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醒来 - 无限风流

第233章 醒来

“嗯……是林少!”两名便衣先是迟疑一阵然后毫不犹豫执行了命令,随即头也不回进入电梯,两人走后林杨便在病房四周布置了一个灵气波动结界,这个结界是专门对那些有企图的人设置的,完成这一切后走进病房,之前看到的苍白的脸色此时已经慢慢变得红润,平稳的呼吸似乎都在表明女孩儿会好起来。 缓缓走过去,然后坐下,望着已经八年没见的女孩儿的脸,似乎有些陌生,但心里那丝从未消失过的情线,始终留在心间。 “嗯……”女孩儿突然嘤咛一声翻了个身,然后睁开了眼睛…… 当看到林杨的那一瞬间郑韵并没有想象中的吃惊然后大叫一声,而是就这样看着林杨,眼神流年似水,仿佛穿过了无数个日月星辰,四目相对,映在眼中的是那份永远都在的感情。 “林杨!”郑韵轻吟道,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她终于如愿以偿再次见到他,八年,如果说要问郑韵八年有多长,她或许不知道,但如果问她,八年有多少天,她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从林杨失踪那天起,一直到自己昏迷的那一刻,一共是2787天,每天她都无时无刻在那已经换了好几个日历上划过一天又一天,将近三千个日夜,她每天都在想,自己还会不会再见到他…… “嗯,我在!”这三个字,穿过了时光的缝隙,传入女孩儿心间,是那么的平淡,仿佛两人昨日才见面一样。 “我很想你!”郑韵轻吟一声,面对眼前那张自己已经不认识陌生的脸,但那年少时的影子却始终没有褪去,那轮廓,那神情,依稀能够看到,女孩儿似乎很害羞,脸色泛红,不敢直视。 “嗯我也很想你!”林杨微微一笑手伸向女孩儿额头摸了摸她的秀发道:“傻瓜,你来南城做什么?不知道很危险吗?” 林杨知道小韵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实则她只知道自己在南城便带着徐梦前来,却不知,徐梦那就是个不稳定因素,无数人全世界都在找她,现在郑韵来南城,林杨虽然不担心自己却担心她。 “万奶奶已经给我说了,你为什么当时没有来见我?”郑韵似乎有些生气,嘟着嘴却没有阻止林杨的动作不满道。 “呵呵……”林杨只能无奈的笑笑,他能说什么?难不成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黄宇川的原因?倒不是说他的心智如此幼稚以至于还和一群年轻男女争风吃醋,只不过那种巨大的差距,却也不得不让他林杨有些难受,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当接受了八年的生死心中唯有剩下活着回去见她的信念之后却突然面对那一幕,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了,他林杨亦一样,只不过也许是从上一见面开始,他就已经释然,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人一魔,修真路之坎坷漫长,其中伴随的还有数不尽的危险,甚至比死亡还要危险…… “你笑什么?反正就是你的错,害我被我们护士长骂,你得赔偿我!!”见林杨词穷郑韵立马就不依不饶开始数落他林杨这八年来对不起她的事情,从八年前失踪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林杨不厌其烦的看着她一件一件的把自己几乎尽数狠狠地批了一顿,自始自终林杨都没有说话,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确是错的,而是深知一个道理,和女人辩解那绝对是找死的节奏!! “嗯好吧,我接受郑韵公主的惩罚,我深深的向她道歉,道歉这八年来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没有给她写信!”写信?也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么,难道是写今天自己又杀了一个该死的人?或者今天差点就被几个人给围歼了?更重要的是,特么的自己写了怎么交给他手里?让华夏邮政上门取货吗? “哼这还差不多,让我想想你应该赔我多少青春费,我算算,按照每天一块钱算,你该赔我2787元,凑个整3000,你没意见吧?”郑韵见他很识趣当即开始掰起手算账,林杨哭笑不得道:“喂,你的青春费只值一块钱一天啊?我估计黄宇川要是听到这句话恨不得饮恨挥刀自尽!” “黄宇川?你怎么知道他?你俩也不过是只见了一面啊!”一听到黄宇川郑韵立马蹙眉想了想道:“你…你不会认为我和他有关系吧?”