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亲生母亲 - 无限风流

第144章 亲生母亲

“方家……”缓缓放下资料,林杨站起身,透过玻璃看向外面,北巷子依旧和平常一样很安静,而林杨双眸之中却是星星之火一般,可以预料,在将来的一天,这团毫无杀伤力的火苗,最终会形成燎原之势,扑向那邪恶与正义的暗黑之徒,转过身,林杨从袋子里拿出画戟鼎,鼎有些凉,摸在手里表面若有若无的一丝刮手,里面空无一物,可让林杨感到很吃惊的是,当他看向里面时,里面却是空洞无一物! 那不是普通的空洞,而是深不见底,黑漆漆一片,这!!这到底是何方宝物?林杨大吃一惊赶紧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丹王法录,翻开第一页,果然,树上对画戟鼎的描述便是如此,碗口大小,铜青两耳,乃天地造化衍幻而成,至高无上的炼丹法器之一!而这都是林杨从书中的画戟鼎描述得出,至于其简录上的字体,他压根儿不认识啊! 无奈之下他只好再次通过心神试图唤醒玄天尊,本以为喊了好几次的玄天尊和往常一样喊不醒,却不料就在他心神浮想间心神处传来一道远古浩瀚的传音:“年轻人,书中之字博大深奥,所讲内容是关于炼制一种复筋丸,此丹药可以在一个时辰之内治愈被强行破坏但并没有彻底尽碎的筋脉,具有功效乃天地造化,治愈的能力!” “当真?”林杨虽有些怀疑但说完就觉得,玄天尊说的应该没错,随即趁着这老怪物好不容易醒来一次他又问了很多困惑他的问题,有关炼器宗,画戟鼎,以及炼制复筋丸所需要的药材等等,玄天尊不愧为活了几千万年的大能,对于这些问题竟然都一清二楚,两个小时候,他算是大概思路清晰了起来,根据他的解释,和金大鼎的解释并无差别,而炼制复筋丸的药材也不复杂,甚至有的在药材市场都能买到,不过有一种最关键的药材,便是龙须草,而这,当今天下,只有京城龙家才有! 至于玄天尊是如何知道这些的林杨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自己必须想办法弄到这玩意儿,复筋丸若是能研制出来那就是一个进步啊,就算是用钱买他也得买过来!不过随即他却是突然想到,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林国栋不就是龙家的女婿吗?他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左定海让他给自己搭个桥牵线? 想到便做到,掏出电话就准备给左定海打电话,可就在他拿出手机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一看竟然是慕雄飞,他找自己能有什么事儿? 林杨带着一丝怀疑接通了电话,后者只告诉他有一个人想见他,让他去中心广场的咖啡厅里去等,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林杨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这厮就直接挂了,愣在那里有些莫名其妙!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自言自语一番后林杨便出了门,中心广场距离北巷子不远,坐车不一会儿便到了,此时已经下午三点多,正是温度极高的时候,走进咖啡厅后他却没看到一个人,而就在他四处张望的时候一个穿着高贵,看起来有些富态的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对他笑道:“你就是林杨吧?” “嗯,我就是,这位女士你怎么认识我?”见女人面色温柔,眼神中没有任何想法,林杨放下了戒备但还是保持了一些疏远礼貌问道。 “呵呵,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姓龙,你就叫我龙阿姨吧!你有什么想问的请坐下再说吧!”女人说完便请他过去坐下,林杨不疑有他,和女人走进一间包房,包房里安静无比,装潢豪华,给人一种宁静之感,坐下之后林杨还没说话女人便说道:“小林,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不过有个人相信你认识,他就是前几天刚来的市委书记林书记,相信你认识吧?” “恩认识,昨天才看见林书记的呢?”林杨一愣随即张口说道,说完后他才看向女人心里一怔有些狐疑的问道:“您是林书记的?” “我是他的妻子!”女人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温柔的模样,看的林杨有些不自在,当听她说是林国栋的妻子时林杨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随后他才又问道:“那不知道林夫人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听老林讲你小时候有一块刻了名字的玉佩,你不要误会,我没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给我看看?”