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逃走 - 无限风流

第257章 逃走

“龙盛山他的实力很高,且战且退!”张富裕在一旁看着龙盛山一直和那道人你来我往不分胜负便脱口对他说道,他很清楚四大家族的实力,虽然并不是很清楚各个家族有何等高手,但龙盛山的实力张富裕却是清楚,不得不说,放眼整个华夏,凭借他的那一身无人能及的身法,没有人可以近他的身,张富裕自认为自己的阴阳玄极之太极炉火纯青,但一个敌人,若是不能近身,有再牛逼的实力又如何? 龙盛山听到了张富裕的话,眉头直皱之际心里也是很着急,实际上他在每次使用这一招身法的时候都会留下一个后遗症,便是脱力,浑身没有力气,就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必须得补充能量,唯一的办法就是睡觉,而今天这一场恶战,到现在他都没有将那道人击杀,张富裕说的不错,自己若是在这样下去恐怕连云顶山都出不去了! 巫蛊道人的近战格斗似乎是他的弱点,龙盛山一直想方设法靠他的身对其攻击,但每次巫蛊道人轻松快速的向后躲闪,只是让巫蛊道人没有想到的是,龙盛山这招近身只是虚招,真正的杀招是他的那双腿!! 见道人往后退,似乎正和龙盛山的意,嘴角不易露出一丝笑意整个人猛然向前一倾,双手着地,双腿腾空而起,就朝着那巫蛊道人飞踹而去!!龙盛山用腿向前踢,但是巫蛊道人却是来了一个腾空后跃平沙落雁式,不管姿势有多狼狈却依然躲过龙盛山那一强力一击,于是,龙盛山的双腿便被道人结结实实的给反踢回去,后者立马感觉一顿气血上涌,尽管龙盛山在落地之际往后退的时候抵消了一部分,但还是让他有些吃不消!! 大意了!这该死的道人反应速度竟然比自己都高!龙盛山感受着来自双脚的轻微麻木阴沉着脸盯着前面也是一脸阴沉的道人。 “武者练武,内劲儿讲求是一口气,深吸一口气全力打出,才可以释放内劲儿,龙盛山踢他下体!否则死的是你!”一旁再次传来张土豪的声音。 下体?龙盛山脸一黑,那是极其卑鄙的手法,可是他也知道张土豪这是为自己着想,眉宇始终暗皱,权衡之下龙盛山再次动了,不过比起之前的虚张声势,这一次龙盛山直接使出了自己全身吃奶得劲儿,众人只感觉眼前一晃,随即是一阵风声吹过,龙盛山表现出了极其强势的速度优势,巫蛊道人原本还停在原地恢复元气,对他来讲,后者根本对其形成不了威胁,因为他很清楚龙盛山绝对不可能有取之不尽的元气来供其消耗,但他却是瞎猫碰见死耗子,龙盛山根本没有一点元气,他的招数,乃是天生而成,大自然的异能聚集在他龙家血脉之中所使出来的招式!! “老妖怪,去死吧!”一个看不到人影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话音未落,巫蛊道人便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双手护体,他的元气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但他相信,若是比谁的元气先枯竭,那一定是龙盛山,自己好歹也算是凭天地元气而吸收的修道者,他龙盛山就算也是修道者,但如此高强度的瞬移,元气的消耗不用说也知道要比自己快! 龙盛山一招之狠辣不比前几次的攻击,双手化拳为掌,直朝巫蛊道人的胸袭去,但后者哪儿会上他的当?又想来虚招以便突袭本大仙的下体?对于刚刚张土豪说的话巫蛊道人可是听得清清楚楚,但尽管如此他也不怕,元气护体,将整个人都包裹起来,特别是下面更是层层的元气,众人甚至都能用肉眼看到巫蛊道人此时表面仿佛被一股光晕所笼罩在其中,说时迟那时快,龙盛山见巫蛊道人再次想躲开自己的一击冷冷一笑:“已经迟了!” 不好!巫蛊道人见到龙盛山那诡异的一笑当即心头一跳,但还没等他搞清楚状况来得及躲开之际,巫蛊道人只觉得腹部传来一阵轻微的痛楚,俯视一看,却看到了让他惊呆的一幕:那龙盛山在他的视角里正不断变小,原来是这一拳竟然直接将他的护体打的支离破碎,不仅如此,他直接被一拳打飞!! “砰!”一声巨响,巫蛊道人直接被龙盛山一拳打至一棵树上,那有如一个人那么粗的树干承受不了这一力道,瞬间断裂,巫蛊道人直接躺在地上,猛然抬起头,“噗!”