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树影下的倩影 - 无限风流

第218章 树影下的倩影

这也不能怪他,今天他实在太累了,或者说这几天都很累,几乎在每次解决完事情后他都觉得身心疲劳,武晓蝉收拾完后看了看对面卧室,那一幕让她立刻转身,脸色绯红,这死人,睡觉也不关上门,上半身还裸露出来,真是要死啊! 第二天一大早林杨便醒了过来,今天是星期三,武晓蝉早就上门去了,因为在桌上留着一张纸条以及几个包子喝一碗稀饭,纸条上意思大致是让他吃完后出门记得锁门之类的提醒,看到这林杨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尽管对他而言早就不知道家是什么感觉,亦或者他从未有过家的感觉,可是每天早上起床能有人为自己准备早饭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吃完后林杨决定去公司里看看,自己已经有超过半个月没去了,半个月的假期早就超了几天,也不知道宁溪还记得不记得有自己这么一号人! 从图书馆到公司不过二十分钟车程,来到公司,前台依然是那个熟悉的面孔,林杨不记得她叫什么却知道她,那接待女子见有人本想客气的询问,抬起头却发现是林杨,女子先是一愣然后盯着他恍然大悟:“林杨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公司里还好吧!”林杨微微一笑算作打招呼。 “嗯还算正常吧!”女子想了半天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什么叫还算正常?”林杨一阵苦笑不得,不过想来还是有些事情,也不废话走进办公大厅,果不其然,尽管有几个生疏的脸,但张凯和刘成这俩熟悉的面孔他却还是知道的,一走进里面张凯抬头就看见了他,然后脸上一阵惊喜跑过来道:“林哥你回来了?” “废话,我不回来还能去哪儿?”林杨一阵无语,这小子的神情不像是很欢迎自己的啊! “呃……我这是挺惊讶的嘛,前几天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也联系不到你,对了,田大龙说他们上周去仙山玩了,你去没去?”张凯忽然想起一件事问道,而这时刘成也走了过来,和林杨点头微笑算作打招呼,林杨闻言道:“没有,我有别的事就没有去,他们去了?”其实他知道田大龙肯定去了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去没去断崖,因为直到现在他除了程棠和武晓蝉见到之外就没有见过其他人。 “当然去了,而且他还说当时班上有几个**带着棠女神去了断崖,mbd,仙山断崖是什么地方,听说还死过人,不过万幸的是他们安然无恙走出来了,只是在里面忍饥挨饿一整天,真是一群极品!”张凯不屑的冷哼道,其实这些都是田大龙给他说的,再加上十一个学生走失在仙山断崖这事情早就被媒体大肆报道,他就算不想知道也不可能,林杨听了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都没事还说那么多有什么用?我先去找老板报道!” “林哥!”就在林杨准备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时张凯突然在后面叫住他,然后似乎言不由衷,最后终于狠下心道:“董事长已经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那公司怎么办?”林杨一愣,宁溪走了?这怎么可能?这么一家公司虽然规模不大,可她要是走了那这生意交给谁打理? “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我只知道她是前天上午在公司里和一个男人呆了一会儿之后就走了,噢当时那个男人穿着军装,我估计可能是她未婚夫之类的吧!”张凯回想起那天的场景说道。 听到这林杨默然不语,听张凯说完这句话他仿佛觉得自己心里一空,周围的一切似乎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留恋,沉默片刻抬起头道:“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张凯摇摇头,不过随即却又抬头说道:“不过董事长走的时候将一个信封交给我,说如果你回来的话就交给你,我猜可能董事长也是因为打不通你的电话才给你写信!”说到这他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交到他的手中! 接过信封,打开,一缕芬芳的清香味铺面而来,黑色中性笔写的字体娟秀漂亮,看到这林杨仿佛看见宁溪在写这篇信的样子,俯视看去,良久林杨心里一阵复杂情绪蔓延至全身。 