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炼器宗 - 无限风流

第131章 炼器宗

车窗摇下,晚风吹进车内有些凉爽,自从宁溪将车子开到她自认为已经安全的地方之后便是由林杨驾驶,而她则是坐在副驾驶上默然不语,一路上车内都是沉默,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发动机的声音,偏过头,看着男人那张在黑夜里有些模糊不清的侧脸,也许他并不英俊,或者说扔在人群里就是那种无法找出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但他却让自己着迷,无法摆脱! “万一那些人后面找你的麻烦怎么办?你今天把他们打得那么惨!”最终女人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担忧凝语轻声问道。 “麻烦?你别担心,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我倒是很关心你,明天我给你重新弄一张车牌,如果他们真的要找我就一定会先找你,你的车牌号码他们也一定会记住,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换一个车牌!”想起左定海或者慕雄飞弄一张车牌应该没什么问题,林杨便提了这个建议,也是此时他才真正的了解,什么叫做不绝后患的后果,那帮人是一帮亡命之徒,没有彻底解决就会引起连锁反应,无奈之下,他只能这么做! “换一张车牌?”宁溪听后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要知道这换车牌的程序很复杂也很繁琐啊,她知道男人是为了她好,不过他为什么就不说我保护你这四个字呢?想必再普通的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这么说来博得女人的欢心吧,他没说,难道是承受不起这份可有可无的责任吗?若是两人之间觉得仅仅是一层关系而已,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林杨没有接宁溪,车子无声的从内环高速上驶出,最后稳稳停在一栋密集型的高级公寓大楼底下,将女人送回住处之后林杨便徒步走了出去,还没走两步后面便传来女人的声音:“你把车子开回去吧,明天记得开回来就是了!” “呵呵算了吧,反正也没多远,每次只要我一开车就会有事情发生,然后车子就会被扔在哪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好了我先走了,你回去吧!”林杨有些尴尬,他还记得上次开着宁溪这辆宝贝车回家,结果在路上遇到韩雨馨那妞喝醉了酒,最后开着韩雨馨的车又在山顶上演了一场狗血的绑架,不用说,宁溪的车结果第二天被直接拖去了车管所,还是她自己去开回来的! “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吧,那我……先上去了!”仿佛一个刚刚体验到恋爱滋味的女人,宁溪一脸萌态指了指楼上,话虽这么说却没有半点上楼的动作和意向,林杨见状脑袋也是一抽似乎非常想看到她上楼,点了点头话也不说便愣在那里盯着她! 宁溪见状心里有些失落,她原本以为男人会给她一个分别的拥抱,却发现他没有半点意思,微微低着头藏着自己心里的失落感,抬起头来的宁溪却又恢复到原装,随即朝着林杨挥了挥手消失在底层电梯门口,看着女人消失的地方,林杨半响没有说话,一个人站在那里心里却是一阵杂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如何去面对这份感情,去对待女人那颗纯洁美丽的心……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林杨接到了张凯打来的电话,由于昨天公司聚餐,今天特批了所有员工可以下午上班,自从昨晚回到北巷子之后他便将手机充了电,可要命的是等他回到北巷子已经是半夜十点了,现在这厮一个电话打进来,直接差点没让林杨处于暴走的边缘。 “给我一个你打电话的理由,否则你小子就准备等死吧!”林杨阴森寒冷的声音让那头的张凯一颤,可他还是没有忘记重要的事情支支吾吾道:“林哥,宁董事长让我给你带句话,你如果下午不来上班的话就把你开除,林哥你来不来啊?” “上班?废话当然要来啊,哥现在刚好吃饭好吗?”林杨一愣这才恍然醒悟过来,一个翻身便起床以一分钟的吉尼斯纪录的速度搞定了所有,走出出租屋,本想去石大顺的店里吃个饭再去,可想起石叔昨天说的话,林杨又沉默了,他没有半点因为石大顺说的那些话而故意不去,实在是因为,他现在一点都不饿! 走进公司,让林杨有些发愣的是,左定海和慕雄飞居然也在里面,两人都是一身便装,想起这俩货之前去过北巷子,难不成这俩人找自己有事儿吗?可他俩为何不去北巷子呢?