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猎物出现(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107章 猎物出现(跪求收藏月票)

“没有,爸你看是不是出去一趟,两位伯伯说有急事要和您商量……”黄宇川说到这再次看了一眼身旁的林杨,后者仅仅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说实话在这种情况之下这小子完全就可以忽略不计,只不过让他狐疑的是,那俩老狐狸找黄大飞有何阴谋? “嗯好,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你爸爸的好友,你就叫他们哥好了,我先出去,你在这里陪他们一下!”黄大飞介绍了三人之后又对林杨和风二人道:“两位老弟,我就先出去一下,待会儿再来见你们,如果你俩觉得这里面很无聊就去外面吧!” “没事,我们就在这里等,黄董你有事就先出去吧!”风舒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饶是郭盛和李权武两位已经被加入黑名单的部级大佬,他依然镇定自若,从某个最关键的因素看,他根本不担心黄大飞会泄露今晚三人的谈话内容,这简直是自找死路! 黄大飞出去了,房间里却还是三个人,多了一个黄宇川,这个穿着白衣白裤白鞋袜的高富帅白马王子站在林杨和风的面前看起来煞是有些不伦不类,风不知道他俩认识,而黄宇川很明显是个识时务者的俊杰,见气氛有些沉默立即表现的一副晚辈的样子对两人说道:“两位大哥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两位倒杯茶!”说完也不管两人的反应转身给两人沏茶! “黄宇川,你别倒了,我和他不喝茶!”最终还是林杨摆明了说道,后者听后这才转身有些不好意思,林杨见后忍不住一笑:“哎,我记得咱俩今儿个是不是见过一面?没想到你还是黄大飞的儿子,标准的高富帅啊?” “你俩认识?”这下该轮到风吃惊了,林杨认识黄大飞的儿子,这其中似乎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关系啊,虽然他俩认识并不稀奇,可总得有个理由才能说得通啊,听了风的话黄宇川这下彻底没了中午遇到林杨时候的蛋定从容,他心里很清楚,爸既然能客客气气的对这两个年纪比他还小的人,那就一定不一般!他是聪明人,既然已经被林杨这么说了,再辩解也没什么用! “呵呵,风哥,我和柳哥在中午的时候曾偶然见过一面,只是我有些意外柳哥晚上会出现在这里,因为我是知道我爸今晚邀请的客人名单,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黄宇川说完脸上露出一丝腼腆的笑意,还没等风说话黄宇川抬头脸上带着淡淡的兴奋和激动:“你们不是警察,而是特工是不是?” “呃……”林杨直接被他这一问话给弄得一愣,而风则直接忍不住笑了出来:“小子,你为什么这么说?还有!”说到这风一脸玩味儿的看着林杨:“你什么时候姓柳了?”他猜测这俩人中间一定有某种猫腻,按照这个年龄所遇到的事情,他估计这大概是为情字而扰,想到这他也藏不住话笑道;“该不会你俩中间还有个美女吧!” “你不废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林杨瞥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说完后转过头看向黄宇川淡淡道:“中午的时候有些不能说的缘故,我的真名叫林杨,我知道你想知道原因但不能告诉你,至于你说我俩是不是特工,我想知道,你觉得我俩是不是呢?” “是!”黄宇川丝毫没有被林杨的话所绕晕,尽管他有很多疑问,有关于林杨的姓名,还有关于他俩之所以出现在这里,甚至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爸为何在这个秘密的地方和他俩谈话而且还如此客气,但他还是朝着最关键的问题说话,只见他一脸凝重的神色,说完这个字后他沉默了半响,最后才抬起头说道:“我能加入吗?” “嗯……其实从一开始你就想错了,你风哥只不过是一个片警儿,而我压根儿和他们警察没任何关系,我只是一个公司的小员工,我和风之前就认识,风和你老爸也早就认识,我之所以在这里完全是沾了一个光,你如果不信可以去问你爸,相信他不会骗你的!”林杨脸上带着好笑的神情,心里却是加了一句:就算是去问你爹,你爹也不一定会告诉你实情!而事实也的确如此,相信黄大飞也没这个胆! “噢,这样啊!”