一口老血从嘴里吐出,重伤!! “好!很好!贫道就不信你们今天能将我留在这里!!”巫蛊道人声色俱厉,好不容易勉强的站起来靠在一棵树上后瞬间紧闭双眼,端坐在草丛之中,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只见他佛尘一甩,那白色的佛尘之中再次出现一团雾,但这次却不是黑雾,而是红色! 对,艳丽无比堪比鲜血都要浓的红色大雾,那雾气仿佛涨了眼睛一样将巫蛊道人和那庞然大怪笼罩在其中,就在众人不知道那红色大雾有何威力之际,龙盛山大叫一声不好:“给我留下!!”说完闪瞬加持朝着那道人袭去! “砰!”龙盛山电光火石间便赶到了那巫蛊道人的草地,但留给他的却是空无一物以及空气中的一道由近至远的声音:“三大家族,今日之耻,有朝一日贫道必定会找你们报仇!” “md,竟然给他跑了!”云德才跑上来望着空无一物的天空百思不得其解:“那老妖怪难道是修炼者吗?竟然在眼皮底下凭空消失?” 龙盛山没说话,张富裕这时候走上来看着距离巫蛊道人不远处的一块似乎被烧焦面积不大的空气冷冷道:“他不是武者,而是隐匿于深山之中的修道之人!”想到修道之人,张富裕并不是不清楚,25年前出现的那两个从那个令人敬畏和神秘的地方出来的人,他就有过接触,比起那二人的实力,张富裕只有摇头的份,对上那两人他自知没有半分赢得几率,他知道,那是暗影卫的人,暗影卫,一个让人忌惮却又充满幻想的地方! “德才你带队回去,我要去国防部一趟!”巫蛊道人已走,龙盛山不易察觉的瞄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的秦威鸿一眼后迅速转过来对云德才说道。 “嗯好!我也正好要去部队详细汇报这次行动!张土豪你也跟我一起去!”说到这云德才斜了一眼张富裕,后者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直接朝山下走,云德才见状瞪大了眼睛看向龙盛山:“这老狐狸,还真把自己当根葱!” 龙盛山淡淡的看了一眼张富裕的背影想了想随后走到秦威鸿面前道:“秦老头儿,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我派人送你回去?”秦家老大已经死在这里,就算秦威鸿在这件事情里面参与了某些角色但龙盛山还是挺可怜他的。 “你派个兵开车送我回去吧!”秦威鸿显然很悲伤,来的时候是两个人,回去却是一个人,白发人送黑发人,也许世间没有比这更悲凉的事情了,龙盛山点点头望着他的背影不言,派了一个兵交代两句后也跟着往山下走! 此时,云顶山景区门口早已聚集了大批的围观者,记者媒体以及围观的群众黑压压一片,此时也已经接近傍晚,出来乘凉散步的人也很多,要不是有大批的带枪警察把守着景区大门估计早就被冲破大门进去了,当所有人差距里面已经有好久没有传出那大地震动的声音后,龙盛山等人和一队士兵终于望眼欲穿出现在众人眼前。 面对如此多的媒体记者,龙盛山丝毫不担心今天的秘密会被爆出去,三大家族的人放心,自己的兵也很放心,至于秦威鸿龙盛山倒是头疼,毕竟秦威国死在里面了,到时候只要有心人知道秦威国也进了云顶山但没有出来就一定会发现蹊跷,但对于云顶山里面的巫蛊道人和那怪物的秘密龙盛山倒是不担心,他相信秦老头儿不会爆出去! “出来了出来了!”一直站在门口观望的一群记者不知道是谁先叫了一声,随后所有人都如潮水般朝着景区门口挤去,但尽管如此面对门口那些面无表情神情冰冷的士兵,所有人最终也只能望着面前那条警戒线望而止步,这要是真的突破了警戒线,被单位开除事小,撞上枪口,万一一个不慎吃了花生米可就亏大发了,所有人都不是瞎子,警戒线里面的一个标牌明明白白立在那里:擅自闯入者一律以窃密罪判处! 窃密啊,这就像敌国间谍,想到这所有人尽管看到云顶山的人下来了却也只能站在那里干望着,不一会儿,龙盛山等人终于来到景区,但面对媒体的蜂拥而至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而是在大批特警和军队的护送下,安全上车,最终离开人们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