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露馅了(跪求收藏) - 无限风流

第18章 露馅了(跪求收藏)

话说双方进入宴会大厅之后,林杨便被玲琅满目的各种美食所吸引,他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满山的佳肴,这韩家出手果不一般,简直就是清廷满汉全席的招待啊,五颜六色,要什么有什么,一走进来,扑面而来的香气弥漫在大厅内. 众人一一落座之后,韩松梁也没过于拘谨,给自己倒了一杯茅台站起身,居然直接朝向一直处于梦游状态中的林杨,也不管他那双如狼似虎的贪婪眼神微微笑道:“之前就听说宁董事长手下有一员才将,林老弟如果不介意就叫我梁哥,我和你上司很熟悉,林老弟就不要客气,今天大家就不要太正式了,都认识你说是吧?” 震惊!沉默!林杨反应迅速,在0.1秒内便已经醒悟过来,再看宁溪和周围其余锦绣集团高层精英,全部是一个个如看见了怪物望着自己,那些人当中有震惊,又羡慕,还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可是林杨却很清楚,韩松梁这杯酒的份量是充满多少水分,相信昨晚韩承辉那老狐狸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他,所以现在想接触自己,可他越想越不明白,自己在他们眼前所露出的顶多是会两下子,说的不好听就是个练家子,这韩松梁至于用得着在属下面前掉面子讨自己? 可不管如何,韩松梁就算是将他逼上梁山,他也得接啊,秉着走一步算一步的策略,林杨也赶紧端起酒杯,带着淡淡笑意神色不变的来了个开头,两人一饮而尽,喝完后林杨笑道:“韩总太抬举我这么一个小小打工仔了,我也就是混吃等死,恐怕梁总认我这个小弟算是怒其不争了!” “哈哈,不得不说林老弟的确诚信,相信在我面前能自我贬低的人,我这辈子还从没见过,好了不说了,我们赶紧把工作做完了再说吧!”韩松梁刚说完,周围一群精英智囊团马上就全体行动,各自掏出各自的合作方案递给宁溪,林杨一见立马躲得远远的,自己这个连高中都没读的文盲哪儿玩得转这些金融大亨玩的游戏? 要知道自己玩的可都是炸弹暗杀之类的刺激游戏,对于这种整天坐在办公室写写划划,他倒觉得如果自己要干这行,除非能做到千里之外而运筹帷幄的地步那就不错了! 宁溪见林杨自己玩着手机,瞬间无语,尽管心里依旧没能抹去之前韩松梁对林杨的那一幕,但此时她不得不抛掉对林杨越加神秘的探索,因为眼前已经摆了不下于十份合作方案,无奈之下只好一份一份的看,而韩松梁似乎完全不在乎林杨的态度,看了他一眼笑道:“林老弟,你要不要也看一下?就算你不懂,不过做生意嘛,也就这回事,相信以林老弟的一些能力,在算数这方面相信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是啊,林杨你看我一下子看这么多就不累么?别找借口了,给我看几份!”宁溪见林杨要拒绝,赶紧先斩后奏直接扔了几份在他面前,这一情况直接让林杨目瞪口呆,心想这韩松梁果然是狐狸出身,你说你知道我一些能力就行了,干嘛说出来?还拖泥带水把自己给拖下水? 暂时把骂娘的心思咽回去,林杨面色无奈的拿起其中一份,标题是《智能超速发动机芯片化合作方案》,一见这题目,他就想到自己之前在国外秘密侵入某些秘密机构所得到的资料,貌似比这玩意儿更高级,人家都发展到纳米化了,你tm还在玩芯片化? 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看着他就进入了主题,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的韩松梁和宁溪二人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两人心中的疑惑不必说,这个男子身上所露出来的气质与之前的模样完全就如两个人,此时的他,一脸漠然,双眼炯炯有神像两只千瓦灯泡一般闪闪发亮,这个男人有时候也挺帅气的,宁溪心里想到。 摇头,摇头,再摇头,林杨已经拿起了最后一份,他没发现其余人脸上千奇百怪的神情,看了最后一份方案后,林杨才抬起头,脸上的神情稍稍有些变化巡视众人问道:“谁是魏奎?” “林先生,我是!”这时,一个戴着眼镜儿,看起来还比林杨年轻的西装斯文青年站了起来恭敬答道,林杨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宁溪停顿了一下欲言又止,不过随后淡淡道:“就这份吧,目前为止这份是最好的方案了!”说完也不管宁溪和韩松梁等人的注视,拿起筷子便开始吃菜! 韩松梁看着林杨的动作半响不语,良久他才直愣愣盯着他带着疑惑微微笑道:“林老弟,你说,目前为止那份是最好的方案?这是为什么?难道你还有更好的方案?” 宁溪一听当即心中一愣,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岂不是找来了一个高手?一个不愿意表现自己的精英? “呃……韩总,您也知道,这方案当然不能算是数一数二,我只是在偶然巧合之下知道一点点关于这什么芯片的资料,我在国外打过几年工,听说国外都纳米化了,你也知道,这玩意儿的技术要越紧密越好,所以,目前来说,在芯片化的南城,这方案的确算是最大利润化了!”林杨没对他说的是,就你这只能拥有百分之五十几的利润回报,让我花半天时间,我不仅能给你计划出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还能给你提供纳米技术! 在他的脑子里,可是存储着无数秘密科技! “林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就在这时,那位叫做魏奎的青年说话了:“这份方案是我们团队花了半个月所制定出来的,之前我们曾计划了不下于一百次讨论和视察,就目前南城的资源和市场,智能芯片的发展只能做到百分之五十三的回报了!”说完其余西装白领相继点头,相信他们也心知肚明! 林杨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一边吃一边用筷子敲打着精美花瓷口齿不清的说道:“兄弟,你听说过一句话么?资本家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嘛,他们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就你这百分之五十三的利润,嗯……顶多也只能算是小孩子玩玩过家家!” 魏奎一听当即就怒了,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冷笑道:“难不成林先生还能达到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如果真是这样,我愿意辞职再去纽卡斯继续深造!” “魏奎!”韩松梁一听当即一怒,朝他呵斥喊道:“不许无礼!”随后又看向林杨:“林老弟,难不成你真的有能力将这份方案的利润做到百分之三百?” 林杨笑了笑没回答,而是看向魏奎:“兄弟,继续去纽卡斯深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在纽卡斯商学院读的mba吧?” “你!你怎么知道?”这下该轮到魏奎吃惊了! “唔,埃夫伦那个老家伙也就那点斤两,虽说他是你的导师,不过……呃吃菜先!”林杨瞬间发觉自己只顾着狂吃而说漏嘴了,等到反应过来时,所有人都用一种怪物的眼神打量着自己,无奈的白了白眼放下筷子道:“好吧,我承认,我以前在纽卡斯商学院图书馆当过助理,那里的教授我也熟悉几个!”无奈之下他又开始绞尽脑汁想着谎言…… “林先生,你居然知道我的导师埃夫伦教授?”这下不仅是魏奎,就连宁溪和韩松梁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了狂热,这个男人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埃夫伦?天哪,那可是世界经济委员会高级师啊!放在华夏,那可是能独挡一面,运筹帷幄的老怪物,可林杨之却说“那老家伙就那点斤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