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密谈(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103章 密谈(跪求收藏月票)

“丰火果然是徐家最得意的人才,家主知道了必定会奖励你!至于升任一事,在我和你火老二人来之前他老人家就已经提过,若是成功将药材和灵石安全送到三峡之内的仓库,徐家必定会成为四大家族之中的翘楚,而你,也会得到你应得到的奖赏!”水之辈徐克水摸了摸胡须,神色煞是掩饰不住的高兴,华夏之大,除了大秦徐福,还有之后的大唐双绝龙云两家,以及之后太极元祖大明三丰张家,四大家族在现今华夏体制之下已然成为不可忽视的一股重要力量! 郭盛和李权武二人虽说是川省一二把手,但此刻却是不敢有任何的逾越,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眼前所有人,就算是辈分最小的清之辈徐明清以及另两个弟子他们都不敢有丝毫不满,没有什么理由,就因为在这里坐着和站着的都要比他二人级别高处一个等级,在这里除了他俩,其余人全部都是徐家嫡系,当然这要是说他俩的自身实力加起来要比徐丰火高就另当别论,但事实却是他俩除了在华夏官场有所作为之外便一无所有,强者自有强者生存的规则,放眼四大家族之中,官职大小,对于家族的盛衰不起任何作用,甚至可以用鸡肋一词来形容也不言过其实! “老爷子,江川一号在这里停留一个晚上,以此保障货船的顺利到达,我可以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出现!”似乎是所有的风头都被刘丰盛这个南城小市委书记所占去,郭盛有些脸面挂不住,至于李权武,一省之长此时已经毫无用处,在两个水火之老辈眼中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郭盛说完后仔细看着两个老爷子的眼神,生怕两位长老会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刘丰盛,此时应该叫做徐丰火才对,在听了郭盛的话之后神情不变,眼角微微一动,瞥了瞥郭盛,心里却是一阵冷笑:都说华夏官场以上压下,可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此时面对强大无比的徐家,这两位国家部级干部却不敢对自己这个小小市委书记有丝毫脸色,反之还得看自己脸色做事,这没有任何的异议,徐家三百多口人之中有谁不知道自己的长生诀已经到达五层境界,长生之命,混沌之元已经练至甚至让徐家水之辈和火之辈的高手都望而止步,更何况其修炼时间之短,短短二十五年,便从一个凡夫俗子到达现今通天知晓,飞升之道的地步,徐丰火并非自骄自傲之人,他很明白要想突破五层进入六层,甚至赶超徐家老祖宗徐震的八层境界,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他很清楚那些药材和灵石此刻对于他的作用已然不大,这是家族中人人人知晓的事情,实力越强,对于辅助的要求就越低,像他这种五层之境的高手,已经全靠自己的能力了! 但徐丰火相信自己,二十五年前他可以靠着自己的天赋到达现今的五层境界,那么今日,他依然能靠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突破,而至今为止,他的实力都没有被华夏秘密人员发现,这一切的功劳全部来自徐家,那部叫做长生诀的功法,长生诀不仅能提升自身实力更能隐藏自己实力,而事实上要想真正知道自己的实力唯有徐家内部人方能得知,外人就算是抓着你的把柄,却也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证明他有让人仰视不可高攀的强悍实力! “郭盛,此件家族大事你和权武也参与其中,虽说你俩只是家族外围之人,但几年来为了家族分内之事也劳心劳力,放心吧,你俩的功劳家族也不会忘记,反正一句话,这批药材若是能全然送至三峡仓库,你俩一定能往前一步,至于前方的路就不由家族操心了,华夏官场的是是非非家族长老会曾对你们说过,只给你们平台,不会给你们任何的保障!”徐克水不失威严的看着两个川省大佬,算是警戒的同时也给一个甜枣,算是勉励和训诫。 “水老,火老,我和郭兄弟二人不求在官场上有所作为,只为能够成为徐家弟子而荣耀,希望两位老人给我们这个机会!”