龙翠说完后双眼灼热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大事,而对面的林杨听后眉毛一怔眼神低下想了想,他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想干什么,可是他却知道一点,这女人想问的一定是自己的身世!! “对不起林阿姨,我的确是有一块玉佩,而且上面有我的名字,不过那块玉佩在几年前已经丢失了!”,林杨说的是实话,那块玉佩没看出来有何贵重的,至少比起他接一次任务要廉价的多,而那块玉佩也的的确确丢失了,他也懒得去找! “哦,那可真遗憾!”龙翠听后眼神一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林杨想了想觉得这女人是想问自己的身世,当下也不想隐瞒,而且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知道刚刚他才猛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儿,这女人说是林国栋妻子,那不就是京城龙家的女儿吗?这简直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这关系得赶紧打好! “那个啥……龙阿姨,你问我这个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身世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会让你失望了,我从小都是孤儿,家里没什么人,就算有人我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叫什么名字,所以可能帮不了你了!”林杨还是没有想到那个关键的因素上去,他只认为这女人问自己的玉佩和昨日林国栋是一个目的,想打探自己! “呵呵,阿姨不用你帮,阿姨实话告诉你吧,很多年前阿姨的小儿子在川省的一个森林里走丢了,而当年在他身上唯一的一个东西就是一块玉佩,而那块玉佩上,刻得就是他的名字!”龙翠说到这似乎终于忍不住,掉下了两行清泪又是笑又是哭的看着林杨道:“刻的名字,叫做林杨!” 嗡!嗡!嗡……此时的林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突然爆炸,脑浆搅乱了思绪,眼前变得突然模糊,他急切的甩了甩头,看见的只有女人那两行清泪的脸蛋,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难道说自己是她二十五年前丢失的孩子吗?这一切都是真的的吗? 林杨赶紧稳住心神,闭上眼运气自如,不一会儿便恢复到正常,睁开眼再看向女人,后者依然一脸泪水的看着他,林杨神色复杂的看着女人,半响才问道:“那……那你的意思是,我就是你二十五年前走丢的孩子吗?你有什么证据?或者说你怎么就能这么肯定?” “孩子,在见你之前我特意打电话让川省的朋友去问了,你在温馨孤儿院长大的,而温馨孤儿院的院长在二十五年前正是在那片森林下面的小村庄里生活,而更巧合的是,她捡到你的地方正是我的孩子丢失的地方,而且还是同一天,小杨,你觉得这都是巧合吗?”龙翠越说越激动,眼神时刻盯着林杨,似乎要把他看够! 面对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亲生母亲,林杨竟然有些手足无措,按道理说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一件好事,但是他却没有一点惊喜,甚至还有一些彷徨和迷糊,这一切来得太快了,快的让他回不过神,良久他才抬起头看向女人苦笑道:“林……林夫人,你知道当我听到你说你是我的亲生母亲是什么感觉吗?说实话,没任何感觉……”他本想叫女人为龙阿姨,可想到眼前这女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时,他还是换了一种称呼!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龙翠仿佛已经看到眼前这个苦命孩子二十五年的经历,她已经看到了,这个孩子脸上和眼神中表露出来的那丝孤独和倾泻而出的悲伤让龙翠心里都不由得一痛,他一定就是自己的孩子,一定就是!! 林杨没说话,就这样坐在那里盯着眼前的咖啡发呆,而龙翠也没有说话,良久龙翠才忍不住面带怜爱柔声道:“孩子,回家吧,我会补偿你!”她对不起他,甚至是整个林家和龙家都对不起他,在外漂泊二十五年,光阴如梭,再回首却以物是人非,眼前当年裹布里的婴儿,已经长大成人! “回家?”林杨抬起头看着龙翠无奈的笑笑,神情之间似有太多不能说出口的心酸,良久他才恢复深呼一口气对龙翠说道:“林夫人,抱歉,我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你得补偿,不管你是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都没恨过你!也没恨过所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