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能帮我吗 - 无限风流

第150章 能帮我吗

不得不说棠美女很傻很天真,还是那种无药可救的类型,听了她的提醒,林杨没有半点脸红,就这么淡定从容翻开课本,而这比较“装逼”却实际上在林杨想来根本没半点装逼的行为,在程棠看来就是高人的风范!! “你叫张凯吗?”“恩!”“我怎么以前没见过你?”“咱俩不熟!”“那你知道我是谁吗?”“程棠!”“还有呢?”“屌丝和高富帅心目中的女神!”“那你为什么看都不看我一眼……” 整堂课,好吧,林杨必须承认自己一直盯着书而没有看旁边的美女一眼的真实原因并不是他真的很喜欢看这破书,也不是不想看,实在是因为,这传说中的女神难道就是这么婆婆妈妈的模样吗?林杨不知道,但现在知道了,他实在有些替田大龙和南大众牲口感到杯具,就这一堂课超过半个小时这女的在旁边说个不停,要不是周围实在没座位了,他早就撤了!好吧,他知道自己如果真这样做,也许会被人称为:装逼到了一定的境界,这是要被雷劈的! 看着身旁这个仿佛就是老天爷送在她面前的救星和唯一的救命稻草,程棠似乎终于抓住了这一仅此一点的期冀,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说出口,难道说你就是昨天那个在广场的天桥胡同里表演魔术的人吗?程棠不敢说仙神之说,她也仅仅只是第一眼在现实当中看到过这样的情景,更何况,按照她那根本不熟悉的一些杂谈知识看,人家那又不是治疗,而是防御! “你……是不是认识我?”林杨终于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一阵后转过头神情有些古怪的问道,可他却又不敢肯定,因为若是程棠当真认识自己,那也就是认识张凯,可按照张凯和田大龙三人做了四年的室友,其性格和人品早就练至屌丝无人匹敌的地步,他不是侮辱张凯,也不是看不起他,换做真相,这女人若是当真认识张凯田大龙三人也不会在寝室贴照片了,更何况他可是看到,张凯那小子也贴了张的,性感!暴露! “呃我……”程棠说出两个字后就这样直直的看着他,自己该说什么,说认识吗?可除了刚刚孟老师点名得知他叫张凯以后其他的她就一无所知,似乎这一切都是一个巧合,今天他在最后一排睡觉,而自己来迟到了只能在最后一排找个座位,这一切都似乎没有丝毫可以怀疑的巧合,毕竟他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儿个会在这里来坐吧! “可你的眼神告诉我,你貌似认识我,但我对你没任何影响!”林杨不喜欢怪外抹角,他想问的就是这个,你那眼神已经深深的出卖了你,而现在呢,哥没有风花雪月的闲情逸致跟你玩电光火石,你这么时不时的看我,我心里不会有任何的骄傲和自豪,只能说,在我心里你已经是处于怀疑对象了,至于泡妞一类的欲擒故众,那算了吧! 这样的事情若是按照正常的剧情发展想必男主角都会装装逼,然后女猪脚瞬间就被男猪脚迷的天花乱坠云里雾里,两人当即就眉来眼去,引得周围其余人一阵哀嚎凄惨无数,若是发展快的话当然就开房xxoo等等吧啦吧啦,可林杨是正常的猪脚啊,虽说长相一般勉强对得起观众,但他是什么料还是有自知之明的,美女人人都喜欢,但首先他还是把自己的小命放在第一位的!因为他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这妞万一并不是田大龙那帮牲口说的那么女神,而是房价派来的杀手怎么办? 万事皆小心,林杨脸上的谨慎神情让一旁的程棠察觉到了,后者见状当即就不乐意了,小嘴翘起一副嘟嘟不爽的样子,然后那双晶莹清澈的眼睛看着他终于轻声说道:“我,我昨天在广场遇到你了!”说完见林杨剑眉紧皱生怕他不乐意又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凑巧路过那里就看到了你!” “那你看到了什么?”林杨斜眼看了看她,自己昨天在广场不就只做了一件事吗?就是和方家的人火拼了一次,难道这妞儿看到的就是这个?他不敢肯定便模糊的问了一句,果然程棠听后俏脸当即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靠!林杨见这妞一直解释当即眉宇出现几丝黑线,这也太假了好吗,此时的他真想脱口问一句你在外面这么假你父母知道吗?你说你这全身肌肉僵硬,表情凝滞,眼神大的足以装下一个乒乓球,这丫的口不对心说的就是你这号人吧!