想到这林杨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在北巷子所杀的一个修真者,他不知道这两人不去北巷子是不是和这有关! 其实他猜得没错,石定海和慕雄飞两人剑眉微皱,都坐在公司前台的接客沙发上浑然不动,见到林杨来后两人都同时站了起来,而前台的mm林杨不记得她叫小燕还是啥来着,见到林杨之后便指着两人对他说道:“林哥,这两位先生从一大早就来这里等你来了,说是找你有事!” “嗯谢谢!”林杨对她谢了一声后便看向两人,两人脸上的神情没有因为林杨的到来而变得客气,反而和之前更严肃,看到这林杨就知道肯定是哪里出事了,当下对前台mm说道:“我和他俩出去一下,待会儿如果董事长问起来你就说我出去了!” 走出办公室,三人来到楼下的一处公园,坐下之后慕雄飞忍不住第一个说道:“你是不是得罪了方可?” “方可?方可是谁?”林杨一愣在脑海里翻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有关这个名字的任何资料,不过他猛然想起昨晚打断那纹身男的事情眉头一皱盯着慕雄飞道:“是不是被打断腿的那人?” “废话,不是他还有谁?昨晚你在帝豪停车场打断了方可双腿,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京城方家方霸衡的儿子,同时也是南城现在地下霸主方华的亲弟弟,昨晚你打断了方可两条腿和干翻了他的那些弟兄,后来就直接调出了停车场监控,把你的资料调查清楚之后方华现在已经通知了南城所有的地下势力,定要将你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干掉,还有你们那个董事长,也逃不掉!”慕雄飞很是担忧的说道。 “哈!慕哥,你在逗我吧?现在南城是什么局势难道你比我还不了解?周家刚灭掉,陈雄的兄联会也随之覆灭,南城的地下势力还有这个雄心豹子胆敢在这个时候挑事?再说了,就算他们和警方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瓜葛,至少你也不用这么怕他吧!”林杨越说越觉得荒谬,这慕雄飞作为一介司令,足以代表国家杀戮机器,居然还怕了这一小小的黑社会? “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还有我问你,你在离开南城之前是不是杀过一个准备对付你的青衣老道?”慕雄飞根本没有觉得林杨说的话有辱与他,反而更加着急,盯着他问道。 林杨见他脸上严肃的紧,当下眉头也趔趄了一下想了想道:“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我记得那件事情周围应该没有什么人,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杀的?” “那一次有人看见你了,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在京城闹翻天了,你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将这两件事情拿到一起说?”慕雄飞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叹了口气看了他一眼叹道。 “有话就说完,我的耐心有限,如果继续这么玩的话那就恕我不奉陪了!”林杨的语气有些不好,这慕雄飞也真够婆婆妈妈的,何不一气说完那不就什么都明显了吗?像这样拖拖拉拉,尼玛人家几十万的军人都上战场了你丫的粮草都还没运去,这岂不是要坑国家的节奏?不过他也猜到了一些,难不成这二人有什么关联? 见林杨语气不好,耐心就要到达极限,左定海用眼神阻止了慕雄飞由他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也是刚刚得知的,你没去过京城可能有些事情不清楚,根据我们的了解,现在民间有一些隐士高人,他们不攀附任何一个家族,炼器宗便是其中一个,里面全是高手,方家家主方霸衡便是炼器宗的世俗弟子,这个门派不存在于世俗之中,他么也不参与世俗的一切斗争,不过上次有一个局外人却是看见了你,那人的身份是京城古武世家龙家的弟子,炼器宗青衣道者被你所杀,现在整个炼器宗的人以及方家都要拿你的人头解恨!!” “炼器宗?炼器宗是个什么玩意儿?”想到上一次被自己引到偏僻巷子所杀的那个青衣老道,林杨随才想起那人是修真者,如此说来,这方家难道和炼器宗有什么关系吗?先前听慕雄飞提起过,方霸衡是炼器宗的弟子,可炼器宗会举上下之力就为了这么一个方可而来招惹一个也许是修真者的雷霆之怒吗? “炼器宗是一门以炼丹为主的门派,从最早的资料记载是从清朝之前就已经出现,现如今炼器宗在世俗有一些红尘弟子,那青衣老道便是其中之一,上次他被你所杀,大概就是发现了你的异常吧!”左定海看了他一眼神色平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