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租房女人 - 无限风流

第176章 租房女人

听了自己男人的话女人沉默了,随后走到阳台,放眼望下去,最下面肩并肩的一男一女,正朝着大门方向走去,看到这女人心里一叹,她想起一句话,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两个异性:一个惊叹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她真的很不希望林杨是前者,而是陪着女儿岁月一生的那个人! 小区大门,两人一路无言从楼上乘坐电梯直达大门,而就在林杨准备转身和她告别的时候女孩儿突然说道:“课程就要结束了,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你?”这句话是她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来的,她脑海里所浮现的一直都是母亲的话,她是真的喜欢眼前的这个男人吗?虽然她极力不去想这短暂的时间,但现实却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挂念一个人。 “嗯……可能我这段时间没空,过了这段时间我就有空了,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林杨微微一笑,他不想去猜测那些女人所谓的心思,这不是他做的事,用另一层意思讲就是你如果没事就别打电话,毕竟他还得找住的地方,原来的北巷子是住不了了,那么多探子,不管方家的还是其他的,自己如果还不走炼器宗总有一天会找上门来,他可不希望自己在羽翼未丰之际坐等毙命,这不是软弱,而是若是整个炼器宗倾巢而出,他就真的只有等死的份,尽管这种可能很小…… “那你去不去野营?”女孩儿突然两眼一亮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满含神情的看着他,林杨本想说不去,不过到后面又换了一句:“不知道,到时候打电话吧!”见女孩儿神情似乎有些委屈林杨实在不忍心那样说! 人生就是这样,当你真的无话可说的时候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已经没有了说话时候的气氛和心情,林杨就是这样,而看着眼前沉默无言的男人,程棠只能无声的目送他远去,直到上车,消失在公路的尽头,待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女孩儿似乎终于脱力双眼转身,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回走,望着眼前如山一般的大楼,程棠只觉得这楼好高好高,最后心中一个答案才知道,自己这是累了。 往回赶的林杨半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上次那个房东打来的,两人聊了半天林杨最终答应去见一见那个和自己合租的女人,由于房子很大,而且所处的地理位置极佳,风水不错,更重要的是有一句话叫做大隐隐于市,北巷子那地方鱼龙混杂,尽管是好隐藏的地方却很危险,不管发生什么一旦被暴露都有可能成为焦点中的焦点,而他知道,对于像自己这样将金钱看的已经不再是人生第一重要物质的人房东巴不得直接租给自己一个人,无奈之前已经有合同在身,他只好和对方协谈! 本来他没有做太大的希望,却不料那个当老师的女人居然答应了,而林杨之前本就打过一次电话也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和一个女人合租,这不是扯淡吗?更扯淡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还答应了,加上刚刚一直在想程棠的事儿林杨只觉得自己很迷糊,不过却还是明智的选择了去看看,然后房东将电话给了林杨,让他自己和那个女人联系! 拿到了电话的林杨当即就给女人打了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动听美丽的女音:“你好!”“你好,我是房东介绍的那个人,请问你贵姓?”“噢我知道,我姓武,你叫什么名字?”那头女人的声音传过来,而林杨在听了对方女人的话心里猛然一紧,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可是一时间脑子里却又突然迷糊不记得是谁,想了想只好说道:“嗯,我姓林,你现在在哪儿,如果有空的话我们见一面吧!” “嗯好,我现在就在南城大学,你到了南城大学东校门给我打电话吧,我出来见你!”那头的女人根本没有任何犹豫说道,随即挂断了电话,挂断之后林杨只是觉得有些熟悉却不知道是谁,无奈之下只好前往南城大学。 