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你这样我会很有压力哎,你看到了什么直说就行了,我又不会将你怎么样!”林杨真心无奈,觉得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说完后见女子额了一声就坐在那里不说话后问道:“你是不是昨天见我在那条小胡同里和别人打斗了?”说到打斗林杨还特意停顿一下望向她观察道! “你……你真的是!”程棠一听当即被惊得不行,右手捂住小嘴以示她此时心里的不平静,这个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震撼之程度,足以比拟她以前所遇到的任何事情,良久,程棠才从惊讶中慢慢缓出来,缓过劲后她才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然后以一种极其暧昧的亲近方式,凑到林杨耳边生怕被人悄悄问道:“那你会飞檐走壁吗?” “嗯好大……哦不,我会!”程棠的动作完全出乎林杨的意料,此时程棠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偏过头的姿势实在是玩得太过火了,只要是稍稍一个男人,当你的眼前就是如此一片雪白的香色滋润之际,那么要想完全做到不受影响的地步就只有两种人:一是太监,二是基佬,望着旁边距离自己的鼻子不到十厘米的诱人胸部时,林杨一阵发呆,但随即赶紧缓过来补充道,可说完他就后悔了! 因为程棠此时的眼神亮了,对亮了!而且还不是那种看到喜欢的东西或者说是听到自己希望听到的话,而是对一种对以后完全没想到的生活的一种想法,只见她再次悄悄的看了看前面依然讲课正酣的老尼姑一眼后又转回来继续道:“那你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美女,你的确很美,但,我帮忙是……要收费的!”鉴于压根儿不清楚这女人的动机是什么,而林杨又很想知道这女人到底想搞什么飞机,于是便打算一步一步与之周旋,不过在他看来这种可能正在逐渐的消失,他肯定不是某些人或者某个家族里面派出来对自己不利的杀手,不管是方家还是炼器宗亦或者背后哪个组织,至少他在天字号里面的时候,就从没见过有如此白痴,似谎非谎,实际上却是最真实的谎话,如果程棠能做到这点,那可就是真的一山比一山高了! “啊?”程棠听后一愣,随后才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失态赶紧恢复淑女样子不停地点头,眼神中的亮光也是极其旺盛的说道:“恩恩我知道,那个我想问一下,你会不会治病啊?”在她看来这些会施展法术的不管是仙人还是道人,按照电视剧里的情节,似乎都会治病,而且还是那种很严重很严重的病,感冒发烧?人家都不屑那小玩意儿好吗? “治病?”林杨听后直接愣在了那里,有一点他心里倒是肯定了,这丫头说的话也许是真的,他没必要过多怀疑,那么她所说的就一定有依据,要让自己去治病?她估计一定是昨天碰巧看到自己的表现后就以为自己会治病,就像电视里那些大侠多多少少会内功心法,然后不管是外伤内伤,逼毒敷药,亦或者隔空传神等等吧啦吧啦的绝招自己都会,可自己压根儿就不会这些玩意儿啊…… “对不起,我不会治病,治病的话你还是去医院吧!”林杨的语气当即就冷了,合着大小姐你这一半天时间都在玩我呢?如果你让我教你玩魔术或者出钱让我收拾某个你觉得不爽的人那还可以谈谈价钱,特么的让我去治病?这不就坑娘吗? 嗯他说的对,若是他知道程棠心里所想就一定会认为她这还的确是坑娘,果然程棠听后眼神当即黯了下去,这一幕让林杨心里一顿,看着那双之前还透明清澈,如同黑珍珠那样在世间包揽夜光月色的美丽眼睛,这一刻却突然变得一片死灰,脸上疲惫和无助还有莫名的黯然伤神,林杨似乎全然体会到了,可他说的都是实话,他的确不会治病,就连最基本的感冒发烧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唯一能做的就是若是那里破了,他就会用酒精消毒然后包扎,如果没有酒精,就在山林中随便找点草药! 说道草药他还是挺在行的,一片大森林里那些东西可以利用哪些东西不能碰这个他是做熟悉的,不管是东南亚还是欧洲亦或者南北美洲他都去过,不是去旅游,也不是去那里面做无聊的生死魔鬼训练,而是真正的死亡降临,当死亡暗藏在他四面八方扑面而来的时候,那种只能凭借心中默念的命如草芥的安慰,来进行不断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