成你的杀父仇人,随便你用什么招式来攻击我!我不想说第二遍,如果你想学,就攻击我!” “攻击你?”任琦一愣,随后才明白过来,也不废话却也提醒道:“那我攻击你了啊,小心点!”任琦刚说完大吼一声随即双腿在地上猛地一蹬,整个人立刻像炮弹朝着林杨冲去,随即右手划圈,直朝林杨面门一拳袭去!! 反正林哥都说了让我攻击他,就算把他揍了一拳也不会有什么大碍,看着自己这一拳即将到达林杨面门而后者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任琦在心里纠结了一阵后做出了决定,这一拳,他必须要打下去!! 拳风袭来,林杨没有躲闪,而是身体稍稍往后一靠,两只手立刻将任琦那只手瞬间控制,接着迅速转身脚下一扫,只听得药库房传来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接下来的一幕就惨不忍睹,总之任琦是被林杨直接干翻,而紧接着任琦不认输,起身继续袭击,林杨尽量将自己的每一招每一式放慢,在后面五分钟时间药库房都是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五分钟后,任琦再也承受不住林杨那非人般的折磨,终于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不断地哀嚎:“林哥你也太狠了吧,兄弟又不是石头做的至于这么狠吗?”说归说,但他还是勉强站了起来,林杨下手并不重,只是每次被打倒又站起来,次数多了终究是种折磨…… “之前已经提醒过你,是你自己答应关我毛线事!”林杨眉毛一挑说完转身继续画,任琦痛不堪言,撑着腰往外走,林杨见他走了正好,此时所有的符文都画好,就差灵气布阵,四周无人之下林杨拿起符文走进厕所,随即开始将灵气源源不断灌输至符文之中,要想让符文起作用就必须灵气制符。 不一会儿总共十五张符文成功制作完毕,火球符护体符和清凉符各五张,尽管消耗了一小部分灵气,不过林杨知道,这些灵气在符文之中的作用将显得更大,随便将一张清凉符洒在身上,顿时感到一阵清爽,四周闷热的气流瞬间一扫而空,看到这林杨不禁一笑:“这符文的确是个好东西,只要朝人身上一扔效果就显示出来,嗯有时间看来得多弄几张!” 任琦一脸苦相从药库房走出来,本想去保安科找点跌打药擦擦,却不料在半途遇到了刚好下楼的冷月,一看到冷月任琦整个脸立马就尴尬了,然后瞬间恢复一脸的冷淡,幸好对方没看到自己的窘迫,否则肯定要穿帮,看着冷月看向自己任琦朝对方淡淡一笑:“冷警官要回去了吗?” 冷月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意味深长一笑:“我知道银面人不是你,其实你自己也知道,至于你知不知道银面人到底是谁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我很好奇为什么你非要说不知道呢?”说完冷月朝任琦走来,在距离他五米的地方停下就这样盯着他! 之前董事长见自己任琦就已经听说了银面人,他已经知道林扬从那么多人手里救走董事长而且还杀了他们,尽管对林杨的杀戮感到震惊不过他也知道要不是林杨估计自己早就被射成筛子见阎王去了,此时听冷月这么说任琦自然不是白痴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装糊涂也微微一笑道:“冷警官对这个银面人这么感兴趣,说真的其实我也很感兴趣,你说银面人不是我,而且还问我为何也不知道,关于这点我可以告诉你答案,那就是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救了董事长,毕竟只有我一个人,如果半途出现其他人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我是个诚实的人,哪些事做了哪些事没做我还是很清楚的,是我的我绝不拒绝,不是我的我也不求,你可以去告诉董事长这个人不是我,顶多我还是当我的小保安,至于其他的就不用冷警官费心了!” 任琦几乎是咬紧牙关在和冷月说话,妈蛋这女人还真烦人,要不是自己主动求虐,任琦真想现在就把林杨那个妖孽给供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