黄宇川似乎有些失望,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事情抬起头看向林杨:“你和小韵之前认识吗?” “小韵?”听到这个词林杨眼中明显射出一丝淡淡的气势,他紧盯着看了一眼黄宇川,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别人这么称呼韵儿时他就有些激动,旁边的风警觉之下立马发现了林杨的不妥,从背后指了指他,后者这才恢复过来,眼神朝下之际,那股杀气却是根本没来得及收回,一股淡淡若有若无的杀气之中却又带着一点元气,泄露了出去…… 游轮的甲板之上,黄大飞此时站在甲板上,迎着迎面而来的江风没有丝毫凉爽的感觉,不仅如此,他只感到浑身一阵冰冷,整个身子都似乎陷入了极度冰冷之中,此时在他身边有好几个人,而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徐家五使者和三个官场大佬,他之所以被郭盛叫到甲板之上就是为了确保交易的顺利进行,因为,在这暗黑茫茫之江面上,一艘货船缓缓靠近了游轮! “项管家!”当货轮完全靠近游轮停稳之后,两个黑袍老者徐克水和徐火二人直接一个飞身不费吹灰之力便稳稳跳到了货船上,随后朝着一个胡须老人抱拳招呼道。而这人正是之前从天山深处运送货物至江都码头的胡须老者 “水爷爷,火爷爷!”就在这时,从货舱之中突然冒出一个年轻女子,见到两位黑袍老者之后轻盈的跳了出来走到两人面前叫到。 “梦儿!”徐克水和徐火两人见到来人后直接被惊住了,他俩没想到这一趟居然还有这个丫头,想到这丫头在徐家之中的地位和与家主之间的关系,徐克水立马对胡须老者怒目而视:“项管家,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这是什么情况吗?” 胡须老者没说话,神情清淡的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淡然自若,而那被叫做的梦儿的女子正是徐梦,听两位老者有些生气她上前拉着两位老者的手臂甩了又甩:“两位爷爷,你们就别怪项伯了,这次出来我又不是悄悄出来的,是爷爷允许我出来的,再说了,我又不是没来过外面,只不过没来过江都而已!” “可梦儿你也不能这么胡闹啊,万一遇到了坏人怎么办?”徐火是个急性子,此时连货船上的货物都来不及管开始教育起徐梦! “好了啦,火爷爷你赶紧让人卸货吧,要不是项伯说我们这船过三峡库区有被查处的风险,我才懒得跟他老人家帮你们运这些东西,本小姐练武22年可从没有吃过这些东西,真不知道家里的那些师兄师弟是怎么熬过来的!”徐梦白皙的脸蛋上浮现一副不屑的神色,似乎货舱里那些药材和灵石对她而言一文不值! “你这丫头!”两位老者对此无可奈何只能作罢,随后徐克水一脸傲视神情自若的转过身看向游轮上的徐明清和徐丰火道:“明清,丰火,你俩派人卸货吧!” “是长老!”两人抱拳得令,似乎在徐克水心里,这个川省省委书记在他眼中还不如这个南城市委书记,徐丰火此刻已然完全成为这里的老大,只见他神情淡然的走到郭盛面前带着淡淡的笑容却又不失威严的说了几句话后郭盛又到黄大飞身边说道:“黄董,可以叫你的保安卸点东西吗?” “可以!当然可以!郭书记的指示我当然要到位!”黄大飞一愣,当即满口答应,随后他叫来马坤和其余保安,保安一向是不闻不问只做事,加上其余保安,三十余人跳上货船之后便开始朝着游轮甲板上搬运,不得不说货船虽小,但货物却是多的恐怖,一共2000多箱子,足足四个集装箱的体积那么大,一个箱子差不多百余斤,尽管两人一箱子也差不多需要2个小时才能搬完! 而此时在套间里的林杨和风二人都得到了消息,这全因为一直在外面的洪成三兄弟和风的三个手下的监视成果,从外面兄弟的情报得知,货船上的货物相当多,足足有10吨之多,这么庞大的数量,尽管已经知道有许多好东西的林杨听后也不禁瞠目结舌,特么的,这徐家是想囤货等待时机成熟搞一场特大行动吗? 当然他却是知道一点,这货船之上并不全是药材,还有许多灵石和稀土,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根本没任何用处,顶多是做个收藏,但对于修炼一族的徐家人而言,这些东西却是有着巨大的用处,可以说用千金不换来形容也不为过,而林杨也是其中一人,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同意接这个任务,石定海的要求虽然有些苛刻,但玄天尊的话却不得不听,作为同一根线上的蚂蚱,玄天尊说的话,十有八九都是为他好的,这个至少没必要去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