似乎是狠下了决心,李权武在徐克水说完后不管生死站起身,然后在所有人冷漠的眼神中跪在徐克水和徐火二人面前谏言道,两位黑袍老者听后没有说什么,半响才见徐丰火上前将李权武从地上扶起来有些责怪的劝道:“李师弟,尽管从官职你我二人并无什么差距,但我要比你先进入家族,从来家族都是只讲贡献而不讲人情,这一点我深有体会,你知道为什么你说这句话两位长老不说话吗?那全因为你和郭师弟在两位长老乃至整个家族眼中都是不可缺少的原因啊,你二人都是聪明人,你俩觉得若是江川缺少了你俩,那么以后运至江川的药材和其他货物会怎样呢?” 郭盛和李权武听后都是一愣,随后李权武才恍然大悟抱拳对徐丰火说道:“徐师兄说得对,是权武没有想周到,望师兄和两位长老赎罪!”说完李权武朝着两位黑袍老者鞠了一躬站起来继续坐下,待徐丰火转身的那一刻,徐克水和徐火二人看向徐丰火的眼神有些赞赏的味道,那是一种肯定的姿态,徐丰火尽管和徐火同辈,但后者已经到达七层,而他依然停留在五层,实力都低了两个等级,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至于徐克水,实力亦是六层巅峰,所以此时在这里老大依然是两位老者,而这也是徐家所派出来的两个镇的住脚的大山! 天色越来越暗,已经在江边蹲了一个多小时的林杨四人终于决定行动了,四人随身携带的长绳勾此时起了作用,四人先是潜进一艘小型货轮之上,随后仔细观察四周见没有人,林杨眼神一冷右臂一用力,长绳勾准确无误挂在游轮的铁锚绳之上,随后四人顺利悄悄潜进游轮之中,在打开其中一个船窗之后四人才发现来到了厨房的杂货间,而这里面又恰好有许多服装,西装以及白色服务生的制服,为了避免被认出,四人换上了西服,穿了西装打着领带的四人根本没有半点露馅的可能,除非被黄大飞给撞见,而就在四人左看右看防止被发现的时候,风带着雷窜进了厨房,洪成只听见了外面的动静却不知道是谁,报着将来人直接打晕的打算,在雷刚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洪成那充满着杀气的凌厉招式便已经到达! “噗!”一声闷哼,似同骨骼间的切磋,洪成和雷两人同时迅速收回有些发麻的拳头,脚下生风不紧不慢又同时使出,一个回合下来两人竟然不分高下,而此时风和林杨二人正好对望,神色掩饰不住惊愕,两人同时喊了一声“住手!”,两人迅速分离,不带任何拖泥带水和暴露,两方人马终于在这间屋子会和! “你怎么现在才来?”风不想废话,走上前看着打扮成绅士模样的四个人,随后又看向林杨皱眉问道。 “难道你真把这船上的人当笨蛋了?我和你们上船,就算不会暴露,谁能保证不会有人怀疑你们?”林杨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什么都好,实力也高,身高也高,但就是太傻逼了,难道左定海的人都特么这么二货么?若是世间之事都能够只靠武力取得还要政客还要天才干嘛?况且他不和这风雨雷电四人同上船还有一个理由,那便是他一直都想自己干自己的,而此时人正好都在这里他刚好可以说了,于是不等风说话他又说道:“我的建议是,分成两路,之前的计划依然执行,第一步我会带着我的人和你们找货,但我觉得你不要抱太大希望,如果我没猜错,那帮人不会这么愚蠢的将东西事先放在船上!” “为何?”雷有些疑惑,脱口问出。 “那我问你,如果你有一批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你是愿意带着这东西上船还是事先将这东西放在上面?要记住一点,这东西随时都有可能被泄露的可能!”林杨神色依然冷漠,望着雷冷声说道,果然,雷听了之后先是想了一阵,随后才皱眉的自言自语道:“若是有随时泄密的可能我宁愿带在身上,我走哪儿它便在哪儿!” 林杨没说话,而是眼神转移望着风,后者果然被林杨这么一看想通了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货很有可能还在路上?” “我不知道,但是我敢肯定现在这批货一定没有在船上,如果我是他们就一定不会从陆上运这批货,因为按照被发觉的风险,从始至终只有你们发现了这批货,这就更不要说空运了,现在陆上是所有人都关注的焦点,当然我是说如果泄密的话,所以我若是他们就一定会沿着长江或者东江,将货物运下来!那我问你,你知道他们这批货从哪里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