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197章 形同陌路 - 无限风流

地197章 形同陌路

不一会儿洪成端着茶壶走了进来,程建国毕竟是他上司,林杨也想到了这点,所以在和某些人的关系当然不能平心而论,林杨知道自己作为两人之间的纽带就是最重要的桥链对洪成说道:“大千金鼎的事情办好了没?”“都办好了,手续全部都在,我找了一个女人代管,如果你有空的话就去见见,我看那个女人是个有故事的人,所以就没怎么和她接触,让她来全是因为我之前让老二找的!”说完耸耸肩一脸我不知情的神色,后者见状想了想便答应了! 就在这时外面又进来了三个人,还全是女人,武晓蝉和程棠,当然最后一个就是冷月了,三个人的神情那可谓是三个极端,冷月依然是那脸冰冷没有任何话语的表情,程棠则是好多了,走进来看见老爸和林杨后很是高兴小跑进来直接扑到了程建国怀里,男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拍着她的小脑袋责怪道:“以后不准乱跑听到没有?” “嗯我知道了!”女孩儿知道自己这次有些乱来,说的话和之前对武晓蝉说的几乎一模一样,而待两父女简单说完后一旁的冷月走上前神情冷淡对程建国道:“程局长,这里的事情已经结束,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先回武白县了,那里还有一个案子等我们去调查!”程建国听后沉吟片刻抬头道:“那好,冷队长你和你的队员先回县里吧,你告诉陈玉清,明天上午在我回南城之前我会去一趟武白县!” 程棠听到这似乎很高兴惊喜道:“爸你说的是真的?你明天要去武白县吗?”说完一脸兴奋期冀看着自己老爹,程建国有些纳闷儿狐疑道:“是啊,来了这里一趟,结果花了人家那么多人力物力就为了找你这个小祖宗,我不去怎么对得起人家?怎么小丫头片子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程棠一听脸色一红拉着老爹的手撒娇道:“不是啊,我只是想在县城里逛逛而已,这次我保证绝对不乱跑,我就和林杨在一起,你放心吧!”女孩儿说完直接把一旁不关我事的林杨给拉了进来,后者一听还没说话程建国就说道:“我可以允许你在县城逛,但不许给我惹麻烦,更重要的是不许乱跑知道吗?”他的意思是已经默认林杨带着她在县城里转悠了! “谢谢老爸!”程棠很高兴说完后看向林杨:“林杨,你跟我出来!”然后直接拉着林杨就往外跑,后者见状两眼瞪大的被前面这丫头拉着乱跑干脆闭嘴不说话,任由着她拉着自己到处跑,而程棠和林杨二人出去后洪成也退了出去,冷月得到程建国的指示后也走了,毕竟仙山事件发生之前她得到的命令是调查客车抢劫事件,现在仙山事件结束,是继续调查还是返回,眼前不就是上司吗? 冷月一走就剩下武晓蝉,对于程棠这个局长老爹女人的了解不多,所以两人也没有聊什么只是象征性的以老师和家长的身份聊了两句也走了,至于林杨和程棠两人从程建国房间里出来后便径直上了三楼另一个房间,一进来林杨便知道了,这应该就是这丫头今晚住的地方了,所谓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一定会有许多美妙的事情发生,但传说中的狗血似乎不会发生,因为程棠直接从床上的一个大包里拿出两件新衣服望着他问道:“你说哪件好看?” “呃……都好看!”对于女人天生的穿字林杨有些迷糊,女孩儿似乎也知道眼前这男人就是个木鱼脑袋也不生气又拿出另外一件,那是一件蓝色的薄丝连体裙,裙子周边有两个铃铛,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丝线在灯光照耀下显得异常闪亮,林杨眼神不由亮了一下还没等他说让她穿上看看时程棠就已经发现他眼中的异样笑道:“这件是不是很漂亮?” “都差不多吧!这件似乎好看一点点!”林杨纠结了半天终于说出来,女孩儿不由分说直接拿起衣服准备换,可刚准备脱的时候却愣住了,很是害羞的看了一眼林杨,见他居然还是无动于衷终于忍不住道:“你……你能不能先出去?” “噢对不起对不起!”林杨听她这么一说这才狗血的反应过来,然后连忙退出去站在走廊,他不抽烟,无奈之下只好拿出手机,不出意料又没电了,叹了口气放回去,而就在这时从旁边的楼梯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不多时几个年纪不大的学生出现在他面前,林杨见状想了想便知,眼前这几个应该就是程棠的同学! “你好,请问程棠在没在里面?”几个人上来后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看起来很斯文帅气的男生向他问道,林杨嗯了一声道:“她在换衣服!”“嗯她什么时候能出来?”男生似乎很着急,看了看紧闭着的门又看了看神情淡然的这个男人道。“当然是换了救出来,怎么?你们找她有急事吗?不如我敲敲门!”