林杨,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再南城,有人说人这一辈子无非富贵与贫穷,却过着天差地别的生活,如果可以我宁愿和你一样做一个连白领都算不上的上班族,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开心,来这座城市前我只带着最后的惬意,若是能安安心心度过这最后两年便足以,但命运仿佛夏花冬落的薰衣草,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迎来不同的结局,你是我唯一爱过的男人,或许这是上天给我最后的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将这些话写在上面,而不是站在你面前,我回去了,忘了我吧,如果有一天在某条无人的街头我俩相遇,我只希望我不会流泪,溪。 内容不多,不过林杨心里却是复杂万千,如果说在此之前他不知道宁溪心里的想法那是不可能,两人之间的片段如幻灯片一样在脑海浮现,良久,叹了口气,将信装回去意念一动,已经安静的躺在戒指中…… “凯子我先走了,如果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也许我不会再回来了!”人总会有离别的时候,林杨没有半分不舍,因为这是注定的结果,而张凯似乎早就想到他会这么说淡淡笑道:“林哥,只要你还在南城以后有时间就一块儿出来喝酒!” “嗯没问题,我先走了!”说完又和刘成言语两句,无非是离别的千言万语,从公司离开来到楼下,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一个人走在繁忙的街上,漫无方向的走着。 “林杨!”嘈杂涌动的街头,一声清晰悦耳的喊声从后面传来,回头,一个靓丽的身影站在阳光下,洁白的裙角在树影下摆动,那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笑靥如仙女一般的女子站在那里,不禁让人心神一动,韩雨馨,这个自己在南城认识的第一个异性,两人似乎已经好久没联系,更别谈见面了,却在这里相遇。 “是你啊,巧啊!”尽管和自己第一个上床的不是她,但在这座城市,她却是自己第一个认识耳个女子,而且还是在床上,两人之间的误会和闹出的笑话此时都以一浮现,他突然想起宁溪,那个只留下一封信便离开的女子,此时此刻再见韩雨馨,心中却是一阵淡然,他不知道自己身边会有多少人不断离开,最后只剩下自己…… 林杨不知道,韩雨馨在刚刚看到他的那一刻根本不敢相信就是他,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就如同一道印记留在心间,任凭她怎样去遗忘,最后留下的却始终有一道印痕,就如同一张白纸和一张铅笔写过又涂过的纸一样,望着那张没有怎么变却明显更加成熟的脸庞和深邃的眼神,女子神色复杂的望着他,久久才说道:“你现在有空吗?” 林杨知道,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某个时候,他都不会忘记这个女子给自己十万的酬劳费,在这个现实的社会,十万足以做很多事情,他并不是缺钱的人,但是对眼前这个女孩儿却有种珍惜的感觉,似乎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和她之间发生的事情有多少,不管危险还是滑稽,微微一笑点点头,两人朝着旁边商场的茶座走去! “前段时间你去哪儿了?好像好久没见你了!”落座叫了两杯龙井,女子面容一脸温柔的笑道,可每次望向那张让她无法忘却的脸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从心里冒出来的无言的紧张感,而林杨心里却是异常平静微微笑道:“没去哪儿啊,就是每天浑浑噩噩吃饭睡觉,怎么样,还好吧?”简短一句话,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其实对于交际林杨并不擅长,只是他想说什么就会说出来,韩雨馨点头道:“嗯,你还在那里上班吗?”他知道林杨在哪儿上班,毕竟往日曾经他还让慕怡婷带人在公司里抓过他,一个可笑却又觉得无奈的借口:骚扰! “嗯,还在上班!”想了想他还是撒了谎,他知道这丫头若是知道自己辞职了一定会请自己去锦绣集团,高薪待遇高福利,这种想法并非自作多情,其实关于这点他相当清楚,这点相信她的大伯韩松梁更加清楚,自己当初在死了无数脑细胞熬出来一篇商业策划交给他,从利润的分配比就能看出他的智商和能力,只是他不想被人约束,否则别说上班了,他就直接去找林国栋了,还用得着这么麻烦? 两人随即陷入一阵沉默,韩雨馨抬头悄悄望了一眼林杨,后者坐在那里喝茶,看着他喝茶的模样不禁让她“噗嗤”一笑恼怒道:“你这人,哪儿有你这样喝茶的?你这就是浪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