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爆筋丸(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110章 爆筋丸(跪求收藏月票)

“既然你有这个实力,为何还要我们拖延时间?难道说小兄弟刚刚所说的话都不过是口水话?”郭盛平复了一下心境淡淡说道,不过说完后,却再次记起刚刚林杨所透露有关他二人的实力,眉头紧皱透出淡淡杀气:“不知道小兄弟是从哪里听说我们身手不凡的?我和李省长只不过是为人民效劳的公仆而已,小兄弟是不是太过玩笑了?” 林杨没说话,而风也一直站在旁边冷淡淡的看着这一切,他很清楚,既然计划是林杨自己提出来的,那么他就会有办法说服这两大佬,不管是硬的还是软的,风本应只负责外围的强攻,军事行动才是他最擅长的,像谈判这一类根本不是他所求,若是林杨连这一点都没有计划好,他也没必要再去听他的计划! 林杨没有说话,事实上他早就失去了耐心,都说这当官的都一个德行喜欢拐弯抹角,墨迹半天,想到这他干脆亮出杀手锏,想到这只见他浑身立马爆发出惊天般的气势,一股前所未有,气势磅礴的威压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原本安静无比的房间顿时如同变得暴风雨一般让人脸色大变! 这一刻,不仅仅是郭盛和李权武,就连一旁默然不语的风也是脸色震惊,三人看着淡然不语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林杨大为吃惊,没有人想到这个年纪不过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居然有着如此恐怖的实力,郭盛和李权武二人站在原地勉强应付了威压几秒钟,终于撑不过去往后退去,而风则脸色肃然,神情紧皱依然站在那里,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而这整个屋子所遍布的森罗气势正是林杨造势出来的,炼化阴阳的另一个好处就是不仅可以以气压人,还可以气幻镜,通过全身精华元气幻化成武器,以此对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袭击,这才是炼化阴阳第一层最实际的好处,而林杨知道,现在还没必要这样做! 见三人脸色大变,两位省委大佬甚至支撑不了直接连连后退,林杨这才收回了气势,神情淡然:“郭书记,李省长,机会是给二位了,如果二位觉得在下层另外一个房间里面的人实力高过我,大可以从这个屋子走出,跟着徐家走,一直到臭水沟!” “好!我和李省长答应你们!不知道二位怎么称呼?”两人果然是老狐狸,不得不说实力才是雄厚的直奔,在和李权武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郭盛转过头对着两人笑问道,眼神里再也没有之前的冷漠和陌生,而是一副哥俩好的姿态,这已经摆明了,在他们看来这神秘的年轻人实力不凡,大有超过徐家那两位震慑一方的长老,这实在让他俩很震惊! “呵呵,我叫林杨,这哥们儿我也不知道他名字,我叫他二号,黄董事长叫他风舒!”既然人家省委书记都卖面子了他林杨也不会欺人太甚,戏做了就足够了,没必要做得太过,果然,郭盛听后眼中尽是一副赞赏的神色:“林先生真是年少有为啊,如此年纪就有这么不凡的实力,还真的让我和李省长吃惊啊!” “呵呵,郭书记就不要在夸我了,在夸我我就得找个洞钻进去了!”林杨有些脸红,这丫的还不是靠他的狗屎运和玄天尊才得来的,如果光靠他以往的实力,就凭闪瞬的杀手锏,在徐家那两个黑袍老人面前连渣都不算,人家几个实力一般的弟子都能将他拿下! “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小杨吧!”郭盛变脸很快,不过林杨并不会因为他的这种识时务而会对此鄙夷什么的,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官场是这样,商场亦然如此,这就更不用说既在官场又在以实力为尊的古武家族里的郭盛二人,如果换做他林杨也会这么做,实力低人一等,这已经超出了官场的三六九等,而是在另外一个层次! “小杨,不知道你要我们如何帮你们拖延时间?”郭盛继续问道,一旁的李权武想了想后问道:“林先生,你是不是想将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甚至是不用行动,而是仅仅将那些人抓起来?” “嗯,李省长说得对,我的意思就是这样……李省长为何神情这幅模样?”