再次来到南城大学林杨都无奈了,他实在不知道这女人怎么住在那么远的地方居然来到南城大学上班,走到东校门之后给那姓武的女人打了电话,后者说马上就到,于是便一个人站在那里,不多时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短裙的性感女人从里面走出来,刚开始林杨并没有注意那女人,但就在他看过去的时候直接怔住了:武晓蝉!! 等等!!同姓武?林杨脑子里猛然一炸,似乎想到了某种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可能,这不会是真的吧!看着前面没有发现自己耳朵武晓蝉站在那里左看右看然后拿着手机按键,不一会儿他手里的手机便传来了来电铃声,一看到这林杨直接爆出了一句“靠!”随即赶紧转过去然后找一个秘密的地方接通:“喂!”而这一过程他始终都看着前面的武晓蝉!! “你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你?”这话一出林杨就知道,这狗血的情形果然发生了,这房东说的妞难道真是武晓蝉?而他对于武晓蝉的怀疑并没有下降,他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在车上说的话! 不错,就是武晓蝉,对于声音的判别是他林杨的强项,哦不,应该是保命绝技的技能,不管是谁,容貌可以变但声音不可能变,就算做了一些掩饰但他还是可以听得出来,而电话那头的女人自称姓武,而且还是南城大学的,这自然而然让他突然想起了武晓蝉,而这一想再结合之前和那妞说话的声音和现在看到的事实,错不了了! 去不去?对于这个问题林杨有些纠结,而那头的女人似乎有些不耐烦一直在喂喂喂说话,林杨反应过来赶紧道:“我已经过来了!”随后挂断电话,然后昂首挺胸朝着武晓蝉走去,他没有考虑将来会发生什么状况,因为在他看来只要没有生命危险的事儿都不是事儿,武晓蝉也是人,顶多是个比较傲慢加放不下身段的女人,他能够理解,因为这是别人的事情,他要在你面前摆造型亦或者情绪你没办法阻拦! 走出去之后武晓蝉立马就发现了林杨,和他一样武晓蝉也是一愣,不过并没有联想到租房的事情上,而是一脸愕然的望着他道:“你也在这里?”对于眼前这个有些神秘的男人武晓蝉发觉自己只认识他不到两天居然都和他见了三次,这都第四次了,女人不会单纯的认为这是巧合,所以之前在教学楼的花园谈话就是一种警示,明确再明确,你这是在演戏! 而现在居然又见到他了,而林杨接下来说的话一句话却让她直接愣在了原地:你是不是在等一个合租的男人!他姓林! 武晓蝉抬起头,望着蓝天白云心里一万个后悔,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就是林杨,强制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武晓蝉平静的望着林杨,神情间没有丝毫波动冷淡道:“你说你就是那个和我合租的人吗?”见林杨点头示意她神情一冷道:“你不会白痴到认为我一个单身女性独自找一个合租的吧?你认为我会那么白痴吗?” “不,我没有想太多,如果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的就去找个地方谈谈吧,在这里这么热我估计不一会儿咱俩就得被晒干!”受着头顶火大的太阳,林杨不一会儿就觉得自己后背已经打湿了微微眯起眼睛说道。 武晓蝉看他许久,半响神情才慢慢平复下来道:“好,你带路!” 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一间咖啡厅,要了一个包房后武晓蝉最先开门见山:“我需要你知道,我还有男朋友一起,如果你可以接受的话我们可以继续谈,如果不答应可以散了!” “我不关心这些,你放心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其实我也想问你一句,若是我可以付你双倍赔偿金额让你搬离那里你愿意吗?”林杨试着想让自己单独住那里,两倍三倍都不是什么问题,但是他知道,像武晓蝉这样的女人,就算自己给他一百倍她都不会答应! 果然,武晓蝉听了林杨前面的话还没什么表情,当后面那句说出来后女人眼中便冒出了怒火:“凭什么?那是我先找到的地方,既然你答应那就行,现在说说价格吧,我租的是三千一个月,你既然加入了各自掏一半,我想你也看到了,那套公寓除了客厅其他的地方都是私人,所以关于卫生这类我希望你能自己清楚,这个是我在听房东说了之后制出来的表,你看看吧!”说完武晓蝉便递过来一张纸! 接过来扫了一遍,整整十五条,和一般的合租条约差不多,看完林杨径直道:“我没有意见,你需要什么身份证明或者资料就现在说,我想早点搬进去!” 武晓蝉听后微微撇嘴道:“不需要什么证明,只要你交了租金随时都可以住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