说完一脸笑意的看着林杨,后者被她盯得有些发毛淡定道:“当然不是,你不也说了吗我只见了他一面,谁知道那小子是什么人?”心里却是一阵嘀咕:算上见你之前就已经见了一面算,我已经见了他不止三次,貌似上次他老爹黄大飞请自己去他龙江会所就见过一面,不仅如此,还有个莫名其妙整天盯着天空不知道干什么的老头儿,貌似姓云,也不知道和京城云家有没有关系,看起来神神叨叨的,没丝毫可信度! “哼,一看就知道你说的是假的!”郑韵眼神很尖,似乎一下子就看出林杨说的不是实话,不过随即她似乎又想到一件事神色当即一变很着急的拉着他的手道:“小梦!小梦被他们抓了,她现在一定很危险,林杨现在怎么办啊?她现在肯定很孤单也很危险,说不定……”一想到这女孩儿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一个结果,却不敢再想下去。 “别担心,我担保,她不会有事的,她现在很安全,有许多人保护她!”林杨见状柔和的看着她说道,他还是没有说实话,其实关于徐家和自己的事情他还是决定少一个人知道最好,特别是小韵,他不能让她处于更危险之境地,如今只能瞒着! “嗯那就好那就好!”郑韵呼了一口气不疑有它,她相信林杨不会骗她,而后者见状心有愧疚,但这些事情太残酷,太现实,亦或者说是这个社会最阴暗一面的最全诠释,她能不接触,就最好! “那你怎么这么晚还在这里啊?你什么时候来的?”到最后郑韵才发现,此时已经是深夜,挂在墙上的电子钟显示此时已经是十二点,可自己记得睡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那就是说林杨也是刚刚来的,郑韵很是疑惑。 “临时有点事情,记得照顾你的那个护士吗?我和她认识,刚刚她遇到了些事,才解决完,就顺便上来看看你!”对于这个他没有隐瞒,已经骗了一次,对于其他事情他没必要隐瞒,也不能再欺骗她。 “护士?”郑韵一愣想了想看向他道:“你是说那个叫石雪嫣的护士吗?你和她认识?”说到这就连他林杨都没发现,女孩儿的语气有些暗含一些说不出来的意味,林杨当然是点点头,之后才发现女孩儿没有说话,抬起头见她盯着自己,这个时候他要还不知道那就是彻底的白痴了,当即一笑:“喂你想些什么啊?小丫头片子想的还挺多啊!”说完在她脑门儿轻轻点了点,后者被他这么一捅破当即一红冷哼道:“才不是呢,谁说我在吃醋?” “我又没说你在吃醋!” “……” 当指针指向一点的时候林杨终于回到了图书馆的公寓,开门,眼前赫然出现一双女士鞋,不用想也知道武晓蝉回来了,果不其然,关上门之后武晓蝉穿着睡衣便从卧室走了出来,见她没有丝毫的睡意看着自己林杨打了个招呼:“才回来吗?” “嗯,你怎么这么晚?” “有点事情!”换上拖鞋走进来后林杨见她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仿佛有心事的样子却又不好问,站了半天只好说道:“你没事吧?” “早点睡,晚安!”武晓蝉没有说,而是道了一声晚安后转身又走进卧室,望着紧闭着的门,林杨蹙着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最后却也只能转身回自己的卧室。 她既然不想说自己总不能逼着她说出来吧? 次日一大早,林杨便被一个电话打醒,拿起一看,居然是程建国打来的,想到昨晚自己让他的两个便衣离开心想是不是为了这事儿便接通,殊不知那头传来程建国略着急的声音:“小杨,你现在过来一趟!” “好,我马上过来!”林杨没有在电话里问,虽然说也有担心被某些人监听的一面,不过他知道见面谈更恰当,走出卧室,桌上依然防着一个鸡蛋和一块面包,不用想也知道是武晓蝉留下来的,抄起早餐便下楼,二十分钟后,林杨出现在公安局,凑巧的是,冷月这女人居然也在,不过想想也就释然,冷月是左定海放在南城的一个眼,谁知道左定海那老狐狸卖的是什么药? “昨天我们接到报警,沙区的一个村落发现八具尸体,我们查过了,全部都是方家的人,是不是你……”走进局长办公室一见到林杨程建国就上前看着他说道。 对这事林杨没必要隐瞒点点头道:“我杀的,方家要置我于死地,我不认为下一个就是他方家背后的人来杀我了!”林杨并没有否认,并不是代表他认为程建国会抓他,想这些没用的还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办,而程建国也点点头道:“我也猜到了,方家本是黑道起家,另外上次你给我说秦家的事儿,我们查过了,林老爷子的意外和他们离不开关系,但是我总有一种预感,他们的目的并不是这!” “你是说还会有其他势力参与进来?谁?方家?还是其他?”林杨眉头一蹙,不知道程建国指的是谁。

上一篇   第232章 夜行拯救

下一篇   第234章 大洋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