林杨有些想笑,本是一句玩笑却不料那几人居然都嗯了一声,无奈之下林样只好转身敲门,可就在这时房门竟然开了,女孩儿一身清凉装出现在眼前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而女孩儿原本一脸乖巧淑女的样子在看到门外居然还站着几个人,而且那几个人就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后脸色立马就冷了下来! “程棠……我们是来向你道歉的!”站在最前面的男生见女神出来虽然也被惊艳了到了但还是没有忘记正事微微低着头一脸真诚的说道,看到这林杨知道了,这几个人应该就是喝她一起在断崖里然后面对猛兽袭击抛下她不管的几个人,他想起这个男生叫邱凛好像!“你们没必要向我道歉,因为你们没做错什么,所以就不必了!”女神丝毫不给面子,一脸冷漠的看着几个人说道,如果真要说原谅与否他们根本就不值得原谅,可是从个人利益讲她却又没有资格去谴责,她只能认为,在面对生死那一瞬间,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邱凛显然已经想到了这个结局依然一脸抱歉道:“对不起程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其实我来之前就已经猜到你会这么说,之所以我还是要来只是想看到你安然无恙就行了,别无他求,我也不求你能原谅我,你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吧,这和他们无关!”邱凛倒是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姿态,林杨也不知道他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一般情况遇到这种事情显然是别想求原谅了,他居然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 当然换一个角度林杨知道他的用心,这至少在某种角度上算是他邱凛人生中的一个污点,试问堂堂一个班长,在同学危难之际全然不顾同学的生命安全而独自逃跑,虽然这并不犯法但至少从道德上就已经强烈谴责,这不仅仅会被人冷眼相看,更会在自己心里遭受自责的煎熬,而对于当事人的程棠来说,她那么想显然也没有任何错,因为若不是有林杨,她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其实在之前女孩儿都知道,自己和他们的关系,已经彻底走远…… “你们走吧,我不怪你们,林杨你进来!”女孩儿冷冷的说完后待林杨走进去后便关上了门,如果说这道门他是狠狠的关上至少说明还有余地,但女孩儿那声轻声就像陌生人一样的关门动作,让所有人的心都不由得一沉,看来是没有任何的余地了,人生就是这么滑稽,谁曾想到上一刻见面还是同甘共苦一同逃命,而现在就已经形容陌路,但他们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怪不得别人! “班长,我们回去吧!”李松站在邱凛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无言的邱凛他也不好受,可是这事儿要说谁对谁错根本难以分辨,其实按照李松的话讲这并不能怪邱凛,当初他们千言万语劝女孩儿不要进去,可她非要进去,而且还不说进去的意图是什么,然后在里面发生意外之后又将责任怪罪到他们身上,这凭什么?若是要他说他们已经做的仁至义尽,生死关头,面对那根本毫无反抗的猛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凭什么现在就冷言冷语? “唉!”邱凛似乎也很纠结,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最终无奈返回,而此时在房间里,原本一身淑女装心情很美丽的程棠此时却是坐在床沿边一言不发,林杨知道她在想什么也很无奈,然后走过去对她道:“你不要想多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还有我么?”最后一句几乎是踩着雷池线说的,他知道要不给女孩儿来点猛料她是不会从那不算阴影的阴影中走出来! 可女孩儿依然一脸的怔神,良久她才强烈的呼出一口气望向他眼神清澈而又明亮笑道:“是啊,我不是还有你吗?”说完看着他,神情中似水流连那眼神就快滴出水来,林杨见状知道自己似乎玩过火了但想到目的既然已经达到变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刚刚在你爸面前干嘛拉上我?” “肯定要拉上你啊,现在在我爸看来只有你最安全,哦不,应该是只有你才让他放心!”程棠很是得意的笑道,林杨听后差点一个趔趄缓过劲来后无语道:“……你这说的和自家人一样了,你爸就不担心我把你给吃了?”说完露出一丝凶狠的模样,女孩儿被这一幕给逗乐了:“切,还想把我吃了,就怕你有那心没那胆!哼!”

上一篇   第196章 返回

下一篇   第198章 招架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