林杨本想说自己的计划,但眼神一瞟却是看见李权武的神色有些黯然,再看郭盛,神情也是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这让他大惑不解! 李权武看了看郭盛,后者见状神情有些洒脱,犹如下定了决心淡淡笑道:“也没什么,其实小杨啊,我和李省长之所以为徐家所连累也是有苦衷的,不知道风舒老弟听没听过爆筋丸?” “爆筋丸?这是什么东西?”林杨一愣,他当然没听说过这玩意儿,不过听郭盛问风,他直觉这老男人肯定知道,果然,后者皱了皱眉后抬头看向两人狐疑道:“难道徐家的人给你吃了爆筋丸?” “嗯,没错!”李权武有些落寞,似乎早就知道吃了这东西有何后果惨淡一笑:“我和郭书记身为川省重要大员,他徐家做的是什么事情我和郭书记一目了然,其实事实上我和郭书记根本没能进入徐家人眼中,川省一二把手又如何?在他们看来,只要有用就会利用,若是不行就强来,三年前我在南城接受当时南城市委书记刘丰盛的款待时被他们下了药,正是爆筋丸!” “三个月后,我去南城也遭到了同样的待遇,然后,相信后面的情况两位老弟也猜到了,这也是我和李省长在川省帮助徐家的原因!”郭盛无奈的说完后神情突然一阵洒脱:“不过就在刚刚我已经想通了,徐家在华夏所做的事情我和李省长虽然不知道太多但也多多少少知道一点,这次中央下定决心惩治徐家,若是能功成,我也算是将功补过了!” “那个……你们能不能将这什么丸说清楚点,这东西是毒药?”林杨有些头大,听他们的语气这东西貌似是徐家产出来的,难不成和电影里的情节那样,吃了一颗就得在一定时间内服用解药,然后继续做事吗? 不得不说,他的想象力的确丰富,并且还猜了个准,风听了林杨的问话后叹了口气眉毛竖立深沉道:“徐家老祖宗徐福你应该知道吧?爆筋丸就是那老怪物发明的!两千年前秦始皇让那老怪物研制长生不老药,结果长生不老药没弄出来,弄出来了个爆筋丸,这种丹药的特点就是吃了之后实力有一定的提升,全身在一定时期充满了力量,仿佛无人能敌,但我们在通过对好几个用了这种丹药后死亡的人的尸检发现,这玩意儿就是个短命的!” “那这东西有没有解药?”林杨最关心这个,他可不希望这两位现在就挂,不仅是现在,他也不愿意见到这俩大佬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挂掉,这刚刚建立起来的关系,如果就这样挂了岂不得哭死? “有!但只是间接性的!”李权武有些苦闷的说道,而一旁的风似乎想到了什么望向林杨道;“怎么?你有办法?” “嗯……也不是没有办法,如果我拿到爆筋丸研究研究,说不定就能研制出解药出来!”林杨想到自己不还有个玄天尊这么个大神在吗?这大神的时间恐怕比他大秦朝要远个千八百倍吧,一个小小的爆筋丸,还不是通过地球上的物质研制出来的? 哪知郭盛和李权武二人听了林杨没半点高兴的意思,只听郭盛苦笑道:“小杨,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是你不知道这爆筋丸,我们也找了无数医生,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甚至是隐匿世俗的神医我们都找过了,我们算是将整个西部地区的医生都找遍了,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东西,而从徐家长老的嘴里说的话就是:这东西连他们都没有彻底的解药!” “靠!那意思就是这两千年来他们连解药都没弄出来就敢玩这游戏?”林杨大惊失色问道。 “不,他们有解药,只不过解药只能稳住一定时间,我刚说了,我们通过尸检发现了其中的异状,爆筋丸对人体只有害没有利,就跟鸦片一样,虽然并不能让人上瘾,但如果在一定时间内不能服特质的半成品解药,人就会在三天内发生变化,先是全身皮肤发生溃烂,脓疮遍及全身,随后毒药侵入心脏而死!”说完见三人特别是林杨一脸瞠目结舌的模样风又加了一句:“至少我们在所有遇到的同类受害人的症状看,都是这样!” “嗯,的确如此,不过两位不用担忧,这是每个人一生都注定的,既然天意如此,两位也没必要过于担心,如今两位将我和李省长拉回正道,也算是我俩最后做的一件好事,我已经决定了,事情完了之后我就会向中央递交辞呈,带着家人回我香坊老家,度过最后的光阴!”郭盛说到这脸上露出决绝的神色,洒脱无比,这一刻,林杨在这个男人身上看到了正义,看到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