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交易(跪求收藏月票) - 无限风流

第102章 交易(跪求收藏月票)

小货船游荡在宽阔的滚滚江水之中,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雾色挡住前方的路,女子听了男人的话没有说话,神色不动依然一脸淡淡的笑容,不多时便独自跳到船尾,当独自一人站在这有些清凉的船尾时,女子的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笑意,满脸都是布满了忧愁和无言,她叫徐梦,徐家所有人都认识她,因为她便是当今徐家家主徐震之孙,徐帆泳之女徐梦,徐家子孙后代蒙荫,第三代之后人共有十几个,而徐梦今年刚满22岁,作为徐家家主最得宠的一个孙女,这个女子从小到大就得到了和别的子孙不一样的待遇,比如十八岁之后留学国外四年。 但是,有着一个共同的现实问题,徐梦,终究是逃不过古武家族对待女子的终生大事,那边是婚姻大事,全凭父母之命,而在徐家,婚姻大事一直以来便是家主和家族长老们的手中筹码,若是在现代都市之中婚姻此等大事早就已经不再被认为是决定一家之盛衰的关键,若是放在以往这些事情必定会商议一番,但在这些古武家族之中,婚姻,是两个家族联姻合作的强有力筹码,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有两个字:利益! 徐梦便是其中一个,望着近在咫尺浑浊的滔滔江水,女子白皙的脸蛋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她很清楚自己,尽管在外人看来她依然和十几年前那样疯闹玩耍,但当得知了爷爷那不带任何商量语气的决定之后,她的心里就不由得一暗,千年以来家族那条原封不动除了老祖宗以外只有一个人打破的条例:除非实力强大到足以让整个徐家都望而止步的地步或者经过家族六大长老的决定,否则徐家子女不得擅自在外寻找归宿,一旦发现,将被逐出家族,永世不得出现在族人面前,但面对徐家遍布全球的各个联络点和商业帝国,若要真正做出不出现在面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死! 女孩儿心里一阵苦,却有苦说不出,家族之内所有的女流之辈其一生的光辉只有那么短暂的半个小时,便是和其余世家少爷订婚的那一刻,她知道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曾几何时她甚至有种就此投身浑江之中,以此逃避即将面对的生活,可想到那留在家中依然等待自己的慈母,泪水滑过女孩儿白嫩的脸蛋,顺滑而下,一滴重重砸在船舷边又掉落江水中,一滴又直接掉进江中,东江没有因为她的两滴眼泪而发生任何改变,就如同徐家不会因为她的无力任性而发生丝毫改变! 货船悄无声息的从东江逆流而上,朝着江都码头而去,而此时此刻在江都码头岸边的一堆乱石头旁,林杨和洪成三人掩藏在石头后面看着眼前的景象,他们没有迟到,也不是没有上船的办法,就比如此时停靠在游轮边上的另一条小货船,凭借游轮那条巨大沉重无比的铁锚,他们四人绝对能悄然潜上传,但唯一的问题是,要在天黑之后才能做! 此时游轮内部堂皇的大厅之内,无数打扮绅士和妩媚的男女宾客已经全部在大厅之内,这里面也有当初在神龙山庄里面的人,而想到上一次神龙山庄的巨变,这些人中不乏有人在担忧会不会发生和上一次同样的状况,但明显这一次的保安多了许多,不算警方抽调的人手,就拿龙江集团的保安,人数加起来都要比宾客还要多,这就更不要说郭盛和刘丰盛两大部级大佬身在其中,所以不管是在里面还是外面,那些隐藏在其中的特警武警也不是吃素的! 但是似乎没有人发现大厅里面的异样,尽管所有人在里面呆久了都在纳闷儿为何主持者不在,但想到刚刚进来了那么几位重量级客人,这些人心里也就不由得一阵无奈,没办法,想来这些人当中也有不少是江都乃至川省有名的商贾富豪,但商人就只是个商人,在人家省委书记和省长面前就什么都不是,这游轮主人去陪他们也就说得过去了,而他们猜的也全部正确,此时的黄大飞的确陪两书记去了,此时的时钟已经到达六点半,本来宴会已经进行了半个小时,但由于省委书记秘书的一句话让他的晚会硬生生往后延了半个小时,而且看这架势,不仅仅是半个小时能解决得了的,秘书只对他说了一句话:黄董,今晚你就守在门外吧,会议结束之后郭书记会和刘书记亲贺致词! 就这样,黄大飞只能呆在这间游轮的总统套房门外守着,从刚刚进来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分钟,俗话说风险越大利益就越大,他是个聪明人,虽然他不知道这两个重拳大佬今日为何共聚一堂,但想来绝对和那两个不言不语的黑袍老者有关,若是从这则消息的重要程度,他是绝对不想知道的,因为在此刻他想到了风舒,那个当年将他从一群实力惊人可怕的人手里救下来的恩人…… 总统套间,四周都是一阵昏暗的光晕,里面的布局很是和谐,景德镇花瓷和许多名贵字画挂在套间墙上,仔细一看那墙居然也是有花岗大理石而砌成,房间里一共八人,如果此时有任何一个官员在里面会惊愕的发现,江川省省委书记郭盛和省长李权武居然同在吃一个房间,虽然这并不是什么震撼人的消息,但放眼整个华夏,除了官场之事,还从没有在这种私人场合之下出现这么一幕,而更何况此时的这两位川省大佬,竟然对刘丰盛这个南城市委书记神情恭敬,真是一幅邪门的场景! “老爷子,我刚得到消息,这一次项伯他们在天山以内搜寻找了无数药材和灵石,货物已经全部上船,从东江兰湖之流距离码头只有40公里,他们过来用不到两个小时!”刘丰盛进来以后就再也不是外面的刘丰盛了,此时的他看向郭盛和李权武二人仅仅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因为他的原名不叫刘丰盛,而是叫徐丰火,按照辈分他和火之辈的徐火以及徐梦的父亲一辈,同处火之辈,但由于不管是实力之比还是年龄,都要低微,但尽管如此,比起郭盛和李权武这两个江川省一二把手却是要高出许多,不为其他,就因为他是徐家嫡系! 二十五年前,那时的刘丰盛还叫做刘丰盛,那个时候的他进入川省当知青,一做就是三年,但是那三年,却并不是做知青的,而是消失了三年,也就是那三年,没有人知道,他进入了徐家,进入徐家并不是他的本意,而是因为他现在的妻子,共相守了二十五年的另一半,便是徐家子女,徐玉君! 若是按照徐家的做法,这等事情本应是当即便扼杀在萌芽状态,但后来的情况却出乎了徐家所有人的意料,刘丰盛在接触了徐玉君的徐家家传功法之后,其天赋异能相当出奇,仅仅只用了三年时间便已经到达长生诀三层境界,要知道就算是徐家此时新生一代徐明清也不过是二十余年到达四层,此等恐怖的进阶能力,徐家怎能不惊,这就更不要说此时的刘丰盛已经是五层境界之巅…… “丰火,你在南城呆了几年了?”被叫做老爷子的其中一个黑袍老者听了刘丰盛的话露出淡淡笑容问道,老者尽管已经60多岁,但面上却没有半点皱纹,唯独经过岁月的侵蚀留下的鬓凛白发,老者已经到达七层,而在徐家,到达七层以上之人只有六位,他,便是徐家长老会六人之中的其中一个! “老爷子我已经在南城呆了五年的时间!”徐丰火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这话不假,他的确在南城呆了五年,尽管一年前南城发生了官场大地震,但对于他这个市委书记却没有半点影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背后在京城的红墙实力,更因为,他实际上已经归附徐家,这个传承千年的古武世家! “呵呵,想不想再进一步啊?”这时一旁另外一个黑袍老者也就是水之辈的徐克水,老人不含不笑,神色没有任何动容的笑问道,此话一出,当即将徐丰火以及郭盛李权武三人惊在原地,没有谁比他们三人更明白,在这个位置上再往前进一步会是什么地位,那将是直接进入七常委,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境界?徐丰火不敢想,但却掩饰不了他内心的激动和兴奋,他自己的背后也有一定的幕后实力,红墙之内,其影响力也不是盖的,但比起徐家,徐丰火很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一切全凭老爷子做主!丰火必定会成功完成这次任务!”徐丰火没有高兴的昏了头,他很清楚这个诱惑的条件是什么,但是这个条件对他来说也太简单了,货物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到达,尽管这里是江都而不是南城,但想到之前郭盛和李权武二人的布置,除非有天兵天将,否则这将是